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與健康

b14dfb4530c32b2b96ff48e08119a5cf

圖為位於瑞士的歌德館,是有機建築的重要史蹟

文:雷久南博士(琉璃光雜誌發行人)

一年前我看了一本介紹人智學史丹勒博士所寫的關於建築方面的資料,建築不僅是居住的地方,也會影響人的心識。圓形或孤形的建築能激發星芒體(會影響我們的情感),尖形的建築對人有不好的影響。好的建築能轉換人心,讓說謊的人不說謊,做壞事的人不做壞事,建築可成為天人的「喉嚨」。自從看了史丹勒博士對這個時代的預言,要靠建築轉化人心,我就一心的研究可讓天人說話的建築。建築如何能達到環保、節能,又能提升心識和健康,這是我所想知道的。一年來我接觸到以前所未曾聽說的見解,學到很多,也發覺需要學的更多。

中國建築有很長的歷史,所考慮的是現代人所不了解的。古代的木匠用魯班尺,魯班是古代的一位木匠,他發現尺度有吉祥與不吉祥的,吉祥的尺寸所做出來的傢俱和屋子感覺和諧。目前只有一部份民間的木匠仍用魯班尺。我也拿了魯班尺做研究。用探測術來測能量時,發現「吉祥」的尺度是順時鐘的正能量,「不吉祥」的尺度是逆時鐘的負能量。我們進入某些空間會覺得特別舒適,有些則不舒適,也許與尺寸有關係。

我曾去參觀了一些車庫和儲藏室的展示品,同樣的儲藏室會因尺寸的不同而空間能量不一樣。有些是高能量,有些是負能量。現代建築物一般都沒有考慮到和諧尺寸,也許這是為什麼城市中的感覺是不順的。

中國古代建築都會考慮到「和諧」,屋簷的上彎即是避開向下沖的「殺」氣,看到向上彎的屋簷對心識也有提升的作用。我在Austin認識的一位懂得古印度風水學的建築師George Swanson,據他了解中國的風水學與古印度風水學有相似之處。古印度也有區分「吉祥」和「不吉祥」的尺度和長寬的比例,古印度認為北方和東方是吉祥的方向,南方則是疲倦之氣的來源,西方也不很好,因此古印度的建築南方的牆厚一點,窗開的小一點,而北方和東方的窗開的大一點,房子中間也有天窗,是通風和照明的,屋內也有一小塊與地氣相接的地方。

在中國一般認為南方是好方位,兩個文化為何有這麼大的差別?一個可能是印度的北方是喜瑪拉雅山脈,而喜瑪拉雅山在中國的西南方,這個山脈是高能量的來源,印度是個較熱的國家,朝北較涼爽,風水學會因氣候地理環境有所不同。

二00七年十二月琉璃光在德州奧斯汀舉辦研習營,更深入探討吃住和健康的關係,特別在綠色建築方面邀請到綠建築師George Swanson。

課程中有位同學提問老師是什麼原因,如此深入的探討綠建築和健康的關連。他回答:「三十年前我在美國中部設計了一間節能的房子,一個月的取暖費僅幾塊錢,我用很厚的隔熱體密封著這個房子,這個房子得了獎,然而我忽略了地毯化學毒素釋放的污染問題,因為房子不透氣,這些化學污染使我當時的妻子生病,小孩因而病死。之後我就去德國學習建築生物學,(Bau-biologie building biology)」。我終於明白George對綠建築熱衷的原動力。

建築生物學在德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興起的,那時有心之士看到生態的破壞和緊接著工業發展所引起的環境問題,而倡導建築生物學。德國對健康和建築的密切關連的認知相當普及,只要病人有醫生證明他所居住的房子是引起他生病的原因,政府會出錢重新裝修,德國是社會醫療制度,政府發現出錢改裝成無毒的住家是最經濟的。George說荷蘭阿姆斯特丹有家公司的建築是完全合乎健康原則,那家公司的員工不請病假。

德國還有一項規定,工人不許一天之內站在水泥地上超過一小時的工作時間,人站在水泥地上容易疲倦,因為水泥導電,電池放在上面會漏電,人也會漏電,George在他的書中提到補救的方法,第一是在鋪水泥之前地面鋪上碎木和水泥的混和,這樣水泥會從木頭那兒吸電,或者在水泥上面塗上一層薄的氧化鎂水泥或氧化鎂的板子(Mgo Board)。

建築生物學在一九八七年傳播到美國,他們最關注的是建築業如何避免危害健康的最常見的問題: 1. 霉 2. 材料釋放出的化學藥劑 3. 玻璃纖維 4. 電磁波和無線電波以及微波,其中任何一個問題都會引起嚴重的健康問題,如敏感、頭痛、慢性疲乏症、長期疼痛、慢性肺部感染,甚至於癌症。許多人沒有覺察到健康問題可能來自住家或工作環境。一旦生病的原因去除後病就好了。

建築材料釋放出的化學藥劑一般人比較熟悉,油漆、膠等都可能是問題。玻璃纖維是目前最常用的隔熱(冷)體,它的短處不透氣,容易受潮,受潮之後不容易乾,製造生霉的環境。同時受潮之後,隔熱(冷)功能減少,在寒冷的地方(華氏二十度以下)隔冷功效大打折扣,住家的舒適與室內溫度的調節相關,也與健康有關,一天內溫差最好不要太大,在設計屋子時就要選擇透氣又能調整溫度的牆才能冬暖夏涼。也注意陽光的照射好比冬天的陽光從向南的窗戶屋簷下進來,夏天的太陽在天空較高則被屋簷擋住,冬天取暖最舒適的暖氣是來自牆或地板內裝的熱水管(牆的暖氣是最舒適),如果熱天去暑氣,可以利用冷水管子吸熱。

一般在美國的暖氣設備是來自熱風(Forced Air),這種暖氣對健康不是很好,研究這方面的專家認為有五項缺點: 1. 只熱皮膚表面,骨頭仍是冷的。放射性的暖氣如熱水管火爐是長波熱,可暖到骨頭。當皮膚和骨頭有溫差時,人體會進入緊急狀態,如果溫差四度以上,人會死。住在熱風暖氣設備的屋子往往仍覺得冷。 2. 牆和牆之間以及地板和天花板之間溫差很大,人住著不舒服。 3. 空氣流動量大,人住的也不舒服。 4. 減少空氣中有益的負離子。 5. 灰塵和霉菌被吹到空氣中。一般的冷氣也是只冷皮膚,如果用冷水管釋放性的冷氣,則會涼到骨頭,站在瀑布前的清涼或海邊的清涼就是這種長波的涼。多年前安.威格摩爾醫生介紹一個簡單的去暑的方法,就是將腳浸泡在冷水桶裏,我當時住波士頓,夏天很熱,又沒有風扇或冷氣,發現這個方法很好用。

建築業對維護生態環保、健康和社會和諧是關鍵性的,希望專業人士打開視野能多方面考慮,而不只是單方面考慮節能、經濟因素等等,建築生物學和古風水學能提供一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