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醫學的困境與展望

c8e276c5a2a546aaa4776c10f92946c4   主講者:楊紹民醫師(光流整合醫學診所院長)

我是念心理學系畢業的,長期在精神科服務,十四年前來到光流診所,聖達瑪學院,會走上整合醫學,除了因為了解到,除了生理因素,心理因素以及社會因素其實都會影響的疾病的發展,我始終也想要找一個終極的答案,一個可以讓病人愈來愈健康的答案。

回想我們接受西醫教育,大家學生理學,最後學生化學,長期接觸專科,雖然我們學得很細,可是這樣的教育體系卻沒有給我們一個統整觀。包括我們畢業後走進專科,精神醫學裡第一年都在學精神分裂症,學了一整年後才又學燥鬱症,去做鑑別診斷,看病人出現什麼症狀,看精神病理學,了解病人大腦裡面的神經細胞,做生化治療等等,但是當我走進自然醫學之後,卻發現在西醫這塊領域中,缺了好多好多該學的。

目前全台灣很多醫師是以生物醫學為基礎的在進行治療,昨天我有個病人跟我說,我好倒霉喔,因為他被診斷出憂鬱症後,吃了很多的藥,新陳代謝變得很不好,長了很多痘痘,開始變胖,又愛吃東西,心情反而愈來愈不好,後來就跑來我們團隊求助,也嚴厲批判之前醫師亂開精神用藥給他服用。

我跟他說,其實不是只有精神疾病的人,我想很多醫師都知道,當一個人被診斷為糖尿病時,應該要有三到六個月的教育期,讓病人去運動,改變飲食,如果血糖還是過高,才開始開藥。

另外,像是高血壓,很多人看到醫師就開始緊張,甚至一看到血壓機,血壓就開始高,我手邊有個個案,因為吃了高血壓藥物有一些副作用,不敢再吃藥,可是他的孩子太愛他,只要他不吃藥,孩子就罵他,長期下來,這病人就患了憂鬱症,住到我先前服務醫院的壓力病房來。

因為這位病人吃了藥還是不舒服,我就專程照會醫院裏高血壓權威醫師來看,結果那幕在我腦海始終忘不了,那天醫生一到病人的床邊一測量,哇,血壓到一百九,很高,但是後來他又請病人坐起來測量,結果一坐起來沒多久再量,血壓是一百七十,後來,這位醫師再請病人站起來測量,一量竟然掉到八十五十,你說,這樣的個案怎麼能吃降血壓的藥?

其實血壓升高只是症狀,但是現在的藥物治療卻用抑制劑,抑制心跳,抑制血管收縮以及排尿,把你的血液水分排掉後,血壓高不起來,藥物的優點是讓你不會立刻中風,但是缺點是你的器官因此得不到足夠的氧氣和營養素,然後離死亡更近。前幾年有一場跨國的研討會,有個教授就提到,只吃高血壓藥物的病人,他一定會得到慢性心臟病。

包括我們身心科,很多藥物都是用抑制劑,常常效果沒出來,副作用就先出來。其實生命中有很多工具,可以讓你測量,比如說O環。鐘擺,目前自然醫學的發展,已經從生理系統,腸胃系統等分子可測的東西,開始進行到無分子的像是針灸,氣功,電磁傳導工具等,很多人把他歸類在靈修,但是我們是說心靈的修煉,訊息系統和量子共振,而這些領域的的次序也愈來愈清楚。

MORA儀器是我所知道目前研究能量醫學最棒的儀器,他是電磁效應,所以他的控制率和測量率,可說是距物質宇宙最近的一套儀器。MORA的定性和定量檢測非常棒,像是這幾年很多人服用抗氧化物,實事上,氧化反應對身體不是全然地不好,它是用來激勵我們細胞產生代謝,一旦當氧化過頭,才會產生疾病,至於抗氧化物要怎麼吃,MORA就是一個很棒的比對系統。

南台科技大學也有一位教授說過,MORA是全世界最好用的醫療檢測儀器,但是它有一個缺點就是不好用,你真的要把它用到極致時,你要無所求。

比MORA再細微一點點是光電效應的儀器,有位光電儀器原廠的 CEO有次來我們團隊時提到,疾病會存在,是因為我們的身體,情緒,思想,靈魂以及高我,出現了混亂,當這五個層次都有次序存在,和諧的時候,上下連結互相環扣時,人是不會生病的。但是當他很混亂,阻塞失序時,疾病就會產生。

我們團隊也把所謂的健康依序區分為身體層次,心靈層次還有思想層次和精神層次,下層是上層的基礎,上層是下層的指引。在身心醫學的研究,一個人如果有宗教信仰的時候,他的思想通常比較正向,情緒也比較穩定,有能力由負轉正,包括身體健康包容力也會變好。

半年前我上了一個基因治療課,我在裡面聽到一個讓我很震驚的事是,即使你用幹細胞治療,但是你如果生活條件不改變,還是不會有用,我們一直期待一個神奇的解藥,但是到頭來,如果你不改變生活形態,不願意改變自己的心態,不願意為自己負起百分百的責任,付出行動的話,你的健康永遠不會好。

身心靈的失衡,一開始是以波動的方式存在,等他異常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就用分子的方式表現,然後到器官,到所謂的症狀,其實,等到疾病開始成症時,往往就來不及了。而在症狀之前其實還有一個叫做徵兆。

我最近在研究營養醫學,研究生化檢測,其實透過物理學檢測,可以找到初期的徵兆,找得到的時候就是該處理的時候,才會有最好的結果。

而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當發現有徵兆時就願意改變,生命會有很大的轉機。

其實我現在覺得返老還童是有可能存在的,只要把情緒的毒素,思想的毒素,心靈的毒素排掉之後,細胞分子會有不同的運作。

十四年前,當我剛開始接觸能量醫學時,坦白說,我也擔心被當成怪力亂神,常有人會問我說,你到底是醫生還是算命的,因為我常會從我的儀器告訴他,你的個人特質,你的特性你的思考,包括你現在坐在我這邊,你的牙齒咬緊的程度,這都已經決定你會不會生病了。

另外像是經痛,根據脈輪的理論,這是屬於第二脈輪的問題,第二脈輪通常都是親密關係,一個過於重視感情的人,他的血液循環容易變得濃稠,經脈會緊縮,因此新陳代謝和血液循環會不好,容易產生生殖性器官問題,其實是其來有自的。如果不改變心態,如果不讓進行專注和放鬆的練習,改變自己信念,做任何的治療,一定都會有挫折感,甚至無效。

我們的醫療團隊也有牙醫師,協助除汞,汞對身體影響真的很大,我自己透過除汞,在兩周之間,有很大的變化。游泳從三趟變成可以一次游二十趟,身體完全不會緊繃,以前我常都漂不起來,但是後來除汞後,飄在水上時,我都懷疑游泳池的水是不是為了換成海鹽。因為導致神經讀的汞拿掉之後,我的神經細胞便放鬆後,游泳後開始不會緊繃。

牙齒的咬合跟我們的脊椎顏面關節都有連動關係,牙齒歪掉,脊椎一定會歪,歪到一個程度,腰椎也會歪,到後來脊椎旁邊的交感神經組幹就會受到壓迫,然後就會自律神經失調,治都治不好。

我所有的治療都是輔助療法。專注和放鬆的訓練,就可以牽涉到脈輪的系統。脈輪是身心靈交叉的東西,可以對應到生理和心靈,我們有結合脈輪。

其實,人與宇宙就是一,只是,我們人類看到的只是自己,卻看不到圍繞在人體周遭的微弱的資訊,可是如果這條路大家走得夠深,就可以有很大的收獲。

所謂的量子物理學會告訴你,一個杯子不是一個物質的組合,而是不斷閃滅的量子點形成,其實,杯子不是正常存在,他只是高速震動,高速震動到你摸不到。可以想像一下電扇,如果停下來,你可以感受到它是三片,但是,當他轉到一個很快速的時候,你摸上去她是整片的。

物質是高速濃密震動的東西,可是如果我們的專注度夠的時候,你有能力介入他空隙時,也就是你可以介入他的量子點的時候,你就可以開始改變。

從我們熟悉的已知世界出發,人類所知所見是真的非常狹隘,如果你願意透過學習整合醫學的過程,就可以活出靈魂該有的樣子。

人除了物質的身體,還擁有情緒的身體,情緒的身體就是心情好壞會影響心臟的放電,第三個是頭腦的想法,即便是潛意識,他也會放電,你認為我是人我是神,他也有一個訊息場在背後。

很多人都知道人本心理學的自我實現,而提出這個學說的馬斯洛在死前最後一年提到,其實人活在這世上的目的不是實現自我,而是超越自我,直白一點,這話的意思其實是利他。如何讓自己的個人特質對別人產生幫助和效益,這會讓一個人抗壓力免疫力精神力達到最高境界。

愛自己就必須落實到對自己每天的呵護和照顧。如果你想要得到身體健康,你必須把專注力放在健康上,而不是放在疾病上面,另外,你也要學會放鬆,否則會強化症狀,永遠好不起來。我也很鼓勵病人去大自然,去接觸草地接觸花接觸樹,不要抱著樹只想自己的問題,試著用五感去覺察自然,與自然共振,愈放鬆。

但是在做很多放鬆練習時,並不是讓你放鬆你的小我,而是透過放鬆讓你開始去感受你的環境,感受大自然感受宇宙背後無私的愛,其實當一個人願意做這樣的放鬆練習時,他的改變速度會非常快。

另外,也要多祈禱,但是祈禱是跟自己對話的,跟自己的心對話,而不是向外祈求。而冥想可以提高褪黑激素的量,不管我們現在在哪一個位置,我覺得都是完美的,當我們開始尋求自己和環境的和諧,人跟宇宙的和諧,我們的生命就會更完整。

生物界有集體意識,宇宙也有宇宙的意識,多重宇宙與物理學是一樣的。其實我們的靈魂存在會透過體質和情緒,如果你願意體驗和改變,你的身體功能就會好。人生境界就會愈來愈豁達。

今年我有觀察到,已經有很多人將這些療法當成對症治療。他可能會說,你有經痛,那你用這個東西,可以讓它消失。但是這就失去了覺察自己和改變自己的機會。真正的整合醫學就是放空一切的醫學,如果我們緊抓住一種醫療系統不放,我們會侷限于已知,我們沒有辦法從個案身上學到我們應該學的禮物。

整合醫學後,其實就一個不斷學習和行動的醫學,透過這些一個又一個不用藥,卻愈來愈健康的個案,看著他們的人生被滋養,也愈來愈無懼,我也有很大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