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狀腺癌原是汞齊作祟 Mora 同類製劑助復原一臂之力

IMG_7842

這個個案是我的父親,他非常喜歡吃深海魚,還有生魚片,102年時去醫院檢查發現得了甲狀腺癌,當時超音波檢測腫瘤約1.4公分,隔天我幫他檢測,測出他對汞齊有反應,而這也不意外,因為他有多顆牙齒都有補過汞齊。

經過Mora(註一)一項一項地檢測,發現他對碘化鈣有反應,我本來手邊是沒有碘化鈣的,但是剛好前一位病人有需要,我特地從奧地利進口這個同類製劑,沒想到這個病人後來跑去開刀沒有用到,反而是我的父親受惠。

我父親對於這種能量的東西雖然半信半疑,但是當時也沒有其他方法,所以他就開始服用Amalganum 1M及 Calcarea Iodata 1CM,結果相隔兩個月開刀後,醫師的病理報告指出腫瘤直徑變成零點八公分。

我當時請教學長,他說在超音波上看到的東西和病理結果應該沒有太大差異,所以他也認為腫瘤變小是有意義的。

我自己認為,這種排毒的東西,勢能愈高,對應的震盪頻率也會越大。 在物理學有關電磁波的頻率越高代表能量越大,其公式為E二hf(h:普郎克常數;f :頻率)而推導出頻率越高則能量越高的理論。 所以高勢能的同類療法製劑的能量較大,可以產生較強、較深入的剌激,更容易直達人體的訊息感受中樞,或使訊息的特徵越明顯,越能清楚辨識威脅,因此可以產生更好的效果。

我將經過醋和酒震盪過的同類製劑,讓父親使用,由於持續震盪,勢能有可能更高,不過,病人都沒有反應過有任何副作用,我個人認為,這種常態性服用液態的同類製劑,就像是經常告訴你什麼是後該搭公車了,一次又一次地刺激告知訊息,身體就會慢慢地有反應。

我父親手術後繼續服用Hypericum Perforatum 10M(曾有動物實驗以老鼠的sciatic nerve 做對照組研究 : CONCLUSION:Hyperium improves functional recovery of peripheral nerve regeneration in rats),主刀醫師認為我父親傷口恢復得非常好。之後以MORA Super+的穴診儀檢測幫助其原本不正常的經絡,而點檢測數值也恢復到正常範圍。

(口述:鄭醫師)

 (註一)德國 MORA® 生物能系統屬於生物能量醫學,生物能量醫學即研究生物體內能量訊息的變化,並運用在診斷疾病上,以電子儀器偵測人體電子訊息,或是生物能量。根據物質波理論,物質具有表現極微細共振的物質碼超微細振動的特定訊號,任何物質,無論是有機體或無機體均具有特定的物理訊號。簡而言之,它是用“生物自體共振”的醫療方式,藉由人體自有的微量磁場之共振,以反轉病理訊息的方式,引發人體的「自癒能力」。

 MORA® 儀器己儲存高達約 15,000 種數位化物質波之電子頻率、包括草本植物、細菌、病毒、環境毒素、食物、藥物、過敏原、營養保健食品、同類療法、病理製劑、器官製劑等,可透過共振頻率檢測出體內相關之有害及有益之物質波。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 Mora Club、編者及作者無涉。如果您需要具體的建議,請諮詢專業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