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醫和整體自然醫學的對話

doctor03    主講者:黃茂雄教授(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復健科主任)

近年來,無論是在西醫領域,或是在不同醫學領域中,有愈多愈多人關注思考醫療與疾病的關係?西醫到底能不能治療疾病?同時,自然醫學也受到極大關注以及討論,究什麼是自然醫學?西醫和自然醫學有何不同?

黃茂雄教授在會中以『針對西醫和整體自然醫學的對話』為題,分別就這兩種不同醫學領域的差異,做了剖析。他認為,整合醫學並不是主流醫學加上另類醫學,而是應該思考如何把這兩股不同的醫療體系結合,才能提供對民眾最佳的效益。

日本內海聰醫師曾在『醫學不要論』書中反省到,現在醫學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麼?他認為,現代醫學的立論根基並不是根治疾病,而是對抗與暫時壓抑,此外,醫學界也普遍錯把症狀當成是疾病的定義,最重要的,有關於症狀的起源或是因果關係幾乎都沒有釐清,他認為,症狀根本不能定義為疾病,我們應該試著去探討化學物質,環境物質,營養素等各種問題,找出真正的疾病,做出正確的定義。

身為醫學教育領域的教授,黃茂雄不諱言西醫確實有很多瓶頸,他自己也有很深的感觸,他提到,很多病人的病因都是不明的,所以大多西醫都只做症狀的處理,或可以說,西醫的診斷多只能診斷病名,『醫師該做的應該是追查病因,查到源頭,而在這部分,另類醫學以整體性的核心價值,確實更有可能找到源頭。』

主流醫學強調科學實證,給病人所有的處置,都必須有所依據,所謂的依據即是根據研究過程導出的結論,才能用在病人身上,但是,黃教授也提出一個思考,一群人的結果用在一個個人的身上,這樣合適嗎?

他進一步解釋,『西醫主要用population 的data base去做分析,得到結果,這個平均結果是很多人的平均結果,但是這並不一定是個人化的需求,而這個個別化的概念,在整合醫學中,或是另類醫學中是很重要的。』此外,西醫也比較缺乏固本的概念,往往只對疾病做控制,卻未強化病人的自我修復能力,而這恰恰是另類醫學比較著重的部分。

黃教授強調,主流醫學是比較簡約的,對疾病有控制性的,也就是從生化層面去演繹的醫學,『我們目前的主流醫學是以生化為概念,但是,只有阻斷的功能,只希望生理上不要痛,不要惡化,卻沒有物理醫學這塊,聲光電熱水是物理治療的五大工具,這也正是另類醫學領域中包含的工具。』

如同崔玖博士曾經指出「現代醫學只談化學,不懂物理。」其實無論是氣或經絡,都是物理場的變化,而這也是主流醫學無法理解這些研究的主因之一。

宇宙其實是一個無限的物理場,人類正是生活在一個廣大無限的震動頻譜之中,黃教授指出,『萬物都有自己組成的特質,都有不同的頻率存在,經絡當然也有頻率,每一個器官和細胞也都有其自身的震動頻譜。』當一個病因發生時,正常的頻率就會被改變,MORA儀器即可辨識正常與不正常的頻率,並將不正常的頻率反轉過來,一旦能清除病理性的震動信息清除,就能啟動體內的自癒機制。(如圖ㄧ)

圖一:

 

 

 

黃教授表示,『我們可以用頻率去替代原來不同物質的特色,頻率的平台可將另類醫學整合在一起。』此外,MORA的定性定量功能,可以檢測出病人一天需要多少順勢糖球或是微量元素,相較於西醫只能用經驗法則,或是僅依照體重原則,給予用藥次數和分量,他認為,MORA 是未來醫學最具代表性的治療工具。

黃茂雄  醫師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復健科主任
高雄醫學大學教授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復健醫學科主任
高雄醫學大學學士後醫學系主任
台灣復健醫學會常務理事
台灣老年醫學會監事
台灣復健醫學會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