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a療法的成功治療案例

2.1序言

多年來,我已經運用Mora療法治療了好幾百名住院病人和門診病人。 雖然住院病人還得到了其他的物理治療,但是得到了Mora療法的兩類病人的治療效果還是有很強的可比性。

我用Mora療法治療的所有病人之前都有過用過其他的治療方法,但是都失敗了。 因此Mora療法進行了成功治療的每一個病例都表明,相對於之前所有的治療方法,Mora療法有更積極的治療作用。

2.2. 用Mora療法對門診病人的治療病例一:WS,23歲,肌肉與骨骼痛,可能是女性病人在1988年初來到醫院。 初步診斷認為是不明原因的典型的多神經病。 一年前,她曾去野營,住在帳篷裡被凍傷。從那以後,她開始覺得胳膊和腿越來越衰弱,腿的運動力越來越減退。

神經系統方面的檢查排除了患常見的變性神經疾病的可能。 一項一項排除之後,認為可能是患有多發性硬化症。 之前的一位私人醫生曾給患者開過高劑量的維他命和類固醇進行治療。 但是患者決定再也不要接受這種形式的治療,並要求進行順勢療法治療,可是治療沒有達到效果。

Mora檢測出患者身上有很重的汞合金負擔,因為多年來嘴裡有許多的汞合金填充物。

在接下來的月份裡,每14天,之後是每4個星期,病人都來接受一次Mora療法治療。通過病質藥試驗,發現有不同的病毒負荷和牙齒病炕,這也得到了治療。 慢慢地,病人的情況有所改善。

汞合金替換完後,我們注意到,每一次汞合金解毒治療進行後,患者的精神狀態愈來愈好。 每一次Mora療程後,腿部虛弱和衰弱的感覺也表現出明顯適度的得到了改善。 同時治療的間隔也增長到每隔6個星期進行一次。 差不多一年將近結束的時候,汞合金完全從病人的身體排除了。 神經方面的問題實質性地減少了,病人感覺非常好。

1989年的夏天,病人來做最後一次的治療。 神經病式的抱怨完全沒有了。 她開始能承擔滿負荷的工作量,並對工作和學習充​​滿著喜樂。 同年,該患者和朋友到希臘進行背包旅行。

病例二:TA,46歲,這名女性患者頭痛已差不多10年了。 左邊比右邊更痛,但是並不是偏頭痛。 從她的既往病歷來看,其中提到她曾經接受了牙科手術(鑲了她的第一顆金牙),就是在出現頭痛這個問題之前。 口腔檢測顯示,在她牙齒的邊上有一些水銀汞合金填充物和金的鑲嵌物。

檢測也顯示她的床周圍有顯著的電磁干擾場,通過旋轉測試也判斷出在她的血液中有逆時針旋轉,發現她身上有很強的汞合金負荷,同時還有病理的“口頭電池”效應和高電流和高電壓。

肩部的觸診也顯示了整個部位的軟組織中的緊張狀態,而且左肩比右肩嚴重。我們為她共進行了4次的Mora治療。 治療使她的肩部的硬塊減少,之前嚴重被打亂的經脈慢慢地恢復平衡,在左鼻竇裡的確定的干擾場也被去除了,排尿也有所改善。

四次治療之後,患者說她頭不再痛了。 回訪的調查也顯示,患者已經完全擺脫了十年的頭痛,完全康復。

病例三:RA,72歲,在第一次的會診中,患者就抱怨右邊的肩膀、手臂疼痛問題,無法用注射、加熱、支撐、伸展等各種不同的整形外科療法都沒有用。

Mora檢測出患者口腔內的上頜和下頜進行過鑲牙手術,雙臂上的能量狀態也很低。我們為他 進行了6次的Mora治療。 在這些治療過程中,沒有其他的症狀表現出來(除了兩邊肩部和頸部很嚴重的肌硬結,而且右邊比左邊嚴重)。

4次治療之後,R.先生反映,以前那種疼痛的折磨明顯有所緩解,晚上他也能睡著覺了。
6次的治療後,R.先生又可以側著右肩睡覺了。 右肩的疼痛和關節運動的局限性也完全消失了。 後來的回訪發現該病人到現在還很好。

病例四:ZA,65歲,這名女性患者來到我的診所的時候,已經經歷了幾個月的劇痛,疼痛部位包括雙臂、整個軀乾和兩條大腿。 當時到其他醫院就診時檢測出很高的血沉積率,家庭醫生給病人開了類固醇。

當病人最初來我的診所時提到,由於持續疼痛,她不得不每天服用25mg氫化波尼松。 Mora檢查則發現她臂部、腿部和軀幹的肌肉組織都非常軟弱。 肩膀關節、臀和膝蓋也由於肌肉疼痛(否則不會被影響)而出現運動量過少的影響, 病人的心理狀態似乎也受到影響,非常沮喪。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通過一周一次的治療,慢慢地,服用氫化波尼鬆的劑量降低了。 由於床擺放方面的位置,而導致風水病理上的負擔也減少了,病質藥的測試顯示了他身上有兩種柯薩奇病毒,這些病毒也會導致肌肉疼痛。

此外,患者嘴裡有汞合金填充物,而且體內也有實質性的汞合金負擔。 同時,也發現在鑲入的金牙和汞合金填充物之間有“頭口電池”效應, 對糖、小麥和發酵粉有不耐性。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牙齒復原,病人完全不吃她不適合她的食物,慢慢地,病情發生了一些變化,一年的治療之後,病人已經完全康復,沒有疼痛之後,又可以爬樓梯、開車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病人每隔較長的一段時間都會接受Mora檢測。 2年的治療後,Z女士又能打網球,而且能夠從事所有她以前從事的活動了。 從那之後,所有的試驗數值都已經完全正常了。

病例五:ST,8歲,在來到我這的前一年,這個男孩的腳、踝和膝蓋開始有明顯的腫大。 被診斷患有,標準的藥物被使用以停止病情的發展。

不幸的是,這個小患者不能忍受藥物,並且出現很嚴重的大腸出血。 於是必須停藥。
我按一般的程序為他進行Mora治療,包括檢測可能的發病原因,通過病質藥的檢測,發現流行性感冒病毒、百日咳和柯薩奇病毒檢測都呈陽性,至於汞合金的負擔不會太嚴重,風水性的病理壓力則完全沒有。

每兩個星期進行一次Mora治療,持續了好幾個月,也要這個小男孩做一些合適的運動。
治療開始後一年,這個小男孩身體就恢復了。

開始治療的1年半後,我最後一次看到那個男孩。 除了腳踝處還有很小的運動限制以外,這個小病人已經完全恢復了,他所有的試驗數據也正常。

病例六:RK,55歲,患有風濕性關節炎。這位患有風濕性關節炎的女性患者還患有狼瘡,而且慢慢地越來越嚴重。 在病人來我這之前,這兩種病史已有20年。 在治療開始前,病人手和肩膀的運動明顯受限。

此外,透過Mora檢測,也發現她有汞合金以及食物的不耐性反應,在做病質藥的檢測,則有檢測到殘餘的細菌負荷,和不同的流行性感冒病毒。

一開始的治療讓病人感覺病況轉好很多。遺憾的是,我沒有對R女士睡覺的地方進行檢測。 在檢測對電磁壓力的血液測試中,發現了很強的病理讀數。 之前曾占卜她的房子的一位風水占卦師聲稱在她的房子下面發現有一股水流,並告訴病人不要在住在那房子裡面了。 既然我不想跟我的病人說這個,儘管血液顯示有明顯的問題,我還是堅持治療。

遺憾的是,當病人持續地經歷強烈的、沒有任何改變的疼痛時,治​​療迅速就停止了。 這些並不是真正的風濕性關節炎的疼痛,但是它們已經能足夠影響到病人,使她甚至沒有跟我商量,就開始服用更多止痛藥和類固醇。 由於服用了類固醇,患者開始出現腸胃出血。

住院治療了幾個星期後,病人返回到我這裡。 有趣的是,住院的時候她幾乎沒有什麼疼痛,以至於住院期間一點都沒有用風濕性關節炎的治療藥物。

正是因為離開她自己的住所就不在有風濕性疼痛(儘管在醫院有多種處理)的這個經歷,啟發了她尋找“房屋建築生態學”的服務。 她發現在她的住所有不能接受的人工電磁場,並按照我的建議,清除了這些電磁場。

這之後,她的疼痛明顯改善,現在她只需要每8個星期來一次我的診所。 她的這個病例,可能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原因而不是其他的。 現在她不再要吃藥了,她的生活質量很好地提高,現在她可以跟她的丈夫做長途的自然度假了。

病例七:LA,34歲,患有早期風濕性關節炎。這個病人是一個書商,來我這之前的一年半被診斷患有早期風濕性關節炎,他也持續服用對抗療法的抗風濕性藥物,因為身體無法負荷這些藥物,於是到我這裡,開始按照Mora治療協議結束治療。

一開始的會診發現他有風水病理方面的壓力、很強的汞合金負荷、對小麥和雞蛋有不耐性,同時還有高病理的“口頭電池”狀況。

這個病人開始對治療很懷疑,只是慢慢地開始去除汞合金。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他的病情慢慢得到穩定,也可以減少止痛藥的服用量到一天只要兩片水楊酰偶氮碘胺吡啶,而且聖誕期間仍然能夠在他的書店做大量的工作。

新年時,他終於決定對他的住所進行一下“房屋建築生態學”的檢查。 這個檢查發現他商店裡的氖氣燈導致了電磁場穿過他樓上的睡覺房間,也因此干擾了他的健康狀況。在將照明燈換成對人體沒那麼大傷害的燈後,L先生的疼痛很快就得到了改善。 折磨了他很長一段時間的腹瀉也停止了,最後持續的服用止痛藥也停用了。

1年前,L先生最後一次拜訪了我的診所。 他很好,有意思的是,他的妻子患有過敏症,在房子經過處理後,沒有任何治療也就自己好了。

2.3 Mora療法對住院病人的治療

病例一:BS​​,56歲,由於感染帶狀皰疹而導致在胸腔出現嚴重的神經痛(住院但還可以走動)

B先生第一次來我們醫院是在1984年,大約有6年的時間,他忍受著胸腔劇烈的燃燒似的神經痛,這個部位之前曾經感染過帶狀皰疹。 疼痛在左胸,並向前和向上輻射,還有一些絞痛。

病人走訪了一個又一個的醫生,採用了種種不同的治療方法。 最終還做了手術,包括兩根胸神經的阻滯和切斷脊髓丘腦束,不幸的是兩個手術都沒有取得成功。

第一次的Mora評定顯示,該病人身體左上部分對比身體其他部分有很明顯的能量不足,可能是脊神經斷絕的結果,疼痛治療過程包括好幾個星期的Mora治療。 會診是兩星期一次,他的症狀有明顯改善,病人暗示他這些年來第一次感覺疼痛有所減輕。

三個月後,病人因為左胸部位心絞痛似的劇烈疼痛,再度接受Mora治療。這次進行了5次治療,每隔14天以​​上做一次,給病人帶來了最有效的疼痛減輕。 作為Mora療法的輔助治療,第一次增加了帶狀皰疹病質藥治療,這也對原來老的患有帶狀皰疹的地方有所改善。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病人吃的止痛藥明顯比以前少很多,之後的兩年,​​B先生每年來4-5次。 但由於手術,他左上胸部位的能量能量不足不幸未能得到修正,雖然治療期間他左上胸的能量值與最初相比已經明顯改善,疼痛減輕,睡眠質量也提高,取得了很明顯的康復效果。但是在積極治療的3-4個月後,疼痛又出現了。

由於絞痛,病人也去其他醫院做其他不同的檢查,包括綜合的心臟方面的檢查,電腦X光片,血管造影,但是並沒有發現他的冠狀系統有任何病變。

從那以後,B先生在過去的4年裡每年來兩次我們醫院。 他在醫院住5天,每天接受Mora治療(每次的設置不同)。 每次住院快結束時,他的疼痛都明顯改善了,他就回家去。 最初的時候,治療後沒有疼痛的階段大約維持3個月;現在這個時間已經延長到6-8個月。 除了有高血壓,這個要吃藥控制,他的狀況很好,他的疼痛在治療下得到了有效控制。

病例二:ST.H.,62歲,椎間盤手術後綜合疼痛這位62歲的病人在80年代做了​​兩次椎間盤手術。 手術後相當多的疼痛問題一直伴隨著他。 服用鎮痛片,必要的時候甚至用嗎啡派生品。 1985年病人來到我們醫院。 正常的物理治療,比如說體育運動、熱療和按摩之後,就安排用我的Mora療法。

除了兩次的椎間盤手術,很多年前病人還做過一次胃手術,這個手術也在他的傷疤部位給他留下了一個“干擾場”。 在超過4個星期的治療中,大約進行了8次Mora治療,我們成功地減輕了他原先非常嚴重的疼痛,大約減少了50%——根據病人自己的評價。 我們也覺得疼痛的緩解很明顯,因為病人不再需要任何的止痛藥。

Mora治療與傳統的物理治療一起使用,幾週後病人的疼痛真正的減輕了——除了下脊柱明顯的運動機械限制。 從醫院回到家後,大約過了一年,他服用鎮痛藥的劑量明顯減少了。

1994年,St先生最後來了一次我們醫院,期間因為他濫用精神類藥物,導致了一些鬱悶壓抑的症狀,經過6週的Mora治療,每週兩次,並結合精神療法,St先生完全沒有了壓抑沮喪的感覺,疼痛很大大地減輕,不再需要任何的陣痛藥。 離開我們醫院時,他的狀況很好,疼痛症狀也明顯減少了。

病例三:GH,54歲,椎間盤手術病例,並有嚴重的術後遺留問題。病人在1984和1985年做了L4/L5神經節的椎間盤手術,術後有許多後遺症。

在接受Mora治療時,G先生的健康狀況都有了明顯的改善,他離開了醫院。 脊柱的活動性和柔韌性明顯增強。 拉塞格病的關節彎曲,之前是60º,現在不會再異常了。

病例四:WS,54歲,60歲,有脊柱問題。這名女性患者第一次來我們醫院是在1987年。 那次,她有很嚴重的腹部疼痛,在腰椎部位還有脊柱突出問題。

經過5次的Mora治療,腰部的疼痛完全消失,後背疼痛也有所緩解。 這種跡像明顯說明,腰部的手術傷疤所形成的干擾場,是引起腰椎疼痛問題的主要原因,初步治療後,病患表示得到很大的改善。

1991年W太太又一次來到我們醫院,這一次她的腰痛非常厲害,以至於只能快步走,而且腰部明顯的疼痛症狀連帶引起肩膀-手臂綜合症又回來了, 病人說,連脫掉寬鬆的外套和內衣以進行檢查都非常困難。

因為她以前的病史,我初步進行的Mora治療就是去除來自她傷疤組織的干擾場。

第二天,我在電梯裡碰到病人,幾乎認不出她了,因為她站立著,洋溢著輕鬆愉悅的表情,她說,2年來第一次,她在夜晚很快就進入睡眠,而且一覺到天亮,中途都沒有醒過。

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繼續進行了幾次Mora治療。 在進一步的調查中發現了來自她睡覺的地方、由於過多的電磁場而引起的另一個干擾場。於是我們著手消除這個因素。 患者也反應疼痛狀況獲得很大改善。

病例五:RS,32歲,雙腳踝慢性疼痛R先生過去4年一直都保持一種積極的運動生活,由於在足球賽中過於狂熱,他拖著兩個腳踝部位都軟組織受傷的雙腿堅持比賽。 這樣就引起了走路的慢性疼痛,於是為他檢查的整形外科手術醫生決定為他動手術,以拉緊兩邊中間和邊上的韌帶。 不幸的是,由於最初原因引起的疼痛雖然減輕了,但是疤痕處的壓迫性和敏感卻更明顯了。 他不得不穿特製的運動服,甚至這樣,他也只能蹣跚地拖著非常疼痛的雙腿。

兩次Mora治療之後,疤痕已經不再是那麼麻煩的問題了,病人也能更好地行走了。 6次Mora治療之後,R先生走路往來我們醫院,完全不覺得疼痛了。 他的妻子,是在他患病之後才認識的,在整個婚後只看過他跛腳走路,都不能相信治療能達到如此的效果,使他能正常行走。

病例六:TF,72歲,在一次戰爭中受傷後做了大腿切除手術。從那之後,他承受著最劇烈的截肢後的疼痛,必請需要服用大劑量的止痛藥和精神類藥物來緩解,前3年,他心理上已經開始漸漸地變的很不穩定,一直都服用很多的藥物,已經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還喝很多酒。

病人聽了朋友建議來到我們醫院,因為他的朋友有多年的頭痛,在我們這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檢查中,T先生情緒一直很激動和緊張,當我們觸摸他截肢的部位時,他出現陣攣的扭曲反應,導致我們幾乎無法進行進一步的檢查。

在接下來的幾周里,我每兩個星期給病人做一次Mora治療,同時配合心理方面的治療,並且慢慢減少藥物服用,每天2-3片抗抑鬱的藥物Ludomil(50毫克/片)是他唯一需要繼續服用的。

我們一共進行了7次的治療,隨著每一次的治療,T先生變得更平靜了,他身體的疼痛和抵禦性的反應也改善了,只是還有輕微的、刺激的、痙攣似的疼痛, 睡眠也改善了,慢慢地他的精神狀況也穩定下來。 到治療快結束時,T.先生已經康復得盡可能好了,他自己能夠自如地應付剩餘的、相對來說不嚴重的疼痛了。沒有抗抑鬱藥物,他也能整晚睡覺了;他獲得了全新的生活質量。

T.先生的案例還列入了最新的深刻的文獻資料當中。 他的改變成為我與心理學家討論時最好的證明。

3.列舉實例對比Mora療法與傳統療法的花費(略)

4.Mora療法是治療急性和慢性疼痛最有效的方法,用Mora設備評定和治療的原理,就是它能揭示某些傳統的醫學療法或多或少蒙蔽了的疾病圖像。

儘管我們提供的治療方式是高精密的,但是在處理疼痛,特別慢性疼痛上是很艱難、不容易的。 慢性疼痛治療​​需要很多的臨床醫師, 至關重要的是,醫師需要按照患者身體自身的狀況進行療程規劃,如此一來,病人體內的力量才能逐漸地被激活,才有重新調節的可能。

Mora療法,雖然在基本的理論或是治療過程中,都還需要進行更多的檢視,但是,在治療長久使用對抗療法的的疼痛病人身上,取得的顯著效果,也說明Mora療法是用於疼痛治療的明顯而有效的方法。

Mora療法將​​來一定會在“自動控制醫學”領域佔據更大的空間, 以我看來,這種治療方法對社會的價值是無以估量的。

5. 參考文獻目錄1. Harrison’sPrinciplesofInternalMedicine,Bd.I.1987,SchwabeVerlag.
2. Prigonine,I.:DialogmitderNatru.(DialoguewithNature)
1981,PiperVerlag.(Nobelpreis1977)
3. Popp,FA:NeueHorizo​​ntederMedizin.(NewHorizo​​nsisMedicine)1983,HaugVerlag
4. Popp,FA:BiologiedesLichts.(LightBiology)1984,HaugVerlag.
5. Leonhardt,H.:GrundlagenderElektroakupunkturnachVoll.(BasisforElectroacupunctureafterVoll)Vol.I,1977,MLVerlag.
6. Morell,F.:Mora-Therapie.1987,HaugVerlag.
7. HeineH.:AnatomischeStrukturderAkupunkturpunkte.(TheAnatomicalLocationofAcupuncturePoints)In:DeutscheZeitschriftfurAkupunktur(DZA),2/1998.
8. Rasche,E.:DieneueMora-Therapie.(TheNewMora-Therapy)1991,Med-Tronik-Eigenverlag.
9. Hanzl,GS:Vondermorpholo-gischenzurbiokybernetischenMedizin–UberdiebevorstehendeRevolutiondeswissenschaftlichenDenkens.(FromMorphologicaltoBiocyberneticMedicine–AbouttheComingRevolutioninScien-tificThinking)In:Erfahrung-sheilkunde,Vol.38,1989.
10. Siegenthaler,W.:KliischePatho-physiologie.(ClinicalPatho-physiology)1970,ThiemeVerlag.
11. Poeck,K.:Neurologie,LehrbuchfurStudierendeundArzte.(Text-bookforStudentsandDoctors)1972,SpringVerlag.
12. Perger,F.:Herdgeschehen.In:ZentraldokumentationfurNaturheilverfahre.(WorksCentraltoNaruralMethodsofHealing)Vol.III,S.183-187,1992,VGMVerlag.
13. Maes,W.:StreBdurchStromundStrahlung.(StressfromCurrentsandFields)1992,InstitutfurBar-biologieundOkologie,Eigenver-lag.

文章出處:http://www.xiangya.cc/hlzl/hlzl/qk/2011/0413/24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