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摩拉(Mora)的故事

                           作者 於卿秀(山東文登區三病醫院皮膚護理治療中心)
我與MORA結緣是在2012年2月,院裡引進一台德國產摩拉生物物理治療儀。 也許從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與MORA的緣分。使用MORA已一年有餘,回想這一年多來我感慨萬千。 剛開始我也質疑過MORA的作用,因為不吃藥不打針就能治療讓人頭疼的過敏性疾病,總感覺有點“玄”。 一年多來,我潛心的揣摩、研究、不斷證實,大量康復的病例一次次給了我有力的回答“事實勝於雄辯,療效說明一切”!

一年多來我與患者之間也發生了很多動人的故事。

記得去年三月有一位8歲的小男孩在媽媽的帶領下來到我們科。 媽媽一臉愁容的告訴我,孩子兩年前眼睛開始不停的眨動,還時不時的皺眉歪嘴做出鬼臉一樣的表情。漸漸地孩子變得不愛說話,不與小朋友玩耍,性格越來越內向了。 曾到煙台、濟南等大醫院檢查,都說是抽動症,堅持治療了半年也未有療效。聽朋友介紹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來到我們醫院。

經過MORA檢測他對土豆、黴菌過敏,原來是過敏導致的孩子眼睛不舒服而習慣性的眨動。 脫敏治療了三次後小男孩的眼睛明顯不眨了,精神狀態也有了改變,開始喜歡笑了。 媽媽看到了希望,堅持不懈的帶孩子來院做了兩個療程的脫敏治療,小男孩​​徹底地好了。 本來的天真活潑又重新回到孩子身上。媽媽看到孩子的變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大水泊鎮的王女士過敏性鼻炎四年多。每年四五月份最嚴重,鼻塞、打噴嚏、流鼻涕、頭​​疼,伴憋氣使她徹夜難眠。 吃藥打針,還用了無數偏方都不見療效,疾病折磨的她對生活都失去了信心。在經過MORA過敏原檢測和脫敏治療後,她的鼻炎症狀消失了,用她自己的話說:“我已經好幾年沒這麼痛快的呼吸了”。

還有一位蕁麻疹並十幾年便秘的老大爺,通過MORA的整體調節,不但蕁麻疹好了,十幾年的老便秘也治癒了。 他激動的說:“閨女太感謝你了,不怕你笑話,我以前大便都是老伴幫我用手摳的,為這個病我自己從來不敢單獨出遠門。現在我徹底好了,終於能像個正常人一樣的生活了”! 一張張笑臉,一句句感謝的話,更加激發我對這份工作的熱愛。
諸如此類的病例數不勝數,我不斷的被一例例神奇的效果所折服,不斷的被MORA強大的功能所吸引。 作為見證和實施治療的我,也因此有了一種成功的喜悅,更有一絲淡淡的幸福,不時在心頭縈繞,久久的揮之不去。

文章出處:http://www.wdsbyy.com/a/meirongzhiliao/meirongzhishi/2013/0829/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