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類療法介紹

目前西醫對傳染病及多種慢性病的治療日漸失效,而且研發新的特效藥,其成本通常極為昂貴,使得一度終止發展的順勢療法又重新崛起;自20世紀60年代初期順勢療法陸續興起,疇至21世紀其發展更為迅速。 所謂的順勢療法又稱為同類療法, 英文為homeopathy,這個名詞是由兩個希臘文字組成,其homoeo的意思是”相同”以及pathos的意思是”疾病”,英文的整體意思是”與疾病相同”;顧名思義順勢療法的治療概念是”相同者能治愈”,英文為:like cure like。

該理論是由德國醫生哈尼曼(Dr. Christian FrederichSamuel Hahnemann,公元1755〜1843年)從古代刊物中發掘出來,經過多年的研究和實驗,終於正式確立該療法的理論,並發現了使用稀釋療劑治療的方法,他稱這個療法為順勢療法(homeopathy),與西醫對抗療法(allopathy)形成一強烈對比。

現今西醫的醫療方式大部分是採用​​遏抑(suppression)與舒緩(palliation)方法者較多。 所謂遏抑(suppression),是指把症狀抑制下去,但常會出現更難醫治的症狀,致使整體健康下降,最典型的例子,是對於患了濕疹的病患,醫師常用類固醇把該症狀遏制下去,然而,再過一陣子濕疹卻常會復發,此時,醫師會再用更強的內服或吸服式類固醇藥劑, 把症狀再次遏制下去,如此周而復始地長時服用,終而使病患的免疫系統受到損壞;另一種例子,是高血壓問題,以藥物降低了血壓,結果微血管雖然擴張而減少血阻力,但卻造成血液循環不足,腎功能欠佳,性功能變差;血壓增高,其中的原因是血管收縮變窄,為身體正常的「補償機能」,本應是要增加血流量和血壓,該藥物卻粗暴的破壞了平衡。

又另一種例子,身體受到損傷時,會出現發炎反應,發炎的四大症狀,是紅、腫、熱、痛,原來都是有益身體自療的反應,紅是增加血液循環去修補細胞組織,腫是血液從血管內滲透到血管外的受傷組織,血液暫時堆積做保護軟墊,所以會腫,熱是血液循環加快的自然效果,痛是叫病人減少活動,以利復原,這個時候,給病人服用消炎藥來遏制症狀,實際上是減緩病人身體修復過程;遏抑法,嚴格來說,不算是治療,但不幸地,卻是現今醫療的主流方法;病人常以為暫時用化學藥物把不適症狀控制了之後,再用中醫或自然療法來做調理;聽起來很合理,但實際上,某些化學藥物不只是「控制」還加上了「破壞」,因而妨礙身體的自療功能。

所謂舒緩(palliation),是指把不適症狀減輕,但卻不是根治疾病;身體冷了,利用暖水袋把身體暖和起來,但卻不會提高身體本身的體溫調節機能;嚴重頭痛利用止痛藥,把身體原先的痛楚警示訊號截斷,讓身體不感覺到疼痛,但對痛的來源或病原卻更難去追查;此有如心情不好,以看喜劇來把不快樂暫時忘記,這些都是紓緩的方法;在強烈不適時,紓緩方法可以治標,但卻不能治本;因此,長遠來說,紓緩不是最理想的方法。

然有鑑於上述治療方法,仍會損害身體健康,造成身體的自療機能變差,因而患病時需要較冗長的恢復期;所以近來醫學界認為較理想的醫療方式,是能夠強調再生的療法(regenerative),其以加強身體本身的抗病力或自愈力,在疾病治癒之後,再提升身體整體健康;舉例來說,如身體發炎,用冷、熱水交替敷於患處,剌激患處的血液循環;身體發燒,就多喝水,來個溫水浴,出個汗,把病驅走;中醫的「辯證論治」或西醫免疫治療的施打疫苗,也是「再生療法」的應用;故真正的治療都應該是治本的,而順勢療法則是著重整體平衡的一種「再生療法」。

有關同類療法若再做更深入的說明,其原理是以「同類治療同類(Likes cure likes)」,例如,紅蔥(或稱為洋蔥)會使人打噴嚏、流淚、過敏等症狀,卻可以用來治療生病引起的噴嚏、流淚、過敏等症狀。 在主流醫學中亦有應用以「同類治療同類(Likescure likes)」,即所謂的疫苗,疫苗除了應用在預防傳染病,也應用於治療疾病,如蛇毒血清的應用;又如近年來,由中國台灣中央研究院翁啟惠院長所領導的研究團隊,即研發出具有治療效果的「乳癌疫苗」,對末期患者的療效高達80% (10位受測患者追踪5年後,只有2位複發),其治療原理,是以癌細胞的多醣體作為抗原(antigen),剌激人體免疫系統,強化人體的免疫力,啟動自然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讓體內免疫系統摧毀癌細胞,達到治療目的。

正常情況下,病理因素的剌激,使人體接受剌激訊號後,即可發現威脅,啟動各種免疫系統而做出適當的反應。 人體的免疫系統需要經過層層機轉,才能逐步形成特異性的免疫反應,此過程非常重要的部分,即在收集「情報」認清敵人;如果因為種種因素使這個過程發生問題,可能發生看不清敵人(如坐視癌細胞的擴散),或敵我不分(免疫系統對正常與不正常之細胞都攻擊),或過度反應(過敏)等等問題。

同類療法,主要係使人體受到剌激,以獲得更清楚的「情報」(如病原特徵),引導人體的自癒能力發揮作用(例如啟動殺手細胞摧毀癌細胞)。 當作戰的「情報」與「信息」 越清楚時,越能夠以最少的資源,在最小的傷害與最快的時間內,更精準地達到清除威脅的目的。 所以訊息(情報與信息)是啟動自我療愈能力的原動力,更是使該自愈能力發揮適當作用的關鍵因素。 過敏症狀,如打噴嚏、流鼻水、咳嗽排痰等,是人體希望將過敏原排除的自衛反應,如果不能達到目的,或者受到過敏原持續的剌激,過敏的症狀將不斷發生,直到去除威脅為止。 當這些威脅的訊息,不能被清楚辨​​識,或誤認時,可能引起人體過度防衛,造成嚴重的過敏症狀。 結果這些反應,往往比過敏原本身對人體造成更嚴重的傷害或困擾。 但如果有「更精確的訊息」,只針對真正的威脅做有效的反應,將可使情況大幅改善。 這有如在戰場上,如果有了「精確的情報與信息」,就可以使用鎖定目標的導向飛彈以精確摧毀真正目標,以避免因地毯式的瘋狂濫炸而傷及無辜。

過敏現象(或自體免疫),就如同人體防衛系統的狂轟濫炸,破壞力大,也傷及無辜的正常細胞,卻不一定能夠正確摧毀不正常細胞或外來侵入的癌細胞、細菌、病毒等。 所以解決之道,就是協助人體掌握更精確的訊息,引導正確的防衛反應,使自體的傷害可以在最小的情況下,達到去除威脅目的。 順勢療法或同類療法(homeopathy)之所以能處理過敏問題,即在提供人體更精確的訊息剌激,啟動適當的自愈力。

在同類療法發展的歷史中,發現經稀釋震盪過的物質,同樣可以剌激人體引發類似症狀並啟動自愈力,同時因原物質(例如汞)毒性的稀釋,減少對人體的毒性。 同類療法「勢能」的概念,就是代表製劑的製作過程中,對原物質(如水或酒精)所做的稀釋濃度與震盪次數。 「勢能」越高代表稀釋與震蕩的過程數越多,例如,400X(或D400)代表每回以1 : 9比例稀釋且震盪10次,重複了400回的稀釋與震盪後,所製成的同類療法製劑。 當同類療法製劑的「勢能」提高到某個程度時(例如:30X時,濃度為10的負30次方)製劑中已幾乎無所謂的原物質分子的存在,但是其作用仍然存在,所以不會殘留毒性而引起副作用。 另外亦發現,經過越多次稀釋震盪過程,所做成的製劑,其治療效果   會越大。                               (作者為鄭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