同類療法介紹

目前西醫對傳染病及多種慢性病的治療日漸失效,而且研發新的特效藥,其成本通常極為昂貴,使得一度終止發展的順勢療法又重新崛起;自20世紀60年代初期順勢療法陸續興起,疇至21世紀其發展更為迅速。 所謂的順勢療法又稱為同類療法, 英文為homeopathy,這個名詞是由兩個希臘文字組成,其homoeo的意思是”相同”以及pathos的意思是”疾病”,英文的整體意思是”與疾病相同”;顧名思義順勢療法的治療概念是”相同者能治愈”,英文為:like cure like。

該理論是由德國醫生哈尼曼(Dr. Christian FrederichSamuel Hahnemann,公元1755〜1843年)從古代刊物中發掘出來,經過多年的研究和實驗,終於正式確立該療法的理論,並發現了使用稀釋療劑治療的方法,他稱這個療法為順勢療法(homeopathy),與西醫對抗療法(allopathy)形成一強烈對比。

現今西醫的醫療方式大部分是採用​​遏抑(suppression)與舒緩(palliation)方法者較多。 所謂遏抑(suppression),是指把症狀抑制下去,但常會出現更難醫治的症狀,致使整體健康下降,最典型的例子,是對於患了濕疹的病患,醫師常用類固醇把該症狀遏制下去,然而,再過一陣子濕疹卻常會復發,此時,醫師會再用更強的內服或吸服式類固醇藥劑, 把症狀再次遏制下去,如此周而復始地長時服用,終而使病患的免疫系統受到損壞;另一種例子,是高血壓問題,以藥物降低了血壓,結果微血管雖然擴張而減少血阻力,但卻造成血液循環不足,腎功能欠佳,性功能變差;血壓增高,其中的原因是血管收縮變窄,為身體正常的「補償機能」,本應是要增加血流量和血壓,該藥物卻粗暴的破壞了平衡。

又另一種例子,身體受到損傷時,會出現發炎反應,發炎的四大症狀,是紅、腫、熱、痛,原來都是有益身體自療的反應,紅是增加血液循環去修補細胞組織,腫是血液從血管內滲透到血管外的受傷組織,血液暫時堆積做保護軟墊,所以會腫,熱是血液循環加快的自然效果,痛是叫病人減少活動,以利復原,這個時候,給病人服用消炎藥來遏制症狀,實際上是減緩病人身體修復過程;遏抑法,嚴格來說,不算是治療,但不幸地,卻是現今醫療的主流方法;病人常以為暫時用化學藥物把不適症狀控制了之後,再用中醫或自然療法來做調理;聽起來很合理,但實際上,某些化學藥物不只是「控制」還加上了「破壞」,因而妨礙身體的自療功能。

所謂舒緩(palliation),是指把不適症狀減輕,但卻不是根治疾病;身體冷了,利用暖水袋把身體暖和起來,但卻不會提高身體本身的體溫調節機能;嚴重頭痛利用止痛藥,把身體原先的痛楚警示訊號截斷,讓身體不感覺到疼痛,但對痛的來源或病原卻更難去追查;此有如心情不好,以看喜劇來把不快樂暫時忘記,這些都是紓緩的方法;在強烈不適時,紓緩方法可以治標,但卻不能治本;因此,長遠來說,紓緩不是最理想的方法。

然有鑑於上述治療方法,仍會損害身體健康,造成身體的自療機能變差,因而患病時需要較冗長的恢復期;所以近來醫學界認為較理想的醫療方式,是能夠強調再生的療法(regenerative),其以加強身體本身的抗病力或自愈力,在疾病治癒之後,再提升身體整體健康;舉例來說,如身體發炎,用冷、熱水交替敷於患處,剌激患處的血液循環;身體發燒,就多喝水,來個溫水浴,出個汗,把病驅走;中醫的「辯證論治」或西醫免疫治療的施打疫苗,也是「再生療法」的應用;故真正的治療都應該是治本的,而順勢療法則是著重整體平衡的一種「再生療法」。

有關同類療法若再做更深入的說明,其原理是以「同類治療同類(Likes cure likes)」,例如,紅蔥(或稱為洋蔥)會使人打噴嚏、流淚、過敏等症狀,卻可以用來治療生病引起的噴嚏、流淚、過敏等症狀。 在主流醫學中亦有應用以「同類治療同類(Likescure likes)」,即所謂的疫苗,疫苗除了應用在預防傳染病,也應用於治療疾病,如蛇毒血清的應用;又如近年來,由中國台灣中央研究院翁啟惠院長所領導的研究團隊,即研發出具有治療效果的「乳癌疫苗」,對末期患者的療效高達80% (10位受測患者追踪5年後,只有2位複發),其治療原理,是以癌細胞的多醣體作為抗原(antigen),剌激人體免疫系統,強化人體的免疫力,啟動自然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讓體內免疫系統摧毀癌細胞,達到治療目的。

正常情況下,病理因素的剌激,使人體接受剌激訊號後,即可發現威脅,啟動各種免疫系統而做出適當的反應。 人體的免疫系統需要經過層層機轉,才能逐步形成特異性的免疫反應,此過程非常重要的部分,即在收集「情報」認清敵人;如果因為種種因素使這個過程發生問題,可能發生看不清敵人(如坐視癌細胞的擴散),或敵我不分(免疫系統對正常與不正常之細胞都攻擊),或過度反應(過敏)等等問題。

同類療法,主要係使人體受到剌激,以獲得更清楚的「情報」(如病原特徵),引導人體的自癒能力發揮作用(例如啟動殺手細胞摧毀癌細胞)。 當作戰的「情報」與「信息」 越清楚時,越能夠以最少的資源,在最小的傷害與最快的時間內,更精準地達到清除威脅的目的。 所以訊息(情報與信息)是啟動自我療愈能力的原動力,更是使該自愈能力發揮適當作用的關鍵因素。 過敏症狀,如打噴嚏、流鼻水、咳嗽排痰等,是人體希望將過敏原排除的自衛反應,如果不能達到目的,或者受到過敏原持續的剌激,過敏的症狀將不斷發生,直到去除威脅為止。 當這些威脅的訊息,不能被清楚辨​​識,或誤認時,可能引起人體過度防衛,造成嚴重的過敏症狀。 結果這些反應,往往比過敏原本身對人體造成更嚴重的傷害或困擾。 但如果有「更精確的訊息」,只針對真正的威脅做有效的反應,將可使情況大幅改善。 這有如在戰場上,如果有了「精確的情報與信息」,就可以使用鎖定目標的導向飛彈以精確摧毀真正目標,以避免因地毯式的瘋狂濫炸而傷及無辜。

過敏現象(或自體免疫),就如同人體防衛系統的狂轟濫炸,破壞力大,也傷及無辜的正常細胞,卻不一定能夠正確摧毀不正常細胞或外來侵入的癌細胞、細菌、病毒等。 所以解決之道,就是協助人體掌握更精確的訊息,引導正確的防衛反應,使自體的傷害可以在最小的情況下,達到去除威脅目的。 順勢療法或同類療法(homeopathy)之所以能處理過敏問題,即在提供人體更精確的訊息剌激,啟動適當的自愈力。

在同類療法發展的歷史中,發現經稀釋震盪過的物質,同樣可以剌激人體引發類似症狀並啟動自愈力,同時因原物質(例如汞)毒性的稀釋,減少對人體的毒性。 同類療法「勢能」的概念,就是代表製劑的製作過程中,對原物質(如水或酒精)所做的稀釋濃度與震盪次數。 「勢能」越高代表稀釋與震蕩的過程數越多,例如,400X(或D400)代表每回以1 : 9比例稀釋且震盪10次,重複了400回的稀釋與震盪後,所製成的同類療法製劑。 當同類療法製劑的「勢能」提高到某個程度時(例如:30X時,濃度為10的負30次方)製劑中已幾乎無所謂的原物質分子的存在,但是其作用仍然存在,所以不會殘留毒性而引起副作用。 另外亦發現,經過越多次稀釋震盪過程,所做成的製劑,其治療效果   會越大。                               (作者為鄭醫師)

 

甲狀腺癌原是汞齊作祟 Mora 同類製劑助復原一臂之力

IMG_7842

這個個案是我的父親,他非常喜歡吃深海魚,還有生魚片,102年時去醫院檢查發現得了甲狀腺癌,當時超音波檢測腫瘤約1.4公分,隔天我幫他檢測,測出他對汞齊有反應,而這也不意外,因為他有多顆牙齒都有補過汞齊。

經過Mora(註一)一項一項地檢測,發現他對碘化鈣有反應,我本來手邊是沒有碘化鈣的,但是剛好前一位病人有需要,我特地從奧地利進口這個同類製劑,沒想到這個病人後來跑去開刀沒有用到,反而是我的父親受惠。

我父親對於這種能量的東西雖然半信半疑,但是當時也沒有其他方法,所以他就開始服用Amalganum 1M及 Calcarea Iodata 1CM,結果相隔兩個月開刀後,醫師的病理報告指出腫瘤直徑變成零點八公分。

我當時請教學長,他說在超音波上看到的東西和病理結果應該沒有太大差異,所以他也認為腫瘤變小是有意義的。

我自己認為,這種排毒的東西,勢能愈高,對應的震盪頻率也會越大。 在物理學有關電磁波的頻率越高代表能量越大,其公式為E二hf(h:普郎克常數;f :頻率)而推導出頻率越高則能量越高的理論。 所以高勢能的同類療法製劑的能量較大,可以產生較強、較深入的剌激,更容易直達人體的訊息感受中樞,或使訊息的特徵越明顯,越能清楚辨識威脅,因此可以產生更好的效果。

我將經過醋和酒震盪過的同類製劑,讓父親使用,由於持續震盪,勢能有可能更高,不過,病人都沒有反應過有任何副作用,我個人認為,這種常態性服用液態的同類製劑,就像是經常告訴你什麼是後該搭公車了,一次又一次地刺激告知訊息,身體就會慢慢地有反應。

我父親手術後繼續服用Hypericum Perforatum 10M(曾有動物實驗以老鼠的sciatic nerve 做對照組研究 : CONCLUSION:Hyperium improves functional recovery of peripheral nerve regeneration in rats),主刀醫師認為我父親傷口恢復得非常好。之後以MORA Super+的穴診儀檢測幫助其原本不正常的經絡,而點檢測數值也恢復到正常範圍。

(口述:鄭醫師)

 (註一)德國 MORA® 生物能系統屬於生物能量醫學,生物能量醫學即研究生物體內能量訊息的變化,並運用在診斷疾病上,以電子儀器偵測人體電子訊息,或是生物能量。根據物質波理論,物質具有表現極微細共振的物質碼超微細振動的特定訊號,任何物質,無論是有機體或無機體均具有特定的物理訊號。簡而言之,它是用“生物自體共振”的醫療方式,藉由人體自有的微量磁場之共振,以反轉病理訊息的方式,引發人體的「自癒能力」。

 MORA® 儀器己儲存高達約 15,000 種數位化物質波之電子頻率、包括草本植物、細菌、病毒、環境毒素、食物、藥物、過敏原、營養保健食品、同類療法、病理製劑、器官製劑等,可透過共振頻率檢測出體內相關之有害及有益之物質波。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 Mora Club、編者及作者無涉。如果您需要具體的建議,請諮詢專業醫師。

 

掉髮皮膚過敏失眠 Mora找出重金屬源頭

10835244_10205187530624858_1132750527145061263_o 拷貝 2

這幾年來常發現有很多疑難雜症與重金屬的干擾有關,而且只要從重金屬著手處理,常常都會獲得關鍵性的改善。那麼該如何檢測身上的重金屬呢?其實,除了直接用Mora(註一)之外,可以用頭髮檢測,或是用間接的方式,先找到一個與症狀相應的同類製劑來做,也可以處理。

有一位婦女,在3年前使用MORA Super+感應(製劑頻率)順勢紅糖,身體獲得很大的改善,對於Mora 很有信心,去年1月她因為皮膚過敏復發來求診,我當時發現到她有多顆牙齒有使用汞齊(銀粉)補牙,研判可能是造成過敏的原因,於是給予 Amalganum 1M 的同類製劑,4天後再見到她已明顯改善。

另外一位女性,她是從十多年前就開始掉髮,三年前因為落髮太嚴重,開始帶髮片,而且還長期飽受失眠、恐慌、疼痛、手腳麻木所苦,在透過頭髮檢測出砷、汞、鋁、鉛過量後,於103年2月7日開始針對重金屬使用同類製劑後,在五月份告訴我,頭髮愈掉愈少,甚至發現頭皮有很多新生的細髮,已經可以不用再帶髮片了。她開心地說,許多朋友都問她,你的頭髮怎麼突然變多了?

她主要是使用同類製劑Arsenicum Jodatum 1MM、Aluminum Metallicum 1M、Plumbum Metallicum  1MM、Mercurius Vivus 4CM
後來調整為Alumina 10M、Plumbum Metallicum  1MM、Mercurius Sulphuratus Ruber 1M、Ledum Palustre 10M ,及巴哈花精Aspen 、Cherry plum、Olive等。

隔了四個多月後,再見到她,她不但頭髮愈來愈茂密,連睡眠問題也有了改善,她說,自己過去對聲音很敏感,容易受到驚嚇或驚醒,現在的睡眠品質已有很大的不同,很妙的是,困擾她很久的腰背痠痛也明顯的好了很多。

(口述:鄭醫師)

(註一)德國 MORA® 生物能系統屬於生物能量醫學,生物能量醫學即研究生物體內能量訊息的變化,並運用在診斷疾病上,以電子儀器偵測人體電子訊息,或是生物能量。根據物質波理論,物質具有表現極微細共振的物質碼超微細振動的特定訊號,任何物質,無論是有機體或無機體均具有特定的物理訊號。簡而言之,它是用“生物自體共振”的醫療方式,藉由人體自有的微量磁場之共振,以反轉病理訊息的方式,引發人體的「自癒能力」。

 MORA® 儀器己儲存高達約 15,000 種數位化物質波之電子頻率、包括草本植物、細菌、病毒、環境毒素、食物、藥物、過敏原、營養保健食品、同類療法、病理製劑、器官製劑等,可透過共振頻率檢測出體內相關之有害及有益之物質波。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 Mora Club、編者及作者無涉。如果您需要具體的建議,請諮詢專業醫師。

 

Mora 開啟對細微能量的覺知

15220735941_a24975455f_z 拷貝

                                                                                                 圖片Cyrus Wu

                             

                                                                                                  文:方巧如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隨時跟大家分享Mora,成了一種習慣。

這台機器,是一台高科技下的產物,說到它可以檢測的項目,數字讓人瞠目結舌,它內鍵高達一萬五千種的病毒細菌,各類食物與重金屬環境毒素頻率,可以同時檢測及排除毒素。

儀器,難免冰冷,可是,Mora 在台灣卻連結上很多的溫暖。我有時候想,或許正是因為他的高門檻,雖然讓很多醫師望之卻步,卻因此更能傳遞許多早就被人們忘卻的溫暖—分享。

接觸Mora 始於好友的推薦,在一個短短的檢測及四十分鐘的排除疫苗毒素後,當晚回到家,原來的症狀竟然快速消失。我吃驚之餘,開始對所謂的生物能共振敢生了好奇。

原來,身體結構是這麼奇妙,抑或我該說的是,其實從小到大,我們所接受的對於所有關於身體的,健康的,生理的,心靈的所有的知識常識,都不算觸及真理的表面,甚至連千分萬分之一都不及。

我的病徵原因不在於所屬的臟腑,而是久遠久遠之前,因為施打疫苗,毒素早就潛藏在身體的中某個部位,毒素始終蠢蠢欲動,等著我疲累,抵抗力低下之際,即悄悄竄起作怪。

這也說明了為何先前無論是西醫或中醫,都未能排解病灶的原因。對症下藥,其實不是一個好的保健,找到源頭才是正解。

西醫,作為一個發展不到兩百年的醫學系統,有它因為歷史背景,因為人心暗黑動機的運作,而躍為主流的歷史因素,而順勢或是其他自然醫學療法,在長達近一百多年被刻意打壓排擠之下,得以在寶瓶時代再次復甦,喚醒的又何止只是復興兩個字可以形容的樣貌。Mora 這套系統的背後,正代表著一種反思生命種種意義的覺醒。

當初發明Mora儀器的德國人Franz Morell ,看到人類始終想以控制之式,對待身體病症,致使病理性的症狀在太多人為干預下被壓抑被強迫,剝奪了原本身體可以自主的力量,他開始思考,是否可以採用最少的人為干預,讓身體自然恢復原有的秩序。

引進Mora系統的吳剛先生,因見罹癌父親生前飽受切除手術及後遺症之苦,深知對抗療法,其實給予身體的更是致命的打擊,於是,將發展自然醫學以及推展Mora 生物能共振療法當成一生志業,十多年來,他默默在生物共振領域中耕耘,默默地推廣辦研討會,造福幫助的病患無數。

身邊有很多朋友在接觸Mora 後,都驚訝于這儀器檢測的結果。有位朋友嗜喝茶葉,每天都要來上好幾杯,結果被測出身上共有五種農藥的殘留。一位好友長期腸胃不適,結果儀器告知的是她情緒最糾結的一環,在意與完美主義,於是給予花精的輔助。

一位好友面對檢測出身體內有化學毒素殘留,百思不解,之後恍然大悟,多年前旅居新加坡,該國在登革熱疫情嚴重之時,總是在大街小巷噴灑藥物,她猶記當時滿市的煙霧,當然還有身體的不適。

另一位朋友被中西醫告知膽囊腫大,建議進行切除手術,在要答應動刀之際,前來接受Morar檢測,結果發現其實只是一個小小的病灶,當時排毒之後,不但改善了肩頸痠痛的毛病,連事後回診,醫師都驚訝于他的膽囊竟然恢復健康,當然他也沒有動手術,保住了膽囊,不至於成為『無膽之人』。

Morell 說過,他堅信最好的醫師,是一位採用人為干預最少的醫師,他要努力消除的是病患體內所有有害的停滯的阻礙的和干擾的病源。這與當今主流西醫動輒開藥情況可說是大相徑庭,卻不禁讓人深思,這個年代,我們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身體?

臟腑之於人,絕非只是一個器官,這麼簡單的存在意義,他與所有其它的器官都屬於一個整體,必須互相合作,合奏著和諧的樂音,才是身體健康之調。當一個音符出了錯,其它的音符不可能不被影響,有的音符不但因此走調,整首曲子可能也會荒腔走板,這時,你可以一次又一次地用正確的頻率,讓身體的臟腑再度熟悉遺忘的曲調,你也可以瞬間重擊或是強壓住那個走調的音,不讓他出聲。只是,少了特定的一個音,原來的曲子也不成曲了。

Mora 其實給予病患的,不只是檢測或排除毒素,他細微的檢測,讓人對自己的身體有更深一層的認知,也對精細能量有所體悟,他也爭取了許多時間,讓人好好地反思自己的飲食習慣,生活習慣以及對于石化材料運用是否太多大意與疏忽,也不至於只能到病了才就醫吃藥,而是在生活中就知道如何保養身體,預防醫學的精神其實也就在此。

遺憾的是,國內受限于許多法規與觀念,自然醫學的推展不但挑戰了官方,也讓很多人望之卻步。有位薩滿曾提過,真理是從一個地方被驅趕到另一個地方,而且必須不斷不斷地漂泊。不管漂泊之路如何長,其實,已有愈來愈多的人走在這條道途上,當自己對自身身體及細微能量多一份關照與洞察,少一點服用對抗藥物,療癒自己的同時,同樣也祝福了這個世界。感恩Mora。

量子纏結現象      

作者:曾坤章博士

2012年諾貝爾物理獎,確定了量子纏結是存在的, 光子密碼、量子醫學,均是根據量子纏結現象而發展出來的新科技, 思念一個人、向媽祖祈求及頌經迴向,都是量子纏結的現象, 量子纏結將每一個人的心連繫在一起, 沒有一個人被摒除在外。

1916年,一位美國知名的史坦佛大學藥學系系主任爾本(Albert Abrams,1863-1924)教授在實驗室裡興奮的說:「我找到了!我找到了!人生病的時候,可以不用吃藥,只要吃藥的頻率就可以了!」那時正值無線電發展的時代。 「吃藥的頻率?你沒搞錯吧!」他的朋友都很懷疑。一位擁有藥學博士學位的名校教授竟然這說。 「沒有錯!因為每一種疾病都有一個特定的頻率,治療的藥也有一個特定的頻率,只要把疾病這個不正常的頻率平衡過來,病就會好了。」

爾本稱疾病的頻率為「速率」,平衡速率的為「密碼」。 爾本博士寫了一本「診斷與治療的新觀念」(New Concepts i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的書,想改變人們的想法,他向美國醫學會所發行的刊物上投稿,總共投遞十六次,也被退了十六次,並被譏為「毫無科學根據,可能是巫術」, 令爾本教授很失望!

爾本雖然用頻率療法治好了很多人的疾病,也發了財,但終其一生,都無法被當時的醫學界所接受,後來因為量子力學取得了科學界領導的地位,才使得爾本的醫理終於敗部復活,而被推崇為「量子醫學之父」,不過他早已不在人世間 了!

爾本醫生是如何發現這種獨特的治病方法呢? 有一天,他在替一位患有唇癌的病人做叩診檢查時,鄰近X光室的機器正好運轉著,當時他並沒有注意到,只是發現叩診的聲音突然變得很低沉,他想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因此他就叫病人把身體轉個方向,結果聲音就恢復了正常。 爾本醫生在試過不同的角度與方向之後,得到了一個結論就是:「當患有唇癌的病人身體朝向西方時,在其肚子上叩診,會因附近有X光機器運轉的影響, 而產生低沉的聲音。 』

後來爾本醫生研究了各種不同疾病的案例,發現到這些案例都會因X光機器的輻射,產生上腹部緊縮的現象,這個發現激發他做了以下的這個實驗: 他讓一位健康的人躺下,身體朝向西方,並敲擊此人的上腹部,還吩咐他的學生仔細傾聽回音的變化,然後再讓另一位醫生持著癌細胞樣本接近這位健康人的前額,每隔幾秒鐘放置一次。 當癌細胞樣本接觸到前額,此時叩診所發出來的聲音,會由原本健康的共振聲轉變為低沉聲,因此他作了一個結論;「人體會接收一個生病的細胞樣本的振 動頻率,並會影響人體的細胞,疾病的波動會透過銅線而將信息傳導出去。

其實這是量子纏結的現象,在他死後三十八年才被證實! 爾本醫生說:「我認為傳統的細胞理論應該被淘汰,因為構成肉體的終極單位是電子而不是細胞。帶電的電荷,它是物質宇宙最基本的東西

 

電子有不變性的振動形式,經由不同振動的「率」,就可以分辨這個物體與那個物體的不同。 對科學而言,電子是最小的粒子,它比原子小好幾千倍,在電子劇烈震盪時,每一秒有好幾千億電子的振動逃離出來,有些你可以看到,如光、熱等等,但大部份的電子振動都無法由科學的儀器測量出來。

「如果藉由人體的反射,反射的意思是說『對刺激的不自主反應』,比如光線是一種刺激,當它射到眼睛的瞳孔時,瞳孔就會發生不自主的反應及變化,肉體的機制就會對各種不同的振動作出反應,並產生變化,疾病就像其它的自然現象,只是一種振動的頻率,每一種疾病都有一特定的振動頻率,只要正確的測出 它的振動頻率,並將它調整過來,這樣疾病就會消失了,因為疾病只是一種對身 體機制的反應。

「為什麼透過一滴血液或頭髮就可以知道一個人的身體狀況呢?因為一滴血液裡面有上億的電子,它是身體的濃縮振動頻率。我利用特定的振動頻率來治療疾病,這部機器,我稱它為『生物表』(Biometer)。

電波如果無法與肉體產生共振,就不會有效果。假設我們撥小提琴的A 弦,如果附近有一部鋼琴,它就會與鋼琴的A弦產生共鳴。那麼振動頻率如何摧 毀疾病呢?因為每一種東西都有一個特定的振動率,假若一個人接近一個物件, 以相同的振動率,那麼這個物件也就會開始振動起來,這被激起來的物件振動會 獲取一種磁場,這磁場將可摧毀疾病,就像說一只酒杯,只要你知道它的振動 率,並發出相同的振動聲,杯子將會破裂一樣,疾病也是如此,當你知道疾病的 振動率,經由機器產生相同的振動率,就可以瓦解疾病,而且不會傷害到肉體,有些病人無法感覺這種振動,是因為真正治療行動是「質性」,而不是「量性」的。

爾本醫生講的東西很像弦論,他除了寫那本書外,又寫了另外兩本書,「爾本的電子反應」及「人體能量」。 我曾閱讀過這三本書,觀念真的很「新時代」! 由於量子力學所建立起來的新觀念,爾本的學理也就愈明朗化了,

我們就以量子力學來解釋他的發現。 「任何的物質都有一個特定的波動與密碼。」爾本說。不管是礦物、植物、動物,甚至細菌、病毒都有一個特定的波動與密碼,比如說大腦本身有一個特定波動,也就是一組密碼,而構成大腦的腦下皮層、腦下 垂體、中腦、神經元⋯等等,也各有一組密碼,再細分下去的也都各有一組密碼,密碼也就是圍繞在所指之物的量子場,量子場攜帶著各種資訊,所以也稱之為「本質資訊場」,每一個資訊場會互相的連繫並交換資訊。

「任何的非物質也都有一個特定的波動與密碼。」爾本說。無論是情緒、心理、風水,甚至無明、符咒都有一個特定的波動與密碼,只要你想的出來的東西,都有密碼,因為一切都有意識。

那麼資訊密碼如何運作呢? 我用光子密碼系統測量風水場來做解說。 首先採取受測者的資訊,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取得受測者的數位照片,它可以將被測者的所有資訊儲存下來,這張照片的資訊與受測者所擁有的資訊是一樣的,根據量子力學的原理,粒子與粒子間是有纏結作用的,照片就像網址,你只要輸入網址,就可以看到網站所有的資訊,不管網頁如何更新,只要網址不變, 資訊即可獲取,而且不管你在地球那個地方,都沒有問題。

有了照片這個網址之後,將它放入光子密碼分析儀,光子密碼分析儀是沿襲爾本醫生發明的儀器及速率表,配合近代電腦科技而製作出來的精密儀器。儀器 必須透過人來操作,現在這位操作者,也就是量子力學所說的「觀察者」,想要觀察一間房子是否有煞氣?他可以照一張這問房子大門的照片,然後將照片放入光子密碼分析儀中,再由電腦的資料庫中找出煞氣的波動密碼,找到之後,用這個波動密碼去偵測房子是否有煞氣的波動對應,儀器的銀幕會以零到一百的量化數字來表示,數字愈高,煞氣就愈嚴重,如果是零,則表示此屋沒有煞氣。 檢測出有煞氣的波動,如果數字很低,表示這煞氣只是一種尚未成形的量子場,如果數字很高,表示煞氣已形成。

檢測出有煞氣怎麼辦呢? 我們可以下指令啟動「平衡」,這個動作是要通知煞氣改變它的波動,煞氣的資訊場接到這個資訊後,就會改變其量子場形態。 煞氣來自於地理位置量子場的不平橫,它以一種波動的狀態存在著,所以只要將它平衡過來就可以了!依據這個原理,我發展出一台「光子風水機」,它可以有效的平衡風水量子場的不平衡,並且可以一天廿四小時運作著。

現在我們來談談量子纏結是什麼?

1935年3月,頑強抵抗量子力學的愛因斯坦與他的兩位同事波多爾斯基及羅森,共同寫了一篇「EPR悖論」的論文,來駁斥量子力學的荒謬,這篇論文的 內容大約是這樣子的:

有一位叫「愛麗絲」的女人,與一位叫「巴茲」的男人,他們所住的地方相隔很遠,一個在丹麥,一個在美國,或者一個在地球,一個在月球,距離不是問題,它可以無限遠。 愛麗絲是由原子構成的,所以愛麗絲擁有很多的原子;巴茲也是由原子構成的,所以巴茲也擁有很多的原子,原子是由電子及原子核所構成的。 大家都知道電子有「自旋」(自我旋轉)的特性,當愛麗絲測量她的電子自旋時,她有兩種選擇:一種是沿著垂直測量,她會看到電子會以一種機率向上或 向下自旋。另外一種是沿著水平測量,她會看到電子會以一種機率向左或向右自旋。 假設愛麗絲與巴茲,現在有了一對粒子,它們是同一個地方出來的,是雙胞胎,因某種原因分開了。一個住在愛麗絲家,愛麗絲將它取名「小麗」,一個住 在巴茲家,巴茲將它取名「小巴」。 小麗與小巴在分開時有一個共同的約定,就是:「當我向左旋轉時,你就要 向右旋轉;當我向右旋轉時,你就要向左旋轉;當我向上旋轉時,你就要向下旋 轉;當我向下旋轉時,你就要向上旋轉。」他們都很高興,因為這是很好玩的遊戲。

現在小麗向左旋轉,小巴就同時向右旋轉;當小巴向上旋轉,小麗就同時向下旋轉,反之亦然。這種現象稱之為「量子纏結」(quantum entanglement)現象,纏結的粒子雖然相隔的很遠,好比臺灣與美國之間的距離,但還是會有一致性的行為,愛因斯坦說它是「幽靈般的超距作用」(spooky action at a distance)。 以上就是EPR大致的內容,EPR對量子力學最致命的一擊,就是「當小麗向上旋轉時,小巴知道他一定會向下旋轉,因為這是他們約定好的,所以巴玆在測量前,即使小巴想向下旋轉,但愛麗絲可以選擇向水平測量,如果她得到小麗向東旋轉,那麼她知道小巴一定會向西旋轉。所以量子力學說的不確定性就不成立 了,上帝不玩骰子!」

哥本哈根解釋派的老大波耳聽到後,再也按耐不住性子,重砲轟擊!

現在來看看波耳是如何開砲的? 在愛因斯坦的思想裡,任何的東西最好是眼睛能看得見的、可以理解的,是日常生活中可以知覺到的,比如說撞球,一顆球撞上另一顆球,「撞」表示有接觸到;一個男生親吻一個女生,兩片嘴唇有碰觸到對方;看電視,有電視台發射電波,有電視這個訊號接收器,這些可以讓我們知覺到的事物,稱之為叫「局部性」(locality)。 與局部性相反的叫「非局部性」,這部份是我們無法知覺到的,也是我們眼睛看不見、無法理解,是有違常理的,比如說,一顆球可以穿越過另一顆球而沒有彼此碰撞到,就像鬼穿越過牆壁一樣;一個男生跟一個女生說:「昨晚十二點,我送了一個飛吻給你!」女生說:「難怪那個時候我感覺你親了我一下,感覺好幸福喔!」;

「我告訴你喔!昨天我在電視看到外星人上節目,實在太有趣 了!」這些事件都有違常理。 古典力學一般講的都是局部性的,量子力學一般講的都是非局部性的,愛因斯坦是局部性的支持者,波耳是非局部性的支持者,這兩個人要能談得來,就像阿婆生小孩,很拼的!

「電子就在那裡!」愛因斯坦說。

「沒有人知道電子會在哪裡,電子像很多朵雲,以波函數的方式分佈著,電子在哪朵雲裡是一種機率,這是因為觀察者的關係,產生崩陷,才被你看到 的!」波耳說。

「什麼機率?上帝不玩骰子!」愛因斯坦說。

「不要替上帝作決定!」波耳說。

難道說,當我沒看月亮的時候,月亮就不在那裡,而當我看月亮的時候,月亮才會出現在那裡?我才不會被你所說的量子力學這種不合常理的東西嚇到!」愛因斯坦說。

「沒錯,當你沒看月亮的時候,月亮就不會在那裡,它是以波函數的方式散佈著,你不知道它在哪裡?沒有被量子力學嚇到的人,是不會懂量子力學的!」波耳說。

「粒子與粒子之間的訊號傳遞,不可能超過光速!怎麼可能小麗向左旋轉,小 巴也在同一時間向右旋轉?這訊息是怎麼傳遞的?太扯了吧!其實小麗與小巴在當初分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要怎麼去配合旋轉的,它們是已經約定好的,已經確定了,你說是波函數崩陷才看見它們,實際上你看到的是早已存在的狀態,這樣才合乎狹義相對論,你不知道狹義相對論也是我說的嗎?」愛因斯坦說。

「你怎麼知道有兩個客觀的粒子存在?你又怎麼知道小麗與小巴會自旋?它 們兩個雙胞胎未出生時,也就是在觀測前,你怎麼知道它們的母親會懷雙胞胎, 對一位尚未受孕的母親就指著她的肚子說『我就知道這是雙胞胎』!愛因斯坦, 你也實在也太武斷了!既然你不知道是不是雙胞胎,講什麼自旋,也實在沒有任何的意義,對沒出生的小嬰兒說他以後會跳舞,能說這種話嗎?在觀察以前,小麗與小巴是不存在的,他們都是母親分裂時的全部!」波耳說。

「你實在太不客觀了!」愛因斯坦說。

「你也太不實在了!」波耳說。

「客觀才是實在!」愛因斯坦說。

「在沒觀測時,沒有一個客觀的世界,直到我們採用了某種的觀測之後,自旋才能有實質上的意義,也才有了客觀獨立的存在!這不是區域性的問題,而是不實在!它跟光速有什麼關係呢?」波耳說。

「不管你如何說,我是永遠不會接受你所說的!」愛因斯坦說。

「老頑固!」波耳說。

愛因斯坦與波耳的關係讓我想起莊子書裡面的一個故事: 有一次莊子經過生前喜歡與他辯論的惠施的墓,莊子對他後面的人說:「有 一個人把石灰塗在鼻尖上,像蒼蠅的翅膀那麼薄,他請石器匠來削,石器匠用雕刀很快的將鼻尖上的石灰削下,鼻尖毫髮無傷,而那人站在那裡面不改色,一動也不動。宋元君聽說了,就請石器匠也在他鼻尖上試試看,

石器匠說:『我曾經 如此做過,但那是需要對手的,而我的對手已經死去很久了!』

自從惠施死了以 後,我就沒有對手了,也沒有可以辯論的對象了!」

愛因斯坦說「客觀才是實在」是錯誤的,

當你這位觀察者在觀察一件東西 時,你已是個主觀者了,你不可能是個客觀者,波耳回答得很漂亮!

1964年,北愛爾蘭科學家貝爾(John Bell)提出了「貝爾不等式」論文, 強而有力的證明了愛因斯坦是錯誤的,這讓愛因斯坦的粉絲很不解,這麼偉大的 科學家也會犯如此大的錯誤? 1982年,法國光學物理學家阿斯佩克(Alain Aspect)教授的「貝爾不等式實驗」(Bell test experiments)再一次強而有力的證明了愛因斯坦是錯誤的! 而量子力學才是正確的!

很多的科學家重複這個實驗均得到相同的結果,因此, 我們可以很肯定的說:「愛因斯坦,你真的錯了!」

現在我們就來請教阿斯佩克特對其成功的實驗發表感言:「粒子與粒子之 間,不管距離有多遙遠,都會有關聯性(correlation,所謂關聯性就是說它們會 互相通訊,而其通訊的速度超過光速,而且是同時的,愛因斯坦說沒有東西可以超過光速是不正確的,愛氏說它是「鬼魅似的遠距作用」,因為它違反了「狹義相對論」的『局部性』,這也是他質疑量子力學的原因,我們不能再抱持著愛因斯坦的局部性概念,不能緊抓古典物理的簡單宇宙模式不放,實驗已證明量子力學所說的是正確的,愛因斯坦認為遠距傳遞是不可能的,其實遠距傳遞是存在 的! 我們必需拋棄舊有的物理學概念了,有人說量子力學有一些東西是沒有考慮 進去的,所以量子力學是不完備的,這些沒有考慮進去的東西叫「隱變量理 論」,實驗證明這個理論是不正確的,局部性的隱變量絕對是錯誤的。

阿斯佩克特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不是你以前所認為的那個世界,你對這個世界真的不太了解,很多的科學家對新的理論不了解而誤解了新的發現,量子醫學 之父向美國醫學期刊提出十六次的論文,一一被駁回,一直到他死為止。當時的 法官對這個世界的很多現象不了解,而誤判了很多的案件,導致量子醫學之父的 再傳弟子杜溫博士,被判有罪,死於獄中,很令人難以相信的是:杜溫曾被頒獎 為優秀公民。到了今天,這個情況也時常發生。

愛因斯坦是站在第三意識層面的物質世界去看事情的,這一切都很符合古典力學,是局部性的,但同時在這局部性的世界裡也存在著第四意識層面,這一層面的世界是物質與非物質的世界,它是非局部性的,波耳是以這個層面去看事情的,位置不同,得到的結果當然就不一樣了。

有一天量子力學也同樣會遇到 一個非常麻煩的事情,就是來自第五層面的「純意識」觀點,量子力學也會像愛因斯坦的古典力學、樣走入歷史,它也會成為未來的「古典物理學」,而新的物理學會是沒有物理現象的物理學,「無的物理學」是一個起步,未來的 物理學,我稱它為「純意識物理學」,它比量子力學還有趣。 第三意識層面需要有時間的存在,時間是直線的,從一個點到另外一個點; 光速是最快的,然而再快也需要時間,光速在時間這一條直線上前進。 第四意識層面所謂的時間是上下的,是一個點上下的移動,它不是一直線, 所以沒有時間的存在,它是量子態的,而科學說的「遠距傳遞」也就是這個道理,它的傳遞是在這個層面完成的,所以沒有光速的問題,所以波耳說它與光速 無關是正確的,因為沒有時間,所以是即刻發生的,小麗向左自旋,小巴就向右 自旋,是同時的。 波耳說未觀測前,沒有什麼粒子會自旋的,小麗與小巴是一體的,是不可分 的,這一點也是對的,愛因斯坦說未觀測前就有小麗與小巴的存在,是因為第四 意識層面的所謂「母粒子」(其實是尚未成形的波動)崩陷後所產生的。波耳看 連續劇的上集,愛因斯坦看連續劇的下集,難怪劇情不同。 量子纏結強而有力的實驗終於把愛因斯坦給炸死了!

從此愛因斯坦再也沒有反擊的機會,一九五五年,愛因斯坦死了。

七年後,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八日,砲擊手波耳也死了,但他的先進之明令 人佩服。

對於量子纏結,我在一九九五年做了一個實驗,看看量子纏結是否真的存 在? 我的實驗如下: 我將一位叫小真的漂亮女孩,用拍立得600相機照一張即可拍照片,再將她的 頭髮剪下二十根,每根大約五公分長,放在透明紙袋裡,如此我手上有兩樣東 西:一樣是相片,一樣是頭髮袋。這兩樣都有粒子,而這些粒子都來自於小真。 現在我用兩台光子密碼儀,一台是全自動的光子密碼儀,它會自動偵測任何 不正常的波動,我稱它為 「A台」,另一台是手動的光子密碼分析儀,它無法自 動偵測,但可以透過電腦做逐項精密的測量,我稱它為「B台」,現在我將相片 放在A台裡,把頭髮袋放在B台裡做測量,小真人在美國,而我做測量的地點在 台灣。

先在B台測量叫「整體生命力」(密碼9-49)的指數,並設定100為最高的數 值,數值100表示其人的整體生命力是最強的,99.5至99.

9是稍強的生命力,99至99.4是一般的生命力,98至98.9是尚可的生命力,98以下為低的生命力,經由B台 的測量結果,我測出小真的生命力是98.5的,屬於尚可的生命力。 現在啟動A台,自動偵測並平衡小真的生命力,

A台有十個電腦程式系統, 每個系統經偵測後,產生一組資訊網,根據資訊網,再產生一對應的資訊,這個 資訊會連結到小真身上的粒子,並告訴小真身上的粒子去改變目前的狀態,小真 身上的粒子於是就通知所有的粒子去改變,平衡了十分鐘之後,我關閉A台。 接著我即刻用B台測量,得出小真的整體生命力提升為_OO,成功了!重複做 實驗所得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十八年來,我已反覆測試了很多人,沒有不成功的,是的,量子纏結是存在的 ,它是即刻發生的,遠距傳輸是正確的,愛因斯坦錯了,爾本、波耳、貝爾及 阿斯佩克特所說的是正確的。 量子醫學是以量子纏結的現象來完成的!

現在你知道你可以在家裡啃著雞腿看「飢餓遊戲」的電影,卻同時可以把病醫好的原理了吧!

接著,我再做另一項實驗: 將A台的全自動光子密碼儀換成與B台一樣的光子密碼分析儀,所以,現在 我有兩台相同的光子密碼分析儀,然後將A台的照片與B台的頭髮交換,。 在A台測量「極性能量」(密碼),看看小真所處的量子場(風水)如何? 以0為基準值來測量,數字0表示優良的量子場,0.1至0.4為稍有不平衡的量子場,0.5至0.9為不平衡的量子場,1以上為嚴重不平衡的量子場。 由A台測得的數值0.7,表示小真處在一個不平衡的量子場。 接著打開B台並測出其極性能量是0.7,與A台所測出的結果完全相同。 然後將A台的數值調整至0,將不平衡的量子場平衡過來,訊息發出後,根 據量子力學的量子纏結現象,A台上頭髮的粒子會傳遞此訊息到小真身上的粒 子,小真身上的粒子於是就自動調整到0。 現在再測量A、兩台的數值,皆得出0這個數值,

這表示A台上的頭髮數 值改變時,B台上的照片的數值也同時改變了,不僅如此,小真所處的不平衡量子場也改變了!這項實驗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照片、頭髮、小真身上的粒子皆 具有量子纏結的現象,當影響其中一個粒子時,其它的粒子也會受影響!」 由量子纏結所發展出來的科技,我稱它為「光子密碼科技」(photon code). 其實量子纏結現象存在於每一個人的身上,每一個人都擁有無數的粒子,你 的粒子與你愛人的粒子有纏結,你的愛人又與你的父母有纏結,你的父母與死去 的爺爺奶奶也有纏結,再往上推,你與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有纏結,你與所有宇 宙萬物都有纏結,所謂「天人合」也是量子纏結的現象,它不再是一個抽像名詞。 纏結的現象也就是說,粒子與粒子之間,有一條你看不見的「光索」所連接 的,光索與光速無關,光索是量子態的,而光速是原子態的。 你有無數的光索,你的光索連接到七個意識層面,雖然光索無數,但 你只用到你想用的、已知道的及注意到的,就像網際網路,有無數的網站,但你每次上網就是上那幾個。

MORA生物能共振治療 – 完整醫學療法之一

歷史

生物能共振醫療科技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由傾向自然醫學派的德國醫師法蘭茲・摩瑞(Franz Morell)協同電機工程師耶立・那拉雪(Erich Rasche)在探討傅爾電子針灸學藥品檢測過程中發展出來的。

他們將同纇療法製劑,透過接觸傳導發出電磁波的一頭做為輸出端,連接到電子針灸的測量線圈的這一邊設置為接收端,這樣一個聯結系統就是摩瑞與那拉雪(Morell, Rasche)初步用以研究針灸穴位點處所能偵測觀察到的皮膚主導電位變化的一個系統基礎。他們發現上述實驗系統偵測到的皮膚主導電位變化,好比將藥品直接放在測量線圈上測量反應一般。他們由此推論出,藥劑具有的訊息是一種特性微弱、低頻率,介於一赫茲至十的六次方赫茲的電磁波,不僅如此–根據針灸穴點所具有的生理效用(即生物能共振)–即使是人類體內訊息傳導系統,也是由電磁波組成的。[39-41]

依據這一個測量方法進行研究,以及人體為一個整體概念下所觀察到的生理反應,可以推論出訊息傳遞就是仰賴這微弱,又協調有秩的電磁波。而這電磁波是無法以單純或慣有的儀器直接進行測量的。當人體和儀器相接觸時,可測到的電磁波雜訊干擾是明顯超過電子儀器所產生的干擾。這麼活躍的電磁干擾波似乎就是鮮為人知的訊息傳導的基礎。為了瞭解這個現象並取得初步解說理論,卡勒[23, 24]採用生物光子學的學理概念,在生物能共振治療所利用的低頻電磁波上,加以推理和探討電磁波的生物機制。

根據前述,即摩瑞與那拉雪的發覺與認知,應用到治療方面,後來研究發展成〝摩拉〞MORA–生物能共振療法,該療法之原理—電磁波的傳導,是靠與人體特定部位的皮膚面和電極板面做接觸的方式,將它傳到儀器內經光學分離後,以原本不變的波幅(phasenkonstant)反轉,如同經過鏡子反射一般,產生治療訊息,再輸回人體。這裡應用的有整個頻寬段落,從一赫茲至二十萬赫茲中挑選所須要的頻率,或是在這範圍內只選定一個特定頻帶。[23, 28, 41]

莫瑞和那拉雪用以研發技術的作法是一種典型的經驗醫療認知方法。在無法得知人体內部為完整一體運作的情況下,如同面對黑盒子般,藉由觀測訊息的輸入與輸出,經推衍其中道理而取得知識。到今天有關生理與物理如何相互作用影響,也只存有相當假設性的推論模式。若要驗證一種醫療方法臨床效果的再現性,其實並非得要應用物質遞減分化的原理。

歷史發展中有趣的巧合是,當時正是波氏‧菲列茲阿爾伯(Fritz- Albert Popp)與勃恩魯斯(Bernd Ruth) 發現生物光子學說的時候[10, 45, 48]。生物光子就是一種生物活體本身發出的微弱、又協調有秩的電磁波,頻率在十的十四次方赫茲,也就是據波氏研究組發表指出的,生物體系生理調節功能所仰賴的基礎。

歐美世界各地善長自然醫療人士應用摩拉(MORA)-生物能共振療法已有三十年的成果。在各種不同的適應症使用後,成功的治療個案舉數繁多,舉如過敏及食物不耐症、功能失調疾病、身心症、風溼性疾病 [27, 41]。 尤其近十年來莫瑞學理與技術受研究學者專家的矚目。有多方團隊進行了臨床測試及動植物實驗來驗証生物能共振醫療方法(詳文見後)。

市面上像是BICOM或IMEDIS廠牌和許多其他儀器製造商推出的生物能共振醫療儀,無一不是仿造莫瑞和那拉雪所研發,由原廠製造的“摩拉第三代型號(MORA-III)後繼出產的。

理論基礎與方法

MORA–生物能共振儀提供自發性以及外發性生物能共振的治癒療法–而且兼有診斷的功能。

自發性生物能共振治療法的基本原則,是須將患者的手與腳掌與生物能共振儀電極板平面相連接,藉由平板面接觸來傳輸論述所指,由身體發出的微弱電磁波,將此電磁波傳入儀器後,經過鏡反轉(電幅維持不變的反轉,Ai模式)並且依照治療設定,將整個頻帶或是部份頻帶傳回體內和自體原本的電磁波產生重疊覆蓋作用。治療程式設立有個別不同的選擇方式,例如諧振波或非諧振波。此外供局部治療專用的電極柄具,能直接在病灶部位使用,達到基礎療程上更完整地治療,促進生理產生的效果,電子針灸可以立即檢測確認。

依我們的推論,生物能共振療法的療效與基礎是作用在物理層面上,機制在於對具有破壞性的磁波發出干擾波,也就是說具有〝解除效果〞的重疊方式,針對僵化而隔離的磁波,也就是異常病態的磁波,製造出自相干預,以致抵消的波。這個治病的道理須要藉助自發性調節機制,與具有療效的振波整合聯結,促使人體重回原本有彈性又活躍的電磁波。如此介入後〝僵化〞的磁波及其相關的生理功能障礙就得以解除[23],依照這個論述,就電磁波觀念看來,病態的磁波和疾病本身是密切相關的。

如同這裡所作的推論,究竟生理功能在這麼樣微弱的磁場交互作用下如何得以運作呢﹖格勒Galle[23]根據至今生物現象學的展獲以及諾貝爾獎得主普理革謹(I. Prigogine)[46, 47] 和混亂決定論的倡導者[參閱16]的著作,將它稱為 〝訊息的催化作用〞。正因為本來處於潛在待發的生理及生化調控程式,已經是介於不穩定地啟動狀態,也就是說不平衡狀態,敏感點,懸浮點。這時只須此等微弱的交互作用,輕微一觸,即可啟動。所以稱它為訊息催化元素。然而執行程式所須要的能量,必須由生體自身製造提供,它並不受訊息傳導當時本身含載能量多寡的影響。

生物能共振療法的機制〝唯獨〞是啟動促成個體本身潛在的自癒力,無須藉助外來化學合成製劑或任何特效藥品,如類固醇等,施用強烈壓制的途徑。西方〝科班醫學〞所使用的藥物治療,就是伴隨有副作用的人為介入方式。這也就是生化治療勢必面對的〝劳套〞。全然不同地,應用生物能共振療法,至今不曾出現過副作用的報導。

外發性質的生物能共振療法,則是使用論述所指出地,自體外傳輸電磁微波與體內的磁場發生重疊調整,以達成治療和診斷的目的。

外發磁波的形成可採用下列物質︰

– 與治療或診斷有關的物質(如過敏原,維生素,病源組織檢體,重金屬),將這些物質的磁波電子訊息化,並且以數位形式加以儲存,如同〝電子同類療法〞一般。

– 身體分泌物,排泄物或体液(如血液,膿)

外發式生物能共振療法的主要機制,我們是採取斯圖伯(J.Strube)所提出論點,認為每一種物質不僅處於地球磁場中,而且還受到磁場外圍干擾,形成每一個物質特有的電磁波,就像直接的核心共振以及由旋轉梭與梭之間串聯(Spin- Spin-Kopplungen)放射出來所造成一般。同樣地,當磁波處於熱力干擾界限之下時,在物質外圍產生極低能量的電磁波結構影像(EMSA)。而核磁共振攝影,就是強力磁場下應用這個物理學原理發展出來的科技。

這個電磁波結構影像EMSA,就是物質特有的傳遞訊息的使者,是和體內也就是自體發出磁波相遇時形成的。由於高靈敏度本是具有生命的生物所具備的特色,而人體更是俱備了這種訊息傳遞的條件。[23]

至於這般微弱特質磁波主要的生理功能,我們如同前面已描述,稱為訊息催化作用。在此引用斯圖伯(J.Stube)所舉出的比喻,對這個功能作一個類似而具體的瞭解:當一列火車駛至軌道分岔處時,轉控台必須清楚這列車是前往漢堡,柏林或米蘭的班車。在這裡,訊息催化扮演的角色就好比轉控台的作用一般,必須按照旅程班表所定目的地進行調控,活體內生理功能程式等同於比喻中的旅程班表,須藉由訊息催化來促成運作。[23]

雖然至今,關於生物能共振療法的生理物理作用機制,僅只於假設性解說模式,然而其中推論合理度高,所觀察到的療效也一再證實良好。

對於應用一種醫療方法的肯定與接受,是不能因為缺乏學理或解說與研究論述就否定它,就像一般為大家所接受採用的針炙或是同類療法(亦即順勢療法),道理是一樣的。再說就科班西醫領域裏,也有許多治療方法措施與作用道理,同樣還不得其解,有的或者是使用數十年後才得到學理上解答,例如阿斯匹林一藥主要成份水楊酸的作用機制。

顯而易見地,一個不僅具有經驗證實的治療方法,並且實際臨床成效顯著,才是醫療專業的關鍵,科學理論解說不是。前面已說明过,理論學說對自然科學來說僅是一種理想要求,並不是合乎科學必須俱備的條件與標準。

從事自然醫學療法的醫師[參考. 28, 41]根據實際臨床經驗,得知下列病症應用生物能共振療法有最好的治療成果:

· 過敏與食物不耐症

· 功能失調疾病/身心症

· 新陳代謝疾病

· 急性或慢性疼痛

· 各種風濕性疾病

· 手術開刀後繼治療

· 慢性,潛伏性中毒(例如 牙齒補牙重金屬合金負荷)

根據實際的醫療經驗,以及學理推論出來的作用機制看來,各種疾病症狀皆能獲得改善,值得一試。

人類研究
目前就我所知,關於生物能共振療法就有十三個人体的臨床對照研究。

由雪文斯卡亞(Chervinskaya et al)帶領發表的,關於呼吸道及變態反應疾病的研究[11,12],與治療成效也得到休麥何(Schumacher)[52]與黑內柯(Hennecke)[26]的證實。僅管後者的研究是採非對照研究法。此外,柯夫勒(Kofler et al)[33]所發表的臨床結果參差不齊。參加花粉熱測試研究的患者,經生物能共振治療後得到主觀上症狀改善,而客觀的測試數據沒有改進。關於主客觀結果不一致的因素探討與分析,可研讀格勒(Galle)[23]的文獻。在薛尼(Schöni et al.)[51]領導的關於幼童異位性皮膚炎研究發現,治療組比對照組在三項首要的有效評定指標來說,其中就有兩項顯示有效程度高出對照組達二至三倍,但是在統計學上卻被險判為無明顯差異。薛尼因此認為生物能共振治療不具效果。一勘其中,他所發表的測量數值分佈極為分散。有鑑於此,我們推測這裡是統計分析手法不當的緣故。同樣地,律克(Lüdtke)[36]專家學者也認為薛尼的結論不可靠。

在風濕疾病方面,有兩個臨床研究結果顯示肯定的療效 [25, 38]。此外,另有兩個研究計錄報導風濕性關節炎的患者,原本体內缺乏細胞抗壓蛋白以及抗氧化保護酵素含量的案例,經過生物能共振治療後也能恢復正常[31, 32]。

寧郝斯與格勒(Nienhaus und Galle)二者的研究[42]指出,像功能性胃腸方面的問題,接受生物能共振療法和安慰組治療效果比較起來,發現治療組症狀改進更加明顯。

對治療小兒及青少年的氣喘成效探討,有沙福列(Saweljew et al.)[49]

帶領的研究報告可提供參考。此外,特列弗繆(Trifomov et al.)[58]

也提出生物能共振療法在阻塞性呼吸道疾病方面臨床療效的數據。

至於輕度慢性肝臟疾病有馬猶文斯基和柯來瑟(Machowinski und Kreisl)[37]成功應用生物能共振療法的治療記載。

帕傑和巴爾維茲(Papcz und Barpvic)[43]依據他們專業治療經驗,肯定了生物能共振療法對高體能運動員在體能過度耗竭症候群的治療是有效的。

對於罹患口吃的小孩,據威勒(Wille)[59]所做的比較法研究,並未提出明確的結論。

以上這些相關的研究都是在醫師診所、醫院以及教學醫院進行的。其中十個研究結論獲得由經驗得知的醫療者的確認,有一位由於研究結果不明確而未發表評斷,有兩項研究認為生物能共振法無效,然而不論我們[23]或是律克(Lüdtke)[36]都無法認同他們光憑研究所得呈現就妄下如此斷言結論。

總結:絕大多數研究學者和醫師們依據他們實際的臨床研究,肯定生物能共振療法的臨床療效。

動物和植物研究

十五年來各所不同的大學以及公立研究單位或公費贊助的研究團隊,也從事了一連串動、植物對照比較研究,主要為了探討和驗證自發與外發性生物能共振方法對生物體產生的效應[1-9, 13-15, 17-22, 30, 34-35, 44, 53-57]。這些研究皆確認生物能共振方法對生體產生效應的中心要素。利用生物能共振方法,諸如可以促使蝌蚪成長,豚鼠的心跳功能,老鼠放射線照射後免疫功能,以及當植入老鼠體內,惡性腫瘤有明顯的萎縮效果。好一些實驗有多方研究單位,重複進行致力查證,是因為有些檢測得到出乎預料或令人難以置信的結果(參見物理學家及科學史家米歇希夫的著作Michel Schiff [50])。探討關於非源自生化物質,低能量特質的生物信息對生體可能產生的影響,可說是才剛起步呢。

動、植物研究得到這樣的發現,自然是不能拿來作為對人體臨床效果的印證,然而,就信息傳導的系統原則而論,既然能在動、植物生體產生作用,對人體就別具有意義,更何況這個方法是在人體身上發現的。

胡佛藍統合完整醫學協會所認定 – 等同生物醫學醫師統一協會

MORA-生物能共振療法有德國胡佛藍統合完整醫學協會[29]的認可,因此也可說是為一般全體所承認的自然醫學療法,或是生物醫學療法。

胡佛藍醫學協會整體是由二十五個醫師協會團體,而總數達二萬多名從事自然醫學及生醫的醫師會員所組成。胡佛藍醫學協會顯著的地位由多方面都能看得到,淺而易見舉如許多醫療保險,就是參考採用這個協會發行的目錄表,來作為審核另類療法的給付依據和醫療費用[29]。

生物能共振療法受到贊揚不僅來自治療的成效和績效所帶來的肯定,而且從普及各地的情形也說明了它廣為接受的地步,除了德國還遠撥世界,不僅有許多醫師,同樣有體驗意識的民眾們,也認同生物能共振療法。在蘇俄它是獲得國家公立的健康保險所認可的。

文獻
1. Aissa J, Litime MH, Attias E, Benveniste J: Molecular signaling at high dilution or by means of electronic circuitry. Journal of Immunology 150: A146, 1993.

2. Aissa J, Jurgens P, Litime MH, Behar I, Benveniste J: Electronic transmission of the cho-linergic signal. FASEB Journal 9: A683, 1995.

3. Aissa J, Jurgens P, Litime MH, Behar I, Benveniste J: Isolierte Organe und Information von Acetylcholin; in: Endler PC, Schulte J (ed.): Homöopathie – Bioresonanztherapie. Wien, Maudrich, 1996, pp 163-168.

4. Benveniste J, Aissa J, Litime MH, Tsangaris GT, Thomas Y: Transfer of the molecular signal by electronic amplification. FASEB J. 1994; 8: A 398.

5. Benveniste J, Jurgens P, Aissa J: Digital recording/transmission of the cholinergic signal. FASEB J 1996; 10: A1479.

6. Benveniste J, Jurgens P, Hsueh W, Aissa J: Transatlantic transfer of digitized antigen signal by telefone link.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997; 99: 175.

7. Benveniste J, Aissa J, Guillonnet D: Digital biology: Specificity of the digitized molecular signal. FASEB J 1998; 12: A412.

8. Benveniste J, Aissa J, Guillonnet D: A simple and fast method for in vivo demonstration of electromagnetic molecular signalling (EMS) via high dilution or computer recording. FASEB Journal 13: A163, 1999.

9. Benveniste J, Kahhak L, Guillonnet D: Specific remote detection of bacteria using an electronic/ digital procedure. FASEB Journal 13: A852, 1999.

10. Bischof, M: Biophotonen – Das Licht in unseren Zellen. Frankfurt, Zweitausendeins 1995

11. Chervinskaya AV, Nakatis JA, Gorelow AI, Nasarowa LW: MORA-Therapie bei respiratorischen und allergischen Erkrankungen. Untersuchungsbericht des Staatlichen Wissenschaftlichen Pulmonologiezentrums, St. Petersburg 1997. (Die deutsche Übersetzung aus dem Russischen ist über den Autor erhältlich)

12. Chervinskaya AV: MORA-Therapy for respiratory and allergic diseases. Vorträge anlässlich des Symposiums 2002 der Internationalen Ärzte-Gesellschaft für Biokybernetische Medizin. 19./20. April, Bad Nauheim 2002.

13. Citro M, Smith CW, Scott-Morley A, Pongratz W, Endler PC: Transfer of information from molecules by means of electronic amplification; in: Endler PC, Schulte J (ed.): Ultra high dilution. Dordrecht,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1994, pp 209-214.

14. Citro M, Endler PC, Pongratz W, Vinattieri C, Smith CW, Schulte J: Hormon effects by electronic transmission. FASEB Journal 9: A392, 1995.

15. Citro M.: Metamolecular Informed Signal (MMIS). In: O. Bergsmann (Hrsg.): Struktur und Funktion des Wassers im Organismus – Versuch einer Standortbestimmung. S.72-77, Facultas-Universitätsverlag, Wien 1994.

16. Davies P: Prinzip Chaos. München, Bertelsmann 1988.

17. Endler PC, Heckmann C, Lauppert E, Pongratz W, Smith CW, Senekowitsch F, Citro M: Amphibienmetamorphose und Information von Thyroxin. Speicherung durch bipolare Flüssigkeit Wasser und auf technischen Datenträger; Übertragung von Information durch elektronischen Verstärker; in: Endler PC, Schulte J (ed.): Homöopathie – Bioresonanz-therapie. Wien, Maudrich, 1996, pp 127-160.

18. Endler PC, Pongratz W, Smith CW, Schulte J: Non-molecular information transfer from thyroxine to frogs. Vet Human Toxicol 37:259-263, 1995.

19. Endler PC, Citro M, Pongratz W, Smith CW, Vinattieri C, Senekowitsch F: Übertragung von Molekül-Information mittels Bioresonanz-Gerät (BICOM) im Amphibienversuch. Kontrollierte Blindstudie. Erfahrungsheilkunde 44 (3), S.186-192, 1995.

20. Fedorowski A., Steciwko A, Rabczynski J.: Low-frequency electromagnetic stimulation may lead to regression of Morris Hepatoma in Buffalo rats. The 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10(2), pp 251-260, 2004a

21. Fedorowski A., Steciwko A, Rabczynski J.: Serum cathepsin B activity during regression of Morris hepatoma 5123 D. Med Sci Monit 10(5), pp 144-150, 2004b

22. Galle, M.: Orientierende Untersuchung zur experimental-biologischen Überprüfung der Hypothesen zur Bioresonanz von Franz Morell. Erfahrungsheilkunde 1997; 46:840-847.

23. Galle M: MORA-Bioresonanztherapie . . . und es funktioniert doch! Biologische Fakten – Physikalische Thesen. Wiesbaden, Pro-medicina 2002.

24. Galle, M: Biophotonen und MORA-Bioresonanz – eine theoretische Annäherung. Er-fahrungsheilkunde 54, S.293-300, 2005.

25. Gogoleva EF: New approaches to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fibromyalgia in spinal osteo-chondrosis. Ter Arkh 2001; 73: 40-45. (Die deutsche Übersetzung aus dem Russischen ist über den Autor erhältlich).

26. Hennecke J: Energetische Allergietherapie – Möglichkeiten und Erfahrungen mit der Bicom-Bioresonanztherapie. Ärztezeitschrift f. Naturheilverf. 1994; 35:427-432.

27. Herrmann E: MORA und Schmerz. Eine Studie über die Effizienz der MORA-Therapie bei der Behandlung von Schmerzpatienten. Bad Meinberg, Klinik Silvatikum 1995.

28. Herrmann E: Das MORA-Praxisbuch – Therapie mit körpereigenen Schwingungen. Heidelberg, Haug 1998.

29. Hufeland-Leistungsverzeichnis der Besonderen Therapierichtungen. Hrsg.: Hufeland-gesellschaft für Gesamtmedizin e.V., Karlsruhe. 3. überarbeitete Auflage, Haug-Verlag 2001, S.45-46: MORA-Therapie.

30. Hutzschenreuter P, Brümmer H: Die Narbe, das Keloid und die MORA-Therapie. Thera-peutikon 1991; 5:507-515.

31. Islamov BI, Funtikov VA, Bobrovskii RV, Gotovskii YV: Bioresonance therapy of rheu-matoid arthritis and heat shock proteins. Bull Exp Biol Med 1999; 128:1112-1115.

32. Islamov BI, Balabanova RM, Funtikov VA, Gotovskii YV, Meizerov EE: Effect of bio-resonance therapy on antioxidant system in lymphocytes in patients with rheumatoid arthritis. Bull Exp Biol Med 2002; 134:248-250.

33. Kofler H, Ulmer H, Mechtler E, Falk M, Fritsch PO: Bioresonanz bei Pollinose. Eine ver-gleichende Untersuchung zur diagnostischen und therapeutischen Wertigkeit. Allergologie 1996; 19:114-122.

34. Lednyczky G, Waiserman A, Sakharov D, Koshel N: Geschädigte Drosophilalarven und Information von nicht geschädigten Drosophilalarven; in: Endler PC, Schulte J (ed.): Homöo-pathie – Bioresonanztherapie. Wien, Maudrich, 1996, pp 181-192.

35. Lednyczky G.: In vitro und in vivo Versuche, um die Kontrollfunktionen nieder-energetischer Bioinformationen und anderer Schwingungen zu demonstrieren. In: Endler, P. C. und Stacher, A. (Hrsg.): Niederenergetische Bioinformation. Physiologische und physikalische Grundlagen für Bioresonanz und Homöopathie. S.115-152, Fakultas-Universitätsverlag, Wien 1997.

36. Lüdtke R: Journal Club – Methodischer Kommentar. Forschende Komplementärmedizin & Klassische Naturheilkunde 5:96-97, 1998.

37. Machowinski R, Kreisl P: Prospektive randomisierte Studie zur Überprüfung der Behand-lungserfolge mit patienteneigenen elektromagnetischen Feldern (BICOM) bei Leber-funktionsstörungen. In: Wissenschaftliche Studien zur Bicom Resonanz-Therapie, S.77-92, Institut für Regulative Medizin, Gräfelfing 1999.

38. Maiko 0, Gogoleva EF: Outpatient bioresonance treatment of gonarthrosis. Ter Arkh 2000; 72:50-53. (Die deutsche Übersetzung aus dem Russischen ist über den Autor erhältlich).

39. Morell F, Rasche E: Der TSE-Medikamententest mit dem Test-Sender und –Empfänger:

1.Zeitsparende und sichere Medikamententestung ohne direkten Kontakt zwischen Patient und Medikament. 2. Beweis elektromagnetischer Schwingungen von Medikamenten. 3. Feststellung der wirksamen Frequenzbereiche von homöopathischen Medikamenten. 3 Vor-träge auf Kongressen der Internationalen Medizinischen Gesellschaft für Elektroakupunktur nach Voll e.V. im Juni 1975 und September 1976 in Baden-Baden und Freudenstadt. Sonderdruck, Friesenheim, MedTronik 1976.

40. Morell F: Die MORA-Therapie – Therapie mit körpereigenen Schwingungen. Sonder-druck, Friesenheim, MedTronik 1978.

41. Morell F: MORA-Therapie. Heidelberg, Haug 1987.

42. Nienhaus J, Galle M: Placebokontrollierte Studie zur Wirkung einer standardisierten MORA-Bioresonanztherapie auf funktionelle Magen-Darm-Beschwerden. Forschende Kom-plementärmedizin & Klassische Naturheilkunde 13:28-34, 2006.

43. Papcz BJ, Barpvic J: Einsatz biophysikalischer Frequenzverfahren beim Überlastungs-syndrom von Leistungssportlern. Erfahrungsheilkunde 48(7), S. 449-450, 1999.

44. Pongratz W, Endler PC, Lauppert E, Senekowitsch F, Citro M: Saatgutentwicklung und Information von Silbernitrat. Speicherung durch bipolare Flüssigkeit Wasser und auf technischen Datenträger; Übertragung von Information durch elektronischen Verstärker; in: Endler PC, Schulte J (ed.): Homöopathie – Bioresonanztherapie. Wien, Maudrich, 1996, pp 169-180.

45. Popp FA: Coherent photon storage of biological systems; in: Popp FA, Warnke U, König HL, Peschka W (ed): Electromagnetic Bio-Information. München, Urban und Schwarzenberg, 1979; pp 144-167.

46. Prigogine, I., Stengers, I.: Dialog mit der Natur. München, Piper 1983.

47. Prigogine, I., Stengers, I.: Das Paradox der Zeit. München, Piper 1993.

48. Ruth B: Experimental Investigations on Ultraweak Photon Emission; in: Popp FA, Warnke U, König HL, Peschka W (ed): Electromagnetic Bio-Information. München, Urban und Schwarzenberg, 1979; pp 128-143.

49. Saweljew BP, Balabolkin II, Jazenko SW, Reutowa BS, Belowa NR, Semenowa Nju, Gotowskij JuW, Kasakow SA.: Bioresonanztherapie bei der komplexen Therapie von Kindern mit Asthma bronchiale. Medizinisch-wissenschaftliche und Lernmethodische Zeitschrift N2, Juni 2001, S. 111-130 (Die deutsche Übersetzung aus dem Russischen ist über den Autor erhältlich.

50. Schiff M: Das Gedächtnis des Wassers. Zweitausendeins, Frankfurt am Main 1997. (The memory of water.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1995).

51. Schöni, MH, Nikolaizik WH, Schöni-Affolder F: Efficacy Trial of Bioresonance in children with atopic dermatitis. Int. Arch. Allergy Immunol. 1997; 112:238-246.

52. Schumacher P: Biophysikalische Therapie der Allergien. pp 125-133, 147-154, Stuttgart, Sonntag 1998.

53. Senekowitsch F, Endler PC, Pongratz W, Smith CW: Hormone effects by CD record/replay. FASEB Journal 9: A392, 1995.

54. Senokowitsch F, Citro M, Vinattieri C, Pongratz W, Smith CW, Endler PC: Amphibienmetamorphose und die elektronische Übertragung von Bioinformation. In: Endler, P. C. und Stacher, A. (Hrsg.): Niederenergetische Bioinformation. Physiologische und physikalische Grundlagen für Bioresonanz und Homöopathie. S.100-114, Fakultas-Universitätsverlag, Wien 1997.

55. Thomas Y, Schiff M, Litime H, Belkadi L, Benveniste J: Direct transmission to cells of a molecular signal (phorbol myristate acetate, PMA) via an electronic device. FASEB Journal 9: A227, 1995.

56. Thomas Y, Litime H, Benveniste J: Modulation of human neutrophil activation by “elect-ronic” phorbol myristate acetate (PMA). FASEB Journal 10: A1479, 1996.

57. Thomas Y, Schiff M, Belkadi L, Jurgens P, Kahhak L, Benveniste J: Activation of human neutrophils by electronically transmitted phorbol-myristate acetate. Medical Hypotheses 54: S.33-39, 2000.

58. Trofimow WI, Pawlow IP, Schykina TW, Filimonow WN: MORA-Therapie bei obstruktiven Atemwegserkrankungen. Untersuchungsbericht der Medizinischen Universität St. Petersburg 1997. (Die deutsche Übersetzung aus dem Russischen ist über den Autor erhältlich)

59. Wille A: Bioresonanztherapie (biophysikalische Informationstherapie) bei stotternden Kindern. Forschende Komplementärmedizin & Klassische Naturheilkunde 6, Suppl. 1, S. 50-52, 1999.

Mora療法的成功治療案例

2.1序言

多年來,我已經運用Mora療法治療了好幾百名住院病人和門診病人。 雖然住院病人還得到了其他的物理治療,但是得到了Mora療法的兩類病人的治療效果還是有很強的可比性。

我用Mora療法治療的所有病人之前都有過用過其他的治療方法,但是都失敗了。 因此Mora療法進行了成功治療的每一個病例都表明,相對於之前所有的治療方法,Mora療法有更積極的治療作用。

2.2. 用Mora療法對門診病人的治療病例一:WS,23歲,肌肉與骨骼痛,可能是女性病人在1988年初來到醫院。 初步診斷認為是不明原因的典型的多神經病。 一年前,她曾去野營,住在帳篷裡被凍傷。從那以後,她開始覺得胳膊和腿越來越衰弱,腿的運動力越來越減退。

神經系統方面的檢查排除了患常見的變性神經疾病的可能。 一項一項排除之後,認為可能是患有多發性硬化症。 之前的一位私人醫生曾給患者開過高劑量的維他命和類固醇進行治療。 但是患者決定再也不要接受這種形式的治療,並要求進行順勢療法治療,可是治療沒有達到效果。

Mora檢測出患者身上有很重的汞合金負擔,因為多年來嘴裡有許多的汞合金填充物。

在接下來的月份裡,每14天,之後是每4個星期,病人都來接受一次Mora療法治療。通過病質藥試驗,發現有不同的病毒負荷和牙齒病炕,這也得到了治療。 慢慢地,病人的情況有所改善。

汞合金替換完後,我們注意到,每一次汞合金解毒治療進行後,患者的精神狀態愈來愈好。 每一次Mora療程後,腿部虛弱和衰弱的感覺也表現出明顯適度的得到了改善。 同時治療的間隔也增長到每隔6個星期進行一次。 差不多一年將近結束的時候,汞合金完全從病人的身體排除了。 神經方面的問題實質性地減少了,病人感覺非常好。

1989年的夏天,病人來做最後一次的治療。 神經病式的抱怨完全沒有了。 她開始能承擔滿負荷的工作量,並對工作和學習充​​滿著喜樂。 同年,該患者和朋友到希臘進行背包旅行。

病例二:TA,46歲,這名女性患者頭痛已差不多10年了。 左邊比右邊更痛,但是並不是偏頭痛。 從她的既往病歷來看,其中提到她曾經接受了牙科手術(鑲了她的第一顆金牙),就是在出現頭痛這個問題之前。 口腔檢測顯示,在她牙齒的邊上有一些水銀汞合金填充物和金的鑲嵌物。

檢測也顯示她的床周圍有顯著的電磁干擾場,通過旋轉測試也判斷出在她的血液中有逆時針旋轉,發現她身上有很強的汞合金負荷,同時還有病理的“口頭電池”效應和高電流和高電壓。

肩部的觸診也顯示了整個部位的軟組織中的緊張狀態,而且左肩比右肩嚴重。我們為她共進行了4次的Mora治療。 治療使她的肩部的硬塊減少,之前嚴重被打亂的經脈慢慢地恢復平衡,在左鼻竇裡的確定的干擾場也被去除了,排尿也有所改善。

四次治療之後,患者說她頭不再痛了。 回訪的調查也顯示,患者已經完全擺脫了十年的頭痛,完全康復。

病例三:RA,72歲,在第一次的會診中,患者就抱怨右邊的肩膀、手臂疼痛問題,無法用注射、加熱、支撐、伸展等各種不同的整形外科療法都沒有用。

Mora檢測出患者口腔內的上頜和下頜進行過鑲牙手術,雙臂上的能量狀態也很低。我們為他 進行了6次的Mora治療。 在這些治療過程中,沒有其他的症狀表現出來(除了兩邊肩部和頸部很嚴重的肌硬結,而且右邊比左邊嚴重)。

4次治療之後,R.先生反映,以前那種疼痛的折磨明顯有所緩解,晚上他也能睡著覺了。
6次的治療後,R.先生又可以側著右肩睡覺了。 右肩的疼痛和關節運動的局限性也完全消失了。 後來的回訪發現該病人到現在還很好。

病例四:ZA,65歲,這名女性患者來到我的診所的時候,已經經歷了幾個月的劇痛,疼痛部位包括雙臂、整個軀乾和兩條大腿。 當時到其他醫院就診時檢測出很高的血沉積率,家庭醫生給病人開了類固醇。

當病人最初來我的診所時提到,由於持續疼痛,她不得不每天服用25mg氫化波尼松。 Mora檢查則發現她臂部、腿部和軀幹的肌肉組織都非常軟弱。 肩膀關節、臀和膝蓋也由於肌肉疼痛(否則不會被影響)而出現運動量過少的影響, 病人的心理狀態似乎也受到影響,非常沮喪。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通過一周一次的治療,慢慢地,服用氫化波尼鬆的劑量降低了。 由於床擺放方面的位置,而導致風水病理上的負擔也減少了,病質藥的測試顯示了他身上有兩種柯薩奇病毒,這些病毒也會導致肌肉疼痛。

此外,患者嘴裡有汞合金填充物,而且體內也有實質性的汞合金負擔。 同時,也發現在鑲入的金牙和汞合金填充物之間有“頭口電池”效應, 對糖、小麥和發酵粉有不耐性。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牙齒復原,病人完全不吃她不適合她的食物,慢慢地,病情發生了一些變化,一年的治療之後,病人已經完全康復,沒有疼痛之後,又可以爬樓梯、開車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病人每隔較長的一段時間都會接受Mora檢測。 2年的治療後,Z女士又能打網球,而且能夠從事所有她以前從事的活動了。 從那之後,所有的試驗數值都已經完全正常了。

病例五:ST,8歲,在來到我這的前一年,這個男孩的腳、踝和膝蓋開始有明顯的腫大。 被診斷患有,標準的藥物被使用以停止病情的發展。

不幸的是,這個小患者不能忍受藥物,並且出現很嚴重的大腸出血。 於是必須停藥。
我按一般的程序為他進行Mora治療,包括檢測可能的發病原因,通過病質藥的檢測,發現流行性感冒病毒、百日咳和柯薩奇病毒檢測都呈陽性,至於汞合金的負擔不會太嚴重,風水性的病理壓力則完全沒有。

每兩個星期進行一次Mora治療,持續了好幾個月,也要這個小男孩做一些合適的運動。
治療開始後一年,這個小男孩身體就恢復了。

開始治療的1年半後,我最後一次看到那個男孩。 除了腳踝處還有很小的運動限制以外,這個小病人已經完全恢復了,他所有的試驗數據也正常。

病例六:RK,55歲,患有風濕性關節炎。這位患有風濕性關節炎的女性患者還患有狼瘡,而且慢慢地越來越嚴重。 在病人來我這之前,這兩種病史已有20年。 在治療開始前,病人手和肩膀的運動明顯受限。

此外,透過Mora檢測,也發現她有汞合金以及食物的不耐性反應,在做病質藥的檢測,則有檢測到殘餘的細菌負荷,和不同的流行性感冒病毒。

一開始的治療讓病人感覺病況轉好很多。遺憾的是,我沒有對R女士睡覺的地方進行檢測。 在檢測對電磁壓力的血液測試中,發現了很強的病理讀數。 之前曾占卜她的房子的一位風水占卦師聲稱在她的房子下面發現有一股水流,並告訴病人不要在住在那房子裡面了。 既然我不想跟我的病人說這個,儘管血液顯示有明顯的問題,我還是堅持治療。

遺憾的是,當病人持續地經歷強烈的、沒有任何改變的疼痛時,治​​療迅速就停止了。 這些並不是真正的風濕性關節炎的疼痛,但是它們已經能足夠影響到病人,使她甚至沒有跟我商量,就開始服用更多止痛藥和類固醇。 由於服用了類固醇,患者開始出現腸胃出血。

住院治療了幾個星期後,病人返回到我這裡。 有趣的是,住院的時候她幾乎沒有什麼疼痛,以至於住院期間一點都沒有用風濕性關節炎的治療藥物。

正是因為離開她自己的住所就不在有風濕性疼痛(儘管在醫院有多種處理)的這個經歷,啟發了她尋找“房屋建築生態學”的服務。 她發現在她的住所有不能接受的人工電磁場,並按照我的建議,清除了這些電磁場。

這之後,她的疼痛明顯改善,現在她只需要每8個星期來一次我的診所。 她的這個病例,可能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原因而不是其他的。 現在她不再要吃藥了,她的生活質量很好地提高,現在她可以跟她的丈夫做長途的自然度假了。

病例七:LA,34歲,患有早期風濕性關節炎。這個病人是一個書商,來我這之前的一年半被診斷患有早期風濕性關節炎,他也持續服用對抗療法的抗風濕性藥物,因為身體無法負荷這些藥物,於是到我這裡,開始按照Mora治療協議結束治療。

一開始的會診發現他有風水病理方面的壓力、很強的汞合金負荷、對小麥和雞蛋有不耐性,同時還有高病理的“口頭電池”狀況。

這個病人開始對治療很懷疑,只是慢慢地開始去除汞合金。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他的病情慢慢得到穩定,也可以減少止痛藥的服用量到一天只要兩片水楊酰偶氮碘胺吡啶,而且聖誕期間仍然能夠在他的書店做大量的工作。

新年時,他終於決定對他的住所進行一下“房屋建築生態學”的檢查。 這個檢查發現他商店裡的氖氣燈導致了電磁場穿過他樓上的睡覺房間,也因此干擾了他的健康狀況。在將照明燈換成對人體沒那麼大傷害的燈後,L先生的疼痛很快就得到了改善。 折磨了他很長一段時間的腹瀉也停止了,最後持續的服用止痛藥也停用了。

1年前,L先生最後一次拜訪了我的診所。 他很好,有意思的是,他的妻子患有過敏症,在房子經過處理後,沒有任何治療也就自己好了。

2.3 Mora療法對住院病人的治療

病例一:BS​​,56歲,由於感染帶狀皰疹而導致在胸腔出現嚴重的神經痛(住院但還可以走動)

B先生第一次來我們醫院是在1984年,大約有6年的時間,他忍受著胸腔劇烈的燃燒似的神經痛,這個部位之前曾經感染過帶狀皰疹。 疼痛在左胸,並向前和向上輻射,還有一些絞痛。

病人走訪了一個又一個的醫生,採用了種種不同的治療方法。 最終還做了手術,包括兩根胸神經的阻滯和切斷脊髓丘腦束,不幸的是兩個手術都沒有取得成功。

第一次的Mora評定顯示,該病人身體左上部分對比身體其他部分有很明顯的能量不足,可能是脊神經斷絕的結果,疼痛治療過程包括好幾個星期的Mora治療。 會診是兩星期一次,他的症狀有明顯改善,病人暗示他這些年來第一次感覺疼痛有所減輕。

三個月後,病人因為左胸部位心絞痛似的劇烈疼痛,再度接受Mora治療。這次進行了5次治療,每隔14天以​​上做一次,給病人帶來了最有效的疼痛減輕。 作為Mora療法的輔助治療,第一次增加了帶狀皰疹病質藥治療,這也對原來老的患有帶狀皰疹的地方有所改善。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病人吃的止痛藥明顯比以前少很多,之後的兩年,​​B先生每年來4-5次。 但由於手術,他左上胸部位的能量能量不足不幸未能得到修正,雖然治療期間他左上胸的能量值與最初相比已經明顯改善,疼痛減輕,睡眠質量也提高,取得了很明顯的康復效果。但是在積極治療的3-4個月後,疼痛又出現了。

由於絞痛,病人也去其他醫院做其他不同的檢查,包括綜合的心臟方面的檢查,電腦X光片,血管造影,但是並沒有發現他的冠狀系統有任何病變。

從那以後,B先生在過去的4年裡每年來兩次我們醫院。 他在醫院住5天,每天接受Mora治療(每次的設置不同)。 每次住院快結束時,他的疼痛都明顯改善了,他就回家去。 最初的時候,治療後沒有疼痛的階段大約維持3個月;現在這個時間已經延長到6-8個月。 除了有高血壓,這個要吃藥控制,他的狀況很好,他的疼痛在治療下得到了有效控制。

病例二:ST.H.,62歲,椎間盤手術後綜合疼痛這位62歲的病人在80年代做了​​兩次椎間盤手術。 手術後相當多的疼痛問題一直伴隨著他。 服用鎮痛片,必要的時候甚至用嗎啡派生品。 1985年病人來到我們醫院。 正常的物理治療,比如說體育運動、熱療和按摩之後,就安排用我的Mora療法。

除了兩次的椎間盤手術,很多年前病人還做過一次胃手術,這個手術也在他的傷疤部位給他留下了一個“干擾場”。 在超過4個星期的治療中,大約進行了8次Mora治療,我們成功地減輕了他原先非常嚴重的疼痛,大約減少了50%——根據病人自己的評價。 我們也覺得疼痛的緩解很明顯,因為病人不再需要任何的止痛藥。

Mora治療與傳統的物理治療一起使用,幾週後病人的疼痛真正的減輕了——除了下脊柱明顯的運動機械限制。 從醫院回到家後,大約過了一年,他服用鎮痛藥的劑量明顯減少了。

1994年,St先生最後來了一次我們醫院,期間因為他濫用精神類藥物,導致了一些鬱悶壓抑的症狀,經過6週的Mora治療,每週兩次,並結合精神療法,St先生完全沒有了壓抑沮喪的感覺,疼痛很大大地減輕,不再需要任何的陣痛藥。 離開我們醫院時,他的狀況很好,疼痛症狀也明顯減少了。

病例三:GH,54歲,椎間盤手術病例,並有嚴重的術後遺留問題。病人在1984和1985年做了L4/L5神經節的椎間盤手術,術後有許多後遺症。

在接受Mora治療時,G先生的健康狀況都有了明顯的改善,他離開了醫院。 脊柱的活動性和柔韌性明顯增強。 拉塞格病的關節彎曲,之前是60º,現在不會再異常了。

病例四:WS,54歲,60歲,有脊柱問題。這名女性患者第一次來我們醫院是在1987年。 那次,她有很嚴重的腹部疼痛,在腰椎部位還有脊柱突出問題。

經過5次的Mora治療,腰部的疼痛完全消失,後背疼痛也有所緩解。 這種跡像明顯說明,腰部的手術傷疤所形成的干擾場,是引起腰椎疼痛問題的主要原因,初步治療後,病患表示得到很大的改善。

1991年W太太又一次來到我們醫院,這一次她的腰痛非常厲害,以至於只能快步走,而且腰部明顯的疼痛症狀連帶引起肩膀-手臂綜合症又回來了, 病人說,連脫掉寬鬆的外套和內衣以進行檢查都非常困難。

因為她以前的病史,我初步進行的Mora治療就是去除來自她傷疤組織的干擾場。

第二天,我在電梯裡碰到病人,幾乎認不出她了,因為她站立著,洋溢著輕鬆愉悅的表情,她說,2年來第一次,她在夜晚很快就進入睡眠,而且一覺到天亮,中途都沒有醒過。

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繼續進行了幾次Mora治療。 在進一步的調查中發現了來自她睡覺的地方、由於過多的電磁場而引起的另一個干擾場。於是我們著手消除這個因素。 患者也反應疼痛狀況獲得很大改善。

病例五:RS,32歲,雙腳踝慢性疼痛R先生過去4年一直都保持一種積極的運動生活,由於在足球賽中過於狂熱,他拖著兩個腳踝部位都軟組織受傷的雙腿堅持比賽。 這樣就引起了走路的慢性疼痛,於是為他檢查的整形外科手術醫生決定為他動手術,以拉緊兩邊中間和邊上的韌帶。 不幸的是,由於最初原因引起的疼痛雖然減輕了,但是疤痕處的壓迫性和敏感卻更明顯了。 他不得不穿特製的運動服,甚至這樣,他也只能蹣跚地拖著非常疼痛的雙腿。

兩次Mora治療之後,疤痕已經不再是那麼麻煩的問題了,病人也能更好地行走了。 6次Mora治療之後,R先生走路往來我們醫院,完全不覺得疼痛了。 他的妻子,是在他患病之後才認識的,在整個婚後只看過他跛腳走路,都不能相信治療能達到如此的效果,使他能正常行走。

病例六:TF,72歲,在一次戰爭中受傷後做了大腿切除手術。從那之後,他承受著最劇烈的截肢後的疼痛,必請需要服用大劑量的止痛藥和精神類藥物來緩解,前3年,他心理上已經開始漸漸地變的很不穩定,一直都服用很多的藥物,已經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還喝很多酒。

病人聽了朋友建議來到我們醫院,因為他的朋友有多年的頭痛,在我們這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檢查中,T先生情緒一直很激動和緊張,當我們觸摸他截肢的部位時,他出現陣攣的扭曲反應,導致我們幾乎無法進行進一步的檢查。

在接下來的幾周里,我每兩個星期給病人做一次Mora治療,同時配合心理方面的治療,並且慢慢減少藥物服用,每天2-3片抗抑鬱的藥物Ludomil(50毫克/片)是他唯一需要繼續服用的。

我們一共進行了7次的治療,隨著每一次的治療,T先生變得更平靜了,他身體的疼痛和抵禦性的反應也改善了,只是還有輕微的、刺激的、痙攣似的疼痛, 睡眠也改善了,慢慢地他的精神狀況也穩定下來。 到治療快結束時,T.先生已經康復得盡可能好了,他自己能夠自如地應付剩餘的、相對來說不嚴重的疼痛了。沒有抗抑鬱藥物,他也能整晚睡覺了;他獲得了全新的生活質量。

T.先生的案例還列入了最新的深刻的文獻資料當中。 他的改變成為我與心理學家討論時最好的證明。

3.列舉實例對比Mora療法與傳統療法的花費(略)

4.Mora療法是治療急性和慢性疼痛最有效的方法,用Mora設備評定和治療的原理,就是它能揭示某些傳統的醫學療法或多或少蒙蔽了的疾病圖像。

儘管我們提供的治療方式是高精密的,但是在處理疼痛,特別慢性疼痛上是很艱難、不容易的。 慢性疼痛治療​​需要很多的臨床醫師, 至關重要的是,醫師需要按照患者身體自身的狀況進行療程規劃,如此一來,病人體內的力量才能逐漸地被激活,才有重新調節的可能。

Mora療法,雖然在基本的理論或是治療過程中,都還需要進行更多的檢視,但是,在治療長久使用對抗療法的的疼痛病人身上,取得的顯著效果,也說明Mora療法是用於疼痛治療的明顯而有效的方法。

Mora療法將​​來一定會在“自動控制醫學”領域佔據更大的空間, 以我看來,這種治療方法對社會的價值是無以估量的。

5. 參考文獻目錄1. Harrison’sPrinciplesofInternalMedicine,Bd.I.1987,SchwabeVerlag.
2. Prigonine,I.:DialogmitderNatru.(DialoguewithNature)
1981,PiperVerlag.(Nobelpreis1977)
3. Popp,FA:NeueHorizo​​ntederMedizin.(NewHorizo​​nsisMedicine)1983,HaugVerlag
4. Popp,FA:BiologiedesLichts.(LightBiology)1984,HaugVerlag.
5. Leonhardt,H.:GrundlagenderElektroakupunkturnachVoll.(BasisforElectroacupunctureafterVoll)Vol.I,1977,MLVerlag.
6. Morell,F.:Mora-Therapie.1987,HaugVerlag.
7. HeineH.:AnatomischeStrukturderAkupunkturpunkte.(TheAnatomicalLocationofAcupuncturePoints)In:DeutscheZeitschriftfurAkupunktur(DZA),2/1998.
8. Rasche,E.:DieneueMora-Therapie.(TheNewMora-Therapy)1991,Med-Tronik-Eigenverlag.
9. Hanzl,GS:Vondermorpholo-gischenzurbiokybernetischenMedizin–UberdiebevorstehendeRevolutiondeswissenschaftlichenDenkens.(FromMorphologicaltoBiocyberneticMedicine–AbouttheComingRevolutioninScien-tificThinking)In:Erfahrung-sheilkunde,Vol.38,1989.
10. Siegenthaler,W.:KliischePatho-physiologie.(ClinicalPatho-physiology)1970,ThiemeVerlag.
11. Poeck,K.:Neurologie,LehrbuchfurStudierendeundArzte.(Text-bookforStudentsandDoctors)1972,SpringVerlag.
12. Perger,F.:Herdgeschehen.In:ZentraldokumentationfurNaturheilverfahre.(WorksCentraltoNaruralMethodsofHealing)Vol.III,S.183-187,1992,VGMVerlag.
13. Maes,W.:StreBdurchStromundStrahlung.(StressfromCurrentsandFields)1992,InstitutfurBar-biologieundOkologie,Eigenver-lag.

文章出處:http://www.xiangya.cc/hlzl/hlzl/qk/2011/0413/24339.html

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對過敏性鼻炎脫敏治療的療效分析

                                              《醫藥前沿》2012年第30期        作者: 劉敏

[導讀] 目的觀察生物共振治療儀對過敏性鼻炎進行脫敏治療的臨床療效。

劉敏(河南省濮陽市油田總醫院耳鼻喉科河南濮陽457001) 

【摘要】目的觀察生物共振治療儀對過敏性鼻炎進行脫敏治療的臨床療效。 方法將入選的患者隨機分為兩組,治療組(50例)過敏性鼻炎病人,採用德國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對其進行脫敏治療,對照組(48例)僅口服西替利嗪片, 10 mg qd。 兩組均治療12週。 結果脫敏治療的總有效率為94.00 %;西替利嗪治療的總有效率為91.67%;2組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 結論生物共振治療儀在臨床上可廣泛用於對過敏性鼻炎的治療。

我科自2009年8月至2011年4月應用德國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對過敏性鼻炎進行過敏原檢測及脫敏治療,其中完成療程且資料完整隨訪滿6個月者98例。 現將檢測結果及臨床療效報告如下:

1資料與方法

 1.1治療組方法

 1.1.1一般資料50例患者均為我院耳鼻喉科門診病人,其中男性26例,女性24例;年齡3~70歲,平均年齡37.0歲;病程2月至30年,平均病程15個月。 所有病例均由臨床醫師確診;在過敏原檢測前停止應用抗組胺藥物至少3天,停止系統應用糖皮質激素類藥物至少7天,治療期間不應用抗過敏類藥物。  

1.1.2方法

 1.1.2.1檢測過敏原:使用德國Med-Tzonik公司生產的MORA-super生物共振治療儀。

 1.1.2.2脫敏治療:使用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進行脫敏治療,檢測者依次輸入脫敏治療程序:109、107、77、144、58,表示生物節律調整、淋巴排毒治療、脫敏治療、鼻部治療、支持治療;治療一周一次,連續治療12次為一個療程。

1.2對照組方法48例患者均為我院耳鼻喉科門診病人,其中男性25例,女性23例;年齡3~68歲,平均年齡36.0歲;病程2月至30年,平均病程15個月。 所有病例均由臨床醫師確診;對照組僅口服西替利嗪片,10 mg qd,治療12週。 
        

1.3療效判定根據臨床症狀的改善及停止治療6月內有無復發進行療效判定。 痊癒:過敏症狀完全消失,停止治療6月內無復發;顯效:過敏症狀完全消失,停止治療後復發,但症狀較輕;有效:過敏症狀明顯緩解,但停止治療後再次復發;無效:過敏症狀無明顯改善。

2 結果
   2.1治療結果 見表1。

      2組療效比較

      組別例數痊癒顯效有效無效總有效率(%)
    
      治療組 50 28 10 9 3 94.00
      對照組 48 10 20 14 4 91.67
      經過統計學處理(X2=0 P>0.05),表明兩組之間療效差異有無統計學意義。
2.2不良反應
治療組僅少數患者訴前一次治療當天有口乾及瘙癢加重,但隨著脫敏治療的進行上述症狀消失;對照組20例患者訴頭暈、嗜睡。 所有病例停止治療後均無其他任何不適和不良反應發生。
 
3 討論
過敏性鼻炎又稱變態反應性鼻炎,是目前全球普遍存在的疾患,患病率為10%—25%,該病可導致睡眠紊亂、食慾減退、全身乏力、疲勞、情緒失調、注意力減退和學習障礙。
過敏性鼻炎性是吸入特異性過敏源後由IgE介導,通過釋放組胺或其他化學活性物質誘發的鼻黏膜Ⅰ型變態反應性疾病,臨床以發作性噴嚏、鼻癢、大量水樣清涕、鼻塞、嗅覺減退為主要症狀。
過敏性鼻炎診斷[1]很容易,但治療相當棘手,生物共振脫敏治療是一種新興的治療方法。 生物共振技術的理論基礎是1929年獲得諾貝爾獎的量子物質波理論[2],本次所選取的98例患者,均為臨床確診的患者,脫敏治療,效果顯著。 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脫敏治療原理為:生物共振技術對多形核白細胞及血清白蛋白具有調節作用,對過敏原的波形被逆轉、放大後以治療振動波的形式返回患者體內,將體內存留的過敏原電流振動波,整為正常波形,則機體恢復正常。 
目前臨床上對過敏性疾病脫敏治療方法少​​,脫敏治療時間長、有些方法對患者較大創傷患者不易合作,尤其是婦女和兒童。 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與傳統治療模式不同,安全無痛苦,無任何不良反應,患者無需服用或皮下注射任何藥物,避免了藥物的副作用且不易復發。 本例中過敏性疾病脫敏治療的總有效率94.00 %,說明病情仍有復發現象,說明患者避免過敏物質加脫敏治療並能不完全達到脫敏效果,是否方法需要改進還是與其他藥物聯合治療,還有待進一步研究。 
總之,採用生物共振治療儀治療過敏性鼻炎,主要是通過其調節機體內的陰陽平衡,提高機體免疫功能,鞏固療效,防止複發且不良反應小。 與西替利嗪組比較,總有效率差別不大,但在痊癒率上,有較大優勢,且無頭暈、嗜睡等副作用,對肝腎功能無任何影響,更能為患者接受。 對過敏性鼻炎的治療,中醫藥有自己獨特的方法和優勢[3],能否聯合,更有效地治療過敏性鼻炎,值得探討。 
參考文獻
[1] 顧之燕,董震.變應性鼻炎的診治原則和推薦方案(2004年,蘭州)[J].中華耳鼻咽喉頭頸外科,2005,40(3):166-167.
[2]江向東,黃艷華,等.量子物理學[M].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1,81.
[3]宋芊.李友林.李友林教授運用寒因塞用法治療過敏性鼻炎[J].中醫藥信息,20ll年28(5):69—71.文章出處:http://www.chinaqking.com/yc/2013/303548.html

我與摩拉(Mora)的故事

                           作者 於卿秀(山東文登區三病醫院皮膚護理治療中心)
我與MORA結緣是在2012年2月,院裡引進一台德國產摩拉生物物理治療儀。 也許從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與MORA的緣分。使用MORA已一年有餘,回想這一年多來我感慨萬千。 剛開始我也質疑過MORA的作用,因為不吃藥不打針就能治療讓人頭疼的過敏性疾病,總感覺有點“玄”。 一年多來,我潛心的揣摩、研究、不斷證實,大量康復的病例一次次給了我有力的回答“事實勝於雄辯,療效說明一切”!

一年多來我與患者之間也發生了很多動人的故事。

記得去年三月有一位8歲的小男孩在媽媽的帶領下來到我們科。 媽媽一臉愁容的告訴我,孩子兩年前眼睛開始不停的眨動,還時不時的皺眉歪嘴做出鬼臉一樣的表情。漸漸地孩子變得不愛說話,不與小朋友玩耍,性格越來越內向了。 曾到煙台、濟南等大醫院檢查,都說是抽動症,堅持治療了半年也未有療效。聽朋友介紹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來到我們醫院。

經過MORA檢測他對土豆、黴菌過敏,原來是過敏導致的孩子眼睛不舒服而習慣性的眨動。 脫敏治療了三次後小男孩的眼睛明顯不眨了,精神狀態也有了改變,開始喜歡笑了。 媽媽看到了希望,堅持不懈的帶孩子來院做了兩個療程的脫敏治療,小男孩​​徹底地好了。 本來的天真活潑又重新回到孩子身上。媽媽看到孩子的變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大水泊鎮的王女士過敏性鼻炎四年多。每年四五月份最嚴重,鼻塞、打噴嚏、流鼻涕、頭​​疼,伴憋氣使她徹夜難眠。 吃藥打針,還用了無數偏方都不見療效,疾病折磨的她對生活都失去了信心。在經過MORA過敏原檢測和脫敏治療後,她的鼻炎症狀消失了,用她自己的話說:“我已經好幾年沒這麼痛快的呼吸了”。

還有一位蕁麻疹並十幾年便秘的老大爺,通過MORA的整體調節,不但蕁麻疹好了,十幾年的老便秘也治癒了。 他激動的說:“閨女太感謝你了,不怕你笑話,我以前大便都是老伴幫我用手摳的,為這個病我自己從來不敢單獨出遠門。現在我徹底好了,終於能像個正常人一樣的生活了”! 一張張笑臉,一句句感謝的話,更加激發我對這份工作的熱愛。
諸如此類的病例數不勝數,我不斷的被一例例神奇的效果所折服,不斷的被MORA強大的功能所吸引。 作為見證和實施治療的我,也因此有了一種成功的喜悅,更有一絲淡淡的幸福,不時在心頭縈繞,久久的揮之不去。

文章出處:http://www.wdsbyy.com/a/meirongzhiliao/meirongzhishi/2013/0829/199.html

小兒科專科醫師談Mora-生物能共振儀器

作者:阮慶定醫師

這套來自於德國,屬於整合/順勢(同類療法)/預防醫學/自然療法領域,原創頂級Mora-生物能共振儀器(又稱電子同類療法),軟硬體加周邊配備價值數百萬。Mora-生物能共振,是屬於同類儀器中的重裝備,至於其他同類產品,可說是小巫見大巫,差別在只能「診」一下,無法「治」療;至於Mora-生物能共振,同時具備「診」+「治」兩大功能。

Mora-生物能共振,一路走來有40年的歲月,可以全人、全方位輔助治療病人,德國人敢賣如此高價的儀器,正因為有它的功能和效果。至於你醫生,識不識貨?有錢,要不要買?願不願意買?悉聽尊便,而買了之後,會不會用?使用效果如何?又是一道道難題。

德國科技竟然可以利物理治療共振原理,整合西方醫學、中醫經絡/針灸學、歐洲順勢醫學(同類療法) 、東方醫學、自然醫學、復健醫學、物理學、營養學、巴哈花精、顏色治療、………融會貫通,結合在一起,真令人佩服,所以無疑地,它是東西方醫學整合治療,最佳的整合醫學儀器配備,又不必吃藥/無痛無害/無副作用/無侵入性,只需要吃或喝Mora儀器治療過程中,所配置的客製化糖球或水(專門為個人身體需要所製作,糖球或水就像晶片是載體,攜帶治療的訊息)提昇免疫力、強化自癒力,自我修復,適用於任何年齡/任何病痛,包括過敏、過動、自閉、發展遲緩、任何各種疾病、疼痛…..等等,各式各様難治的病痛。Mora輔助治療的原理,和現有主流醫學(對抗醫學),處理病痛的方法上,是有差別的,醫生們主觀上的看法,限制了對病人治療上的協助。

主流醫學發展到今日,要讓任何治療立即有效,對有些病而言,是有盲點的、有困難的,目前難治或治不好的病,不論病了多久或多少年,有機會運用Mora-生物能共振,可以達成輔助治療的效果,也是給予病人多一種,治療選擇的可行之路。

Mora-生物能共振療法,非常適合用在孩童身上,也非常容易觀察到各式各樣變化和效果,又無痛無害,同步共振調節全人各器官/系統。

文章出處:http://iamsweetrock.pixnet.net/blog/post/142817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