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能量學的物理探索

 

Luminous_ Eggs_001

作者:賀立維博士 (福建中醫藥大學中西醫結合研究院客座教授)

本文以物理學的角度,來探索人體所能發出與接受的能量,來探討人體能量與身心靈的關係。

所謂萬物皆有氣,而它的能量與形態則有所不同,氣與身體的健康與腦部的思維,都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本文以物理學中的波動、電磁場、信息、量子力學等科學理論與氣的關係來做探討。

千百年來「氣」已成為東西方人士很想一探究竟的元素,也想知道「氣」對調身、調息與調心的關係。

物理學(Physics)是自然科學中的一門基礎科學,它主要是描述物質在時空中的運動,和它所影響到的相關概念;包含了「能量」和物質間互相的作用力。物理學就是對大自然的研究與分析,它最終的目的,就是人類要弄清楚宇宙間的各種行為。

在過去的幾千年裡,物理與哲學或化學這類的科學,經常被相提並論。後來的數百年間,物理學才被單獨分離出來成為一門科學。它與數學的關係非常密切,但物理還需要經過嚴格的實驗來驗證它的定律。

所謂能量,可以大到巨無霸的核能,也可以小到人體產生的生物能。核能是原子核被擊碎後所產生的熱能,可以用愛因斯坦偉大的質能轉換公式來計算,這個公式就是大家所熟悉的E=MC2 。也就是說當發生核反應時,它所產生的能量E等於所消失的質量M,乘上光速C的平方。光速有多快呢?它一秒鐘可以跑三十萬公里,也就是說它在一秒鐘裡可以繞地球七圈半。若好好善用核能,它可以造福人類;但若濫用,它可以毀滅人類。

而人體的能量,則主要來自人體所攝取的養分,與空氣、水的結合,經由新陳代謝所產生。同樣的若好好利用它,可以使身體健康,腦筋清楚。若不好好利用它,好鬥耍狠,則將遭來殺身之禍。

一般來說,一個成年人依體型大小,其皮膚的表面積大約在一點五至二平方公尺之間。利用物理學中物體所發出能量的公式,可以算出來,一個成年人大約可以發出八十五至一百瓦的功率。換句話說這些能量可以用來點亮一盞近一百瓦的燈泡。但如何將這些能量蒐集起來,倒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人體的能量就是一種生物能,這種能量也就是電磁波的一種。以人的腦波為例,腦波就是電磁波的一種,電磁波是基本粒子運動時所發出的量子波,它是依循基本的量子理論。量子論並不是一個很時髦的理論,早在八十多年前,奧地利的一位物理學家埃爾溫‧薛丁格(Erwin Schrodinger),就提出一個量子力學波函數的運動方程式,也被認為是量子力學中很重要的基礎理論之一。

人腦是由神經細胞所組成,它是人體神經系統的控制中心。它控制人體的活動與身體的所有功能,例如心跳、血壓、體溫等。它也掌管了人的學習、情感、情緒、記憶,還有其他的精神活動。人腦中大約含有一百四十億個神經細胞,這些神經細胞都是腦細胞的基本單位。

若我們能夠由腦部所發出的電磁場,來分析這個人在想什麼,那就有如是一種讀心術了。目前國內外有些研究機構的學者,已能依據腦波的頻率,來指揮機器人做一些動作。如指揮機器人的手臂伸出、收回、張開、緊握、放下等一些動作,由這些成就來推測,未來對腦波研究與應用的前景是很光明的。

除了腦波之外,人體其他的器官也會發出各種不同頻率的電磁波,這些電磁波都可顯現出人體器官的狀態。若能充分了解與掌握這些信息,則將對醫學診斷與行為科學上都是一項很大的突破。

科學家們也正嘗試以血液中血糖所發出電磁波的信息,來測試糖尿病的症狀。不過因信號太過微弱,難以與雜訊分離,而其重現性也有一些問題。但相信假以時日,一定能有所改進而普及化。到了那一天,要經常量測血糖的患者,就不必每次得在指尖被戳一針了,所謂十指連心,這是很痛苦的事。

物理學與人體能量之間的關係,包含了很廣泛的領域,諸如熱力學、電磁學、光學、波動力學、生命科學與量子力學等等。有些科學實驗,已證實了練氣功的人是可以發出能量的,這些能量就是氣功界所稱的「內氣」與「外氣」。

物理學裡所說的能量與氣功裡所說的「氣」大致是相通的,不過「氣」的學問好像要比「能量」深奧得多。若我們知道如何讓「氣」來改善身體的健康,改善心靈與身體的和諧,將是一件很好的事。

人體與外界間,能量的吸收與發送,除了靠接觸或空氣傳導外,大部分是以輻射的方式來進行的。用電磁波的方式來解釋「氣」,是很有創意的事。不管是物質或能量,若能用宏觀的角度,來觀察它,用微觀的觀點來分析它,就可以體會出一些端倪。宏觀就是用大尺度用來觀察事情,比較不會陷入「見樹不見林」的巢臼。微觀則指的是將物體分割到非常小,可以小到分子、原子或電子這麼小。所以能量也可以由百萬焦耳量測到到電子伏特這麼小,量子力學中的能量,就屬於微觀的能量領域了。

「量子」這一個名詞,在近代物理學中是用它來表達一個不可再分割的,最基本的能量單位。例如一個「光量子」指的就是光學中最基本的單位。而量子力學、量子光學等等都是最基本的能量力學。由二十世紀的初期到現在,這種新的概念,讓許多物理學家認為量子論是一種用來瞭解和描述大自然的基本理論。

量子論是電磁波、光、輻射、波動的基礎,像電磁波除了可見光的頻率之外,它也是看不見的。俗話說「眼見為憑」,在這個領域就不適用了。如一位氣功高手在練武功時,也許我們聽得到那「虎虎生風」的聲音,但他所發出神祕的氣場卻是看不見的。

一位英國物理學家大衛‧波姆(David Bohm),曾將物質、能量與信息做三位一體的描述。他將物質波函數,詮釋為信息場的概念,他認為要完全的描述一個物質的存在,應包含三方面的意義;也就是「物質、能量、信息」。他的發現,更讓我們確信,「物質、能量、信息」與人體「身、心、靈」的對應關係。

人體內部能量的互動,關係「能階躍遷」的概念,人體與自然界的物質,都是由各種不同的原子所組成;在量子論裡有一種叫作「能階」的理論,就是說每一個原子核外圍,都有特定的電子軌道能階存在。圍繞在原子核外邊旋轉的電子,只能在特定能階的軌道中繞?原子核轉。當入射的光子與一個原子相遇,而這個光子的能量剛好等於這個原子中,電子能階的能量差時,處於低能階的電子就有機會能吸收這個光子的能量,而躍上較高的能階。在另一種情形,原來就處於較高能階的電子,也可能因為受這個光子的作用而躍遷到較低的能階去。當電子由高能階躍到低能階的時候,它就會釋放出一個與入射光子相同能量的光子。在這種情況下,入射光的能量不但沒有被吸收反而被增強了。
用這個理論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有些人在一起就有共鳴,有些人在一起就是「不來電」。人體基本上是由基本粒子,也就是原子組織而成,這些物質間會不斷的傳送與接收能量與信息,來維繫生命的持續生存。由身體所發出的能量與信息,就是生物的能量場與信息場。除了人體內部的能量與信息的互動,人與人之間,也會產生互動。

這個現象可以解釋成這兩個人,所互相發出信息波的能量,正好符合了信息場中原子的能階,而由於能階與能量的作用,使得兩者間產生正面的能量。無論是親人間的親情,朋友間的友情,情人間的愛情等等,相信就是經由這種能量場與信息場的作用而加強。
人的身體就是一個完整的「氣場」,以中醫的說法,若身體狀況很好,體內的氣血就會平衡,若氣足血就足,若氣虛血就虛。同樣的,「虛不受補」是說人在虛弱的時候,身體的氣就無法帶動足夠的血液運作,也不易吸收食物中的營養。所以西醫就以點滴的方法來補充血液中養分,就是這個道理。

假使我們將這些「足」或「虛」能用合適的單位來量化,並且與現代的科技結合,相信這些現象就會被更多的人所接受,也將是一件很好的事。

參考資料
1 實用氣功外氣療法,畢永升著,千華出版公司出版,一九八九年一月。
2中醫診斷學,朱文峰主編,中國中醫藥出版社,二○一二年三月
3杜建學術思想與臨床經驗,陳立典主編,北京科學出版社出版,二○○八年十月
4真原醫 – 二十一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楊定一著,天下雜誌出版,二○一二年五月
5物理學之道 – 現代物理學與東方神秘主義, The Tao of physics – An exploration of the parallels between mordern physics and eastern mysticism, Fritjof Capra,Shambhala Publications, Inc。 1975
6來自身體的聲音,作者:藍寧仕 Dimitrios Lenis,大塊文化出版,二○○三年六月

 

MORA 療法

什麼是MORA 療法?

MORA 療法是一種運用病人能量場的電磁波形來評估和治療的方式。是由德國醫師Franz Morell 博士和 電子工程師Erich Rasche 先生 於1977 年開始發展的。

在超過20 年研究期間, 由在德國和海外知名的科學家, 發現個人體內都有一種微磁性資訊振盪訊號質譜, 可能被處理和然後被利用作為療法的獨特電磁式波形。

今天, 我們己經瞭解, 人和動物身體的化學反應可由此波形控制運載和調節。此外, 器官和細胞也擁有其個別的典型波形質譜。MORA 療法的電磁式波形的偵測, 與現今醫學常用的心電圖(ECG) 或腦波(EEG)原理大致相似 , 但是它也結合了德國傅爾電針(electroaccupuncture by Voll, EAV)和傳統中醫的針灸, 經絡, 及五行等理論。

重新復原個人的身體內在平衡力

外來的損傷或干擾會對任一個原本衡定的人體產生影響, 而由人體內生物物理學和生物化學的反應表現出來。例如, 有害的物質(像重金屬對現在食物、飲用水或環境汙染) 不僅影響身體的物理化學反應, 而且影響人體內在平衡力,。 這些物質也擁有其本身的特定波形。

每當身體功能發生干擾, 人體的能量波形會被這些外來電磁波訊號產生被干涉和病理性的影響。如果身體無法充分地代償他們, 這些不良影響最終將會導致疾病。

Morell 博士最精采的想法是: 他藉由運用這些不良波形的鏡像, 具體地消滅這些干涉的波形, 中和他們。 如此就能促進身體自然地自已痊癒。

MORA 療法不是:

它不是一種電療, 也不是任何種類放射治療; 最重要地, 這不是一種奇異的醫療法。

MORA 療法是:

利用在生物物理學方面最新的發現, 來達成治療, 並以科學地研究和證明。

以MORA 設備治療

患者通常從一個MORA 設備的電極, 通過手和腳接受治療 。更加先進的MORA 超級療法則同時通常是通過二個手和二個腳電極。(因為MORA 療法不是電療, 電極僅只是名義上是電極; 因為在MORA 療法期間, 電流並不通過他們。)

MORA 設備以與神經衝動被舉辦入ECG 或EEG 設備相似的方式, 通過電極和纜繩, 然後讓波形自病人輸入, 經過處理後, 再輸回病人。 並且使用特殊電極來針對病人皮膚區域或痛點, 來進行病灶治療。

MORA 設備甚而能通過生物濾波器, 偵測個人體內微磁性資訊質譜, 來及時提供最有利的個人化治療。

被壓制的身體內在平衡力, 就能釋放出來; 然後通過放大作用, 被加強和優先來處理那個質譜。

不良的振動資訊 (波形), 例如重金屬或未代謝的食物癈物, 被倒置, 或改變。然後以它的鏡像形式返回個人身體。這樣, 由MORA 設備, 提供的各自鏡像波形, 身體內的病理性波形被減少, 甚至被消滅。患者完全是以他自己當時體內的波動情況, 來進行個人化治療。而不是由外在的能量或外在的物質來輸入訊號。

通常, 在治療期間(所謂的基本的療法) 第一階段處理身體的整體諧調。在第二階段治療身體局部的疾病區域, 例如痛點。第二階段中, 常會使用特別電極(如手指型、滖輪或尖細型的電極), 有時MORA 活躍電極或探針也會被使用。通過一個磁場檢測, 疾病波形和在身體之內的器官會有聯繫。治療評估和進度可由測量監測針炙穴位來控制。隨時間進展, 在疾病症狀的變化和抽血檢驗也可以驗證治療成果。

不會有有害的副作用

許多患者在第一次治療以後感覺改善。但是, 大部份的狀況是, 身體將必須先消除積毒, 然後才達到健康的改善。這些積毒的消除愈快愈好, 但在有些慢性疾病中, 這個過程還是必須經過一些時間的治療, 才能達成。這些積毒的解放, 也許有時會導致類似同類療法的短暫性的初始不適反應。這不是療法不洽當, 而單純只是一個臨時的解毒階段。在治療期間, 最簡單而能減少初始不適反應的方式是喝許多非常純淨, 低礦物質的水。並且經由皮膚排毒方式(如刷洗皮膚, 或進行三溫暖) , 或者通過腸道排毒(消除便秘現象) 。在罕見的情況下, 額外的措施來幫助排泄, 還是有須要的。

在許多急性案例 (如急性發炎、傳染或疼痛, 和某些中毒現象) 單一次療程就能充份地動員身體自療過程。在某些較嚴重或慢性病症的情形案件, 則通常須要一段的治療期。

大致上, 只要身體組織沒有不可逆的損傷, 各種各樣的疾病都能成功地以MORA 療法治療。經驗上最好的療效治療在以下情況可以達到: 過敏、食物不良反應、環境毒化、心臟的循環疾病、急性和慢性疼痛狀態或發炎、手術前後照護、新陳代謝、身心症和判斷牙醫材料的人體兼容性。 請注意MORA 療法提供牙齒患者單獨不僅可以判斷牙醫材料的人體兼容性, 而且MORA 療法對牙醫材料混合物的毒性去除是非常有效的。此外, 人體中被干擾到的發炎區域也可以被精確定位; 這些對牙齒、牙齦或內臟的慢性發炎治療很有幫助。甚至在有嚴重病理變化的病例中, 症狀的緩和是能達到的。而且MORA 療法目前仍未發現有任何的害處。

總結:

MORA 療法是最前鋒的治療, 能達成減少和排除致病性的超微細病理性電磁振盪波, 使得調控身體的生命力量和訊息能得以減壓, 並正常化, 以恢復及提高人體的自癒力。

MORA 療法沒有不受歡迎的副作用。它的應用簡單, 並且特別適用於生病的孩童。

MORA 療法是非常多元化而且具體的療法, 針對各種病症或人體功能性的擾亂, 不論是器官病變或功能病變, 急性或慢性, 已經進展中或只是剛開始, 都能以MORA 療法適當地治療。


文章摘自:http://blog.xuite.net/aa371010a/twblog/178826629-MORA%3A%E9%87%8F%E5%AD%90%E9%86%AB%E5%AD%B8

我如何用Mora生物能共振

7836829586_b41e7d635f_z

                                                                                        圖片:Cyrus Wu 

 

目前要篩檢患者的過敏原(食物、重金屬、環境毒化物、農藥、黴菌等),找出正確的干擾訊息,使用的IgE過敏原做篩檢,不一定能得知正確的過敏原信息, 依據醫療信息報導,有關IgE抗體篩檢過敏原的統計,最常見的是屋塵蟎佔52%,牛奶僅佔4.5%。 依臨床經驗,遇到灰塵(塵蟎)會立刻打噴嚏,應屬於急性過敏,所以與IgE抗體有關;但是食用牛奶的過敏症狀,大多在當晚或隔日早晨發生,屬於遲發性的過敏,應與IgG 抗體較有關係。 有相關報導指出,牛奶是引起慢性食物過敏的排行榜元兇,而慢性食物過敏則是一切過敏的基礎。

我則是藉由生物能共振治療儀—德製的MORA Super+,對個別病人做皮膚穴位電性檢測(Electro-Dermal Screening),協助過敏點(位於手部中指外側相當經絡井穴的位置)的生物電位(能量)恢復平衡(使EAP值介於47至53之間)做為判斷依據的方式,即能找出病患各自的過敏原(過敏症狀)訊息。

我透過32位經電子同類療法檢測的病患資料發現:有31位(97% )是食物過敏原,26位(81% )對牛奶或奶製品(如奶油Cheese、Yoghurt 等)過敏,而對牛奶過敏則有22位(69%)。 許多病人只要能夠落實不再食用過敏食物,長久以來,受困擾的過敏問題,就能明顯改善。 如果僅依據IgE抗體篩檢過敏原得到的結果, 可能不足以提供病患改善生活飲食的信息,使得許多病患不知停用過敏食物,繼續遭受過敏問題的困擾。

我個人在此前,即有近30年的時間不知道自己對牛奶及奶製品有過敏現象而幾乎每天食用,也使過敏性鼻炎如影隨形,受到嚴重困擾,有時甚至過敏症狀會嚴重到使用藥物仍無法改善;直到使用上述電子同類療法設備檢測並經過飲食的反複測試的經驗發現,經改善飲食習慣之後,過敏症狀即獲得明顯的改善。

德製的MORA Super+生物能共振治療儀除能檢測食物過敏原外,還能檢測諸如重金屬、環境毒化物、農藥、黴菌、藥物等對人體的干擾,能夠對可能的病因獲得完整的訊息,有助於採取正確的治療行動。

食物中常見的過敏原數字電子訊息,如前所述由32位經電子同類療法檢測的病患資料中發現:牛奶(22/32)、蛋黃(18/32)、小麥麵筋(18 /32)、蛋白(17/32)、奶油(16/32)、大賣麵筋(14/32) 、Hard cheese (14/32) 、Soft cheese (13/32) 、Rye裸麥(13/32) 、Yoghurt (12/32)、酵母(11/32)、蔗糖(11/32)。

過敏病人中較常見的重金屬干擾,依由IO位經電子同類療法檢測的病患資料中發現:鉛(Lead) (10/10)、鎘(Cadmium) (6/10)、汞齊合金(Amalgam) (16/32,指包含於前述食物過敏原中)、滎(Mercury) (4/10)、鈹(Beryllium) (4/10)。

過敏病人中較常見的環境毒化物干擾,依由19位經電子同類療法檢測的病患資料中發現:戴奧辛(Dioxin) (12/19) 、二氧化硫(S02) (9/19)、甲醛(Formaldehyde) (8/19)。 過敏病人中較常見的農藥及殺菌劑干擾,由8位經電子同類療法檢測的病患資料中發現:地特靈(Dieldrin) (5/8) 、 DD T (4/8)、安殺番(Endosulfan) (4/8)、六氯酚(Hexachlorophene)(4/8)。 [0032] 步驟二:

利用測知的過敏原訊息透過上述電子同類療法設備,將上述步驟一所測知的過敏原訊息所對應的症狀治療庫,篩選出合適的電子同類法製劑,即將該過敏原訊息轉換成相反的訊息或震盪頻波所篩檢出的可能過敏原(Electronic copies of Allergen) (含食物、塵蟎、重金屬、環境毒化物、花粉、黴菌、動物等等);若病患有壓力或情緒上的困擾,再以能協助心點(位於手部小指內側井穴位置)恢復平衡為依據,加上篩選出所適合的電子巴哈花精(Electronic-homoeopathic copies of Bach— flower remedies);共同以高勢能(將M0RASuper+設定為Filter :High Pass 55KHz約略相當於D400或400X)、 高倍數(99X9倍)的訊息或頻波,輸入病患身體,以抵銷過敏原訊息對人體的作用(MORA Therapy)以改善過敏反應。 以此方式來處理過敏問題,即能夠達到相當療效。

透過電子同類療法的設備製出同類療法糖製劑:以上步驟一的電子同類療法設備,直接將轉換成的相反訊息輸入病患身體,雖可抵銷過敏原對人體的過敏影響,但患者必需往返醫療院所多次,持續以該電子同類療法設備進行治療,應用上極為不便。 因此我乃利用測知的過敏原訊息,透過MORA Super+生物能共振治療儀上的訊息輸出量杯或容器ll,將上述測得的過敏原訊息或震盪頻波輸入一糖載體(例如紅糖)中,藉以製造出「高勢能」的同類療法食用製劑給予病患,當症狀出現時每次直接服用約1〜1. 5GM,若症狀較嚴重則建議取約3GM稀釋於400〜500ML 水中震盪超過60次後請病患整日小口啜飲,並要求病患必須停止接觸所有可能的過敏原及食物,以及充分的休息,以隨時而簡便的提供患者的人體更容易辨識的訊息,協助該患者的人體啟動適當的自愈力,更快緩解症狀。

我曾經為自己治療因清潔劑引發的過敏症狀時,發現部分清潔劑的同類療法製劑,要在更高勢能(D400)才能對人體有幫助,效果也比反轉訊息的方式更持久。 依此一發現,我又將所有個案測得的過敏原製作成「高勢能」的同類療法製劑(提高至D400 以上),並累積測試經驗後,發現臨床效果更顯著、快速;例如:若以傳統方式來處理過敏問題,一個療程約需往返醫療院所6至12次,以便於利用電子同類療法設備反復治療;反之, 若以本發明的新法治療時,改使用「高勢能」的同類療法製劑治療時,9成以上的病人僅需以電子同類療法設備直接治療一次,再配合持續服用本發明的電子同類療法食用製劑,即電子同類療法減敏糖製劑或減敏糖水製劑,即可持續見效,且病患因此可以持續得到明顯的剌激作用,其出現好轉反應的時間及頻率明顯減短減少,此更可增加病患的接受度。

針對已知的常見過敏症狀,透過電子同類療法設備做篩選,並製作成有助於改善常見過敏症狀的同類療法食用製劑:同類療法製劑在傳統上是依據病人表現的症狀來選擇製劑,再參考使用製劑後病人症狀的改善情況,判斷所選擇的製劑是否適當,且每次只選擇使用一種製劑,若無效再嘗試另一種製劑。

我所使用的電子同類療法食用製劑,係依據一般病人在常見多種過敏症狀所檢測出的穴位能量變化頻波區間,一次可同時篩選出多種合適的電子同類療法製劑,並將適當的勢能輸入上述載體(如紅糖)中,使可產生治療效果的頻波區域更寬廣,而對一般常見過敏症狀更容易掌握治療。       (作者為鄭醫師)

 

同類療法介紹

目前西醫對傳染病及多種慢性病的治療日漸失效,而且研發新的特效藥,其成本通常極為昂貴,使得一度終止發展的順勢療法又重新崛起;自20世紀60年代初期順勢療法陸續興起,疇至21世紀其發展更為迅速。 所謂的順勢療法又稱為同類療法, 英文為homeopathy,這個名詞是由兩個希臘文字組成,其homoeo的意思是”相同”以及pathos的意思是”疾病”,英文的整體意思是”與疾病相同”;顧名思義順勢療法的治療概念是”相同者能治愈”,英文為:like cure like。

該理論是由德國醫生哈尼曼(Dr. Christian FrederichSamuel Hahnemann,公元1755〜1843年)從古代刊物中發掘出來,經過多年的研究和實驗,終於正式確立該療法的理論,並發現了使用稀釋療劑治療的方法,他稱這個療法為順勢療法(homeopathy),與西醫對抗療法(allopathy)形成一強烈對比。

現今西醫的醫療方式大部分是採用​​遏抑(suppression)與舒緩(palliation)方法者較多。 所謂遏抑(suppression),是指把症狀抑制下去,但常會出現更難醫治的症狀,致使整體健康下降,最典型的例子,是對於患了濕疹的病患,醫師常用類固醇把該症狀遏制下去,然而,再過一陣子濕疹卻常會復發,此時,醫師會再用更強的內服或吸服式類固醇藥劑, 把症狀再次遏制下去,如此周而復始地長時服用,終而使病患的免疫系統受到損壞;另一種例子,是高血壓問題,以藥物降低了血壓,結果微血管雖然擴張而減少血阻力,但卻造成血液循環不足,腎功能欠佳,性功能變差;血壓增高,其中的原因是血管收縮變窄,為身體正常的「補償機能」,本應是要增加血流量和血壓,該藥物卻粗暴的破壞了平衡。

又另一種例子,身體受到損傷時,會出現發炎反應,發炎的四大症狀,是紅、腫、熱、痛,原來都是有益身體自療的反應,紅是增加血液循環去修補細胞組織,腫是血液從血管內滲透到血管外的受傷組織,血液暫時堆積做保護軟墊,所以會腫,熱是血液循環加快的自然效果,痛是叫病人減少活動,以利復原,這個時候,給病人服用消炎藥來遏制症狀,實際上是減緩病人身體修復過程;遏抑法,嚴格來說,不算是治療,但不幸地,卻是現今醫療的主流方法;病人常以為暫時用化學藥物把不適症狀控制了之後,再用中醫或自然療法來做調理;聽起來很合理,但實際上,某些化學藥物不只是「控制」還加上了「破壞」,因而妨礙身體的自療功能。

所謂舒緩(palliation),是指把不適症狀減輕,但卻不是根治疾病;身體冷了,利用暖水袋把身體暖和起來,但卻不會提高身體本身的體溫調節機能;嚴重頭痛利用止痛藥,把身體原先的痛楚警示訊號截斷,讓身體不感覺到疼痛,但對痛的來源或病原卻更難去追查;此有如心情不好,以看喜劇來把不快樂暫時忘記,這些都是紓緩的方法;在強烈不適時,紓緩方法可以治標,但卻不能治本;因此,長遠來說,紓緩不是最理想的方法。

然有鑑於上述治療方法,仍會損害身體健康,造成身體的自療機能變差,因而患病時需要較冗長的恢復期;所以近來醫學界認為較理想的醫療方式,是能夠強調再生的療法(regenerative),其以加強身體本身的抗病力或自愈力,在疾病治癒之後,再提升身體整體健康;舉例來說,如身體發炎,用冷、熱水交替敷於患處,剌激患處的血液循環;身體發燒,就多喝水,來個溫水浴,出個汗,把病驅走;中醫的「辯證論治」或西醫免疫治療的施打疫苗,也是「再生療法」的應用;故真正的治療都應該是治本的,而順勢療法則是著重整體平衡的一種「再生療法」。

有關同類療法若再做更深入的說明,其原理是以「同類治療同類(Likes cure likes)」,例如,紅蔥(或稱為洋蔥)會使人打噴嚏、流淚、過敏等症狀,卻可以用來治療生病引起的噴嚏、流淚、過敏等症狀。 在主流醫學中亦有應用以「同類治療同類(Likescure likes)」,即所謂的疫苗,疫苗除了應用在預防傳染病,也應用於治療疾病,如蛇毒血清的應用;又如近年來,由中國台灣中央研究院翁啟惠院長所領導的研究團隊,即研發出具有治療效果的「乳癌疫苗」,對末期患者的療效高達80% (10位受測患者追踪5年後,只有2位複發),其治療原理,是以癌細胞的多醣體作為抗原(antigen),剌激人體免疫系統,強化人體的免疫力,啟動自然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讓體內免疫系統摧毀癌細胞,達到治療目的。

正常情況下,病理因素的剌激,使人體接受剌激訊號後,即可發現威脅,啟動各種免疫系統而做出適當的反應。 人體的免疫系統需要經過層層機轉,才能逐步形成特異性的免疫反應,此過程非常重要的部分,即在收集「情報」認清敵人;如果因為種種因素使這個過程發生問題,可能發生看不清敵人(如坐視癌細胞的擴散),或敵我不分(免疫系統對正常與不正常之細胞都攻擊),或過度反應(過敏)等等問題。

同類療法,主要係使人體受到剌激,以獲得更清楚的「情報」(如病原特徵),引導人體的自癒能力發揮作用(例如啟動殺手細胞摧毀癌細胞)。 當作戰的「情報」與「信息」 越清楚時,越能夠以最少的資源,在最小的傷害與最快的時間內,更精準地達到清除威脅的目的。 所以訊息(情報與信息)是啟動自我療愈能力的原動力,更是使該自愈能力發揮適當作用的關鍵因素。 過敏症狀,如打噴嚏、流鼻水、咳嗽排痰等,是人體希望將過敏原排除的自衛反應,如果不能達到目的,或者受到過敏原持續的剌激,過敏的症狀將不斷發生,直到去除威脅為止。 當這些威脅的訊息,不能被清楚辨​​識,或誤認時,可能引起人體過度防衛,造成嚴重的過敏症狀。 結果這些反應,往往比過敏原本身對人體造成更嚴重的傷害或困擾。 但如果有「更精確的訊息」,只針對真正的威脅做有效的反應,將可使情況大幅改善。 這有如在戰場上,如果有了「精確的情報與信息」,就可以使用鎖定目標的導向飛彈以精確摧毀真正目標,以避免因地毯式的瘋狂濫炸而傷及無辜。

過敏現象(或自體免疫),就如同人體防衛系統的狂轟濫炸,破壞力大,也傷及無辜的正常細胞,卻不一定能夠正確摧毀不正常細胞或外來侵入的癌細胞、細菌、病毒等。 所以解決之道,就是協助人體掌握更精確的訊息,引導正確的防衛反應,使自體的傷害可以在最小的情況下,達到去除威脅目的。 順勢療法或同類療法(homeopathy)之所以能處理過敏問題,即在提供人體更精確的訊息剌激,啟動適當的自愈力。

在同類療法發展的歷史中,發現經稀釋震盪過的物質,同樣可以剌激人體引發類似症狀並啟動自愈力,同時因原物質(例如汞)毒性的稀釋,減少對人體的毒性。 同類療法「勢能」的概念,就是代表製劑的製作過程中,對原物質(如水或酒精)所做的稀釋濃度與震盪次數。 「勢能」越高代表稀釋與震蕩的過程數越多,例如,400X(或D400)代表每回以1 : 9比例稀釋且震盪10次,重複了400回的稀釋與震盪後,所製成的同類療法製劑。 當同類療法製劑的「勢能」提高到某個程度時(例如:30X時,濃度為10的負30次方)製劑中已幾乎無所謂的原物質分子的存在,但是其作用仍然存在,所以不會殘留毒性而引起副作用。 另外亦發現,經過越多次稀釋震盪過程,所做成的製劑,其治療效果   會越大。                               (作者為鄭醫師)

 

Mora療法的成功治療案例

2.1序言

多年來,我已經運用Mora療法治療了好幾百名住院病人和門診病人。 雖然住院病人還得到了其他的物理治療,但是得到了Mora療法的兩類病人的治療效果還是有很強的可比性。

我用Mora療法治療的所有病人之前都有過用過其他的治療方法,但是都失敗了。 因此Mora療法進行了成功治療的每一個病例都表明,相對於之前所有的治療方法,Mora療法有更積極的治療作用。

2.2. 用Mora療法對門診病人的治療病例一:WS,23歲,肌肉與骨骼痛,可能是女性病人在1988年初來到醫院。 初步診斷認為是不明原因的典型的多神經病。 一年前,她曾去野營,住在帳篷裡被凍傷。從那以後,她開始覺得胳膊和腿越來越衰弱,腿的運動力越來越減退。

神經系統方面的檢查排除了患常見的變性神經疾病的可能。 一項一項排除之後,認為可能是患有多發性硬化症。 之前的一位私人醫生曾給患者開過高劑量的維他命和類固醇進行治療。 但是患者決定再也不要接受這種形式的治療,並要求進行順勢療法治療,可是治療沒有達到效果。

Mora檢測出患者身上有很重的汞合金負擔,因為多年來嘴裡有許多的汞合金填充物。

在接下來的月份裡,每14天,之後是每4個星期,病人都來接受一次Mora療法治療。通過病質藥試驗,發現有不同的病毒負荷和牙齒病炕,這也得到了治療。 慢慢地,病人的情況有所改善。

汞合金替換完後,我們注意到,每一次汞合金解毒治療進行後,患者的精神狀態愈來愈好。 每一次Mora療程後,腿部虛弱和衰弱的感覺也表現出明顯適度的得到了改善。 同時治療的間隔也增長到每隔6個星期進行一次。 差不多一年將近結束的時候,汞合金完全從病人的身體排除了。 神經方面的問題實質性地減少了,病人感覺非常好。

1989年的夏天,病人來做最後一次的治療。 神經病式的抱怨完全沒有了。 她開始能承擔滿負荷的工作量,並對工作和學習充​​滿著喜樂。 同年,該患者和朋友到希臘進行背包旅行。

病例二:TA,46歲,這名女性患者頭痛已差不多10年了。 左邊比右邊更痛,但是並不是偏頭痛。 從她的既往病歷來看,其中提到她曾經接受了牙科手術(鑲了她的第一顆金牙),就是在出現頭痛這個問題之前。 口腔檢測顯示,在她牙齒的邊上有一些水銀汞合金填充物和金的鑲嵌物。

檢測也顯示她的床周圍有顯著的電磁干擾場,通過旋轉測試也判斷出在她的血液中有逆時針旋轉,發現她身上有很強的汞合金負荷,同時還有病理的“口頭電池”效應和高電流和高電壓。

肩部的觸診也顯示了整個部位的軟組織中的緊張狀態,而且左肩比右肩嚴重。我們為她共進行了4次的Mora治療。 治療使她的肩部的硬塊減少,之前嚴重被打亂的經脈慢慢地恢復平衡,在左鼻竇裡的確定的干擾場也被去除了,排尿也有所改善。

四次治療之後,患者說她頭不再痛了。 回訪的調查也顯示,患者已經完全擺脫了十年的頭痛,完全康復。

病例三:RA,72歲,在第一次的會診中,患者就抱怨右邊的肩膀、手臂疼痛問題,無法用注射、加熱、支撐、伸展等各種不同的整形外科療法都沒有用。

Mora檢測出患者口腔內的上頜和下頜進行過鑲牙手術,雙臂上的能量狀態也很低。我們為他 進行了6次的Mora治療。 在這些治療過程中,沒有其他的症狀表現出來(除了兩邊肩部和頸部很嚴重的肌硬結,而且右邊比左邊嚴重)。

4次治療之後,R.先生反映,以前那種疼痛的折磨明顯有所緩解,晚上他也能睡著覺了。
6次的治療後,R.先生又可以側著右肩睡覺了。 右肩的疼痛和關節運動的局限性也完全消失了。 後來的回訪發現該病人到現在還很好。

病例四:ZA,65歲,這名女性患者來到我的診所的時候,已經經歷了幾個月的劇痛,疼痛部位包括雙臂、整個軀乾和兩條大腿。 當時到其他醫院就診時檢測出很高的血沉積率,家庭醫生給病人開了類固醇。

當病人最初來我的診所時提到,由於持續疼痛,她不得不每天服用25mg氫化波尼松。 Mora檢查則發現她臂部、腿部和軀幹的肌肉組織都非常軟弱。 肩膀關節、臀和膝蓋也由於肌肉疼痛(否則不會被影響)而出現運動量過少的影響, 病人的心理狀態似乎也受到影響,非常沮喪。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通過一周一次的治療,慢慢地,服用氫化波尼鬆的劑量降低了。 由於床擺放方面的位置,而導致風水病理上的負擔也減少了,病質藥的測試顯示了他身上有兩種柯薩奇病毒,這些病毒也會導致肌肉疼痛。

此外,患者嘴裡有汞合金填充物,而且體內也有實質性的汞合金負擔。 同時,也發現在鑲入的金牙和汞合金填充物之間有“頭口電池”效應, 對糖、小麥和發酵粉有不耐性。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牙齒復原,病人完全不吃她不適合她的食物,慢慢地,病情發生了一些變化,一年的治療之後,病人已經完全康復,沒有疼痛之後,又可以爬樓梯、開車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病人每隔較長的一段時間都會接受Mora檢測。 2年的治療後,Z女士又能打網球,而且能夠從事所有她以前從事的活動了。 從那之後,所有的試驗數值都已經完全正常了。

病例五:ST,8歲,在來到我這的前一年,這個男孩的腳、踝和膝蓋開始有明顯的腫大。 被診斷患有,標準的藥物被使用以停止病情的發展。

不幸的是,這個小患者不能忍受藥物,並且出現很嚴重的大腸出血。 於是必須停藥。
我按一般的程序為他進行Mora治療,包括檢測可能的發病原因,通過病質藥的檢測,發現流行性感冒病毒、百日咳和柯薩奇病毒檢測都呈陽性,至於汞合金的負擔不會太嚴重,風水性的病理壓力則完全沒有。

每兩個星期進行一次Mora治療,持續了好幾個月,也要這個小男孩做一些合適的運動。
治療開始後一年,這個小男孩身體就恢復了。

開始治療的1年半後,我最後一次看到那個男孩。 除了腳踝處還有很小的運動限制以外,這個小病人已經完全恢復了,他所有的試驗數據也正常。

病例六:RK,55歲,患有風濕性關節炎。這位患有風濕性關節炎的女性患者還患有狼瘡,而且慢慢地越來越嚴重。 在病人來我這之前,這兩種病史已有20年。 在治療開始前,病人手和肩膀的運動明顯受限。

此外,透過Mora檢測,也發現她有汞合金以及食物的不耐性反應,在做病質藥的檢測,則有檢測到殘餘的細菌負荷,和不同的流行性感冒病毒。

一開始的治療讓病人感覺病況轉好很多。遺憾的是,我沒有對R女士睡覺的地方進行檢測。 在檢測對電磁壓力的血液測試中,發現了很強的病理讀數。 之前曾占卜她的房子的一位風水占卦師聲稱在她的房子下面發現有一股水流,並告訴病人不要在住在那房子裡面了。 既然我不想跟我的病人說這個,儘管血液顯示有明顯的問題,我還是堅持治療。

遺憾的是,當病人持續地經歷強烈的、沒有任何改變的疼痛時,治​​療迅速就停止了。 這些並不是真正的風濕性關節炎的疼痛,但是它們已經能足夠影響到病人,使她甚至沒有跟我商量,就開始服用更多止痛藥和類固醇。 由於服用了類固醇,患者開始出現腸胃出血。

住院治療了幾個星期後,病人返回到我這裡。 有趣的是,住院的時候她幾乎沒有什麼疼痛,以至於住院期間一點都沒有用風濕性關節炎的治療藥物。

正是因為離開她自己的住所就不在有風濕性疼痛(儘管在醫院有多種處理)的這個經歷,啟發了她尋找“房屋建築生態學”的服務。 她發現在她的住所有不能接受的人工電磁場,並按照我的建議,清除了這些電磁場。

這之後,她的疼痛明顯改善,現在她只需要每8個星期來一次我的診所。 她的這個病例,可能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原因而不是其他的。 現在她不再要吃藥了,她的生活質量很好地提高,現在她可以跟她的丈夫做長途的自然度假了。

病例七:LA,34歲,患有早期風濕性關節炎。這個病人是一個書商,來我這之前的一年半被診斷患有早期風濕性關節炎,他也持續服用對抗療法的抗風濕性藥物,因為身體無法負荷這些藥物,於是到我這裡,開始按照Mora治療協議結束治療。

一開始的會診發現他有風水病理方面的壓力、很強的汞合金負荷、對小麥和雞蛋有不耐性,同時還有高病理的“口頭電池”狀況。

這個病人開始對治療很懷疑,只是慢慢地開始去除汞合金。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他的病情慢慢得到穩定,也可以減少止痛藥的服用量到一天只要兩片水楊酰偶氮碘胺吡啶,而且聖誕期間仍然能夠在他的書店做大量的工作。

新年時,他終於決定對他的住所進行一下“房屋建築生態學”的檢查。 這個檢查發現他商店裡的氖氣燈導致了電磁場穿過他樓上的睡覺房間,也因此干擾了他的健康狀況。在將照明燈換成對人體沒那麼大傷害的燈後,L先生的疼痛很快就得到了改善。 折磨了他很長一段時間的腹瀉也停止了,最後持續的服用止痛藥也停用了。

1年前,L先生最後一次拜訪了我的診所。 他很好,有意思的是,他的妻子患有過敏症,在房子經過處理後,沒有任何治療也就自己好了。

2.3 Mora療法對住院病人的治療

病例一:BS​​,56歲,由於感染帶狀皰疹而導致在胸腔出現嚴重的神經痛(住院但還可以走動)

B先生第一次來我們醫院是在1984年,大約有6年的時間,他忍受著胸腔劇烈的燃燒似的神經痛,這個部位之前曾經感染過帶狀皰疹。 疼痛在左胸,並向前和向上輻射,還有一些絞痛。

病人走訪了一個又一個的醫生,採用了種種不同的治療方法。 最終還做了手術,包括兩根胸神經的阻滯和切斷脊髓丘腦束,不幸的是兩個手術都沒有取得成功。

第一次的Mora評定顯示,該病人身體左上部分對比身體其他部分有很明顯的能量不足,可能是脊神經斷絕的結果,疼痛治療過程包括好幾個星期的Mora治療。 會診是兩星期一次,他的症狀有明顯改善,病人暗示他這些年來第一次感覺疼痛有所減輕。

三個月後,病人因為左胸部位心絞痛似的劇烈疼痛,再度接受Mora治療。這次進行了5次治療,每隔14天以​​上做一次,給病人帶來了最有效的疼痛減輕。 作為Mora療法的輔助治療,第一次增加了帶狀皰疹病質藥治療,這也對原來老的患有帶狀皰疹的地方有所改善。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病人吃的止痛藥明顯比以前少很多,之後的兩年,​​B先生每年來4-5次。 但由於手術,他左上胸部位的能量能量不足不幸未能得到修正,雖然治療期間他左上胸的能量值與最初相比已經明顯改善,疼痛減輕,睡眠質量也提高,取得了很明顯的康復效果。但是在積極治療的3-4個月後,疼痛又出現了。

由於絞痛,病人也去其他醫院做其他不同的檢查,包括綜合的心臟方面的檢查,電腦X光片,血管造影,但是並沒有發現他的冠狀系統有任何病變。

從那以後,B先生在過去的4年裡每年來兩次我們醫院。 他在醫院住5天,每天接受Mora治療(每次的設置不同)。 每次住院快結束時,他的疼痛都明顯改善了,他就回家去。 最初的時候,治療後沒有疼痛的階段大約維持3個月;現在這個時間已經延長到6-8個月。 除了有高血壓,這個要吃藥控制,他的狀況很好,他的疼痛在治療下得到了有效控制。

病例二:ST.H.,62歲,椎間盤手術後綜合疼痛這位62歲的病人在80年代做了​​兩次椎間盤手術。 手術後相當多的疼痛問題一直伴隨著他。 服用鎮痛片,必要的時候甚至用嗎啡派生品。 1985年病人來到我們醫院。 正常的物理治療,比如說體育運動、熱療和按摩之後,就安排用我的Mora療法。

除了兩次的椎間盤手術,很多年前病人還做過一次胃手術,這個手術也在他的傷疤部位給他留下了一個“干擾場”。 在超過4個星期的治療中,大約進行了8次Mora治療,我們成功地減輕了他原先非常嚴重的疼痛,大約減少了50%——根據病人自己的評價。 我們也覺得疼痛的緩解很明顯,因為病人不再需要任何的止痛藥。

Mora治療與傳統的物理治療一起使用,幾週後病人的疼痛真正的減輕了——除了下脊柱明顯的運動機械限制。 從醫院回到家後,大約過了一年,他服用鎮痛藥的劑量明顯減少了。

1994年,St先生最後來了一次我們醫院,期間因為他濫用精神類藥物,導致了一些鬱悶壓抑的症狀,經過6週的Mora治療,每週兩次,並結合精神療法,St先生完全沒有了壓抑沮喪的感覺,疼痛很大大地減輕,不再需要任何的陣痛藥。 離開我們醫院時,他的狀況很好,疼痛症狀也明顯減少了。

病例三:GH,54歲,椎間盤手術病例,並有嚴重的術後遺留問題。病人在1984和1985年做了L4/L5神經節的椎間盤手術,術後有許多後遺症。

在接受Mora治療時,G先生的健康狀況都有了明顯的改善,他離開了醫院。 脊柱的活動性和柔韌性明顯增強。 拉塞格病的關節彎曲,之前是60º,現在不會再異常了。

病例四:WS,54歲,60歲,有脊柱問題。這名女性患者第一次來我們醫院是在1987年。 那次,她有很嚴重的腹部疼痛,在腰椎部位還有脊柱突出問題。

經過5次的Mora治療,腰部的疼痛完全消失,後背疼痛也有所緩解。 這種跡像明顯說明,腰部的手術傷疤所形成的干擾場,是引起腰椎疼痛問題的主要原因,初步治療後,病患表示得到很大的改善。

1991年W太太又一次來到我們醫院,這一次她的腰痛非常厲害,以至於只能快步走,而且腰部明顯的疼痛症狀連帶引起肩膀-手臂綜合症又回來了, 病人說,連脫掉寬鬆的外套和內衣以進行檢查都非常困難。

因為她以前的病史,我初步進行的Mora治療就是去除來自她傷疤組織的干擾場。

第二天,我在電梯裡碰到病人,幾乎認不出她了,因為她站立著,洋溢著輕鬆愉悅的表情,她說,2年來第一次,她在夜晚很快就進入睡眠,而且一覺到天亮,中途都沒有醒過。

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繼續進行了幾次Mora治療。 在進一步的調查中發現了來自她睡覺的地方、由於過多的電磁場而引起的另一個干擾場。於是我們著手消除這個因素。 患者也反應疼痛狀況獲得很大改善。

病例五:RS,32歲,雙腳踝慢性疼痛R先生過去4年一直都保持一種積極的運動生活,由於在足球賽中過於狂熱,他拖著兩個腳踝部位都軟組織受傷的雙腿堅持比賽。 這樣就引起了走路的慢性疼痛,於是為他檢查的整形外科手術醫生決定為他動手術,以拉緊兩邊中間和邊上的韌帶。 不幸的是,由於最初原因引起的疼痛雖然減輕了,但是疤痕處的壓迫性和敏感卻更明顯了。 他不得不穿特製的運動服,甚至這樣,他也只能蹣跚地拖著非常疼痛的雙腿。

兩次Mora治療之後,疤痕已經不再是那麼麻煩的問題了,病人也能更好地行走了。 6次Mora治療之後,R先生走路往來我們醫院,完全不覺得疼痛了。 他的妻子,是在他患病之後才認識的,在整個婚後只看過他跛腳走路,都不能相信治療能達到如此的效果,使他能正常行走。

病例六:TF,72歲,在一次戰爭中受傷後做了大腿切除手術。從那之後,他承受著最劇烈的截肢後的疼痛,必請需要服用大劑量的止痛藥和精神類藥物來緩解,前3年,他心理上已經開始漸漸地變的很不穩定,一直都服用很多的藥物,已經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還喝很多酒。

病人聽了朋友建議來到我們醫院,因為他的朋友有多年的頭痛,在我們這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檢查中,T先生情緒一直很激動和緊張,當我們觸摸他截肢的部位時,他出現陣攣的扭曲反應,導致我們幾乎無法進行進一步的檢查。

在接下來的幾周里,我每兩個星期給病人做一次Mora治療,同時配合心理方面的治療,並且慢慢減少藥物服用,每天2-3片抗抑鬱的藥物Ludomil(50毫克/片)是他唯一需要繼續服用的。

我們一共進行了7次的治療,隨著每一次的治療,T先生變得更平靜了,他身體的疼痛和抵禦性的反應也改善了,只是還有輕微的、刺激的、痙攣似的疼痛, 睡眠也改善了,慢慢地他的精神狀況也穩定下來。 到治療快結束時,T.先生已經康復得盡可能好了,他自己能夠自如地應付剩餘的、相對來說不嚴重的疼痛了。沒有抗抑鬱藥物,他也能整晚睡覺了;他獲得了全新的生活質量。

T.先生的案例還列入了最新的深刻的文獻資料當中。 他的改變成為我與心理學家討論時最好的證明。

3.列舉實例對比Mora療法與傳統療法的花費(略)

4.Mora療法是治療急性和慢性疼痛最有效的方法,用Mora設備評定和治療的原理,就是它能揭示某些傳統的醫學療法或多或少蒙蔽了的疾病圖像。

儘管我們提供的治療方式是高精密的,但是在處理疼痛,特別慢性疼痛上是很艱難、不容易的。 慢性疼痛治療​​需要很多的臨床醫師, 至關重要的是,醫師需要按照患者身體自身的狀況進行療程規劃,如此一來,病人體內的力量才能逐漸地被激活,才有重新調節的可能。

Mora療法,雖然在基本的理論或是治療過程中,都還需要進行更多的檢視,但是,在治療長久使用對抗療法的的疼痛病人身上,取得的顯著效果,也說明Mora療法是用於疼痛治療的明顯而有效的方法。

Mora療法將​​來一定會在“自動控制醫學”領域佔據更大的空間, 以我看來,這種治療方法對社會的價值是無以估量的。

5. 參考文獻目錄1. Harrison’sPrinciplesofInternalMedicine,Bd.I.1987,SchwabeVerlag.
2. Prigonine,I.:DialogmitderNatru.(DialoguewithNature)
1981,PiperVerlag.(Nobelpreis1977)
3. Popp,FA:NeueHorizo​​ntederMedizin.(NewHorizo​​nsisMedicine)1983,HaugVerlag
4. Popp,FA:BiologiedesLichts.(LightBiology)1984,HaugVerlag.
5. Leonhardt,H.:GrundlagenderElektroakupunkturnachVoll.(BasisforElectroacupunctureafterVoll)Vol.I,1977,MLVerlag.
6. Morell,F.:Mora-Therapie.1987,HaugVerlag.
7. HeineH.:AnatomischeStrukturderAkupunkturpunkte.(TheAnatomicalLocationofAcupuncturePoints)In:DeutscheZeitschriftfurAkupunktur(DZA),2/1998.
8. Rasche,E.:DieneueMora-Therapie.(TheNewMora-Therapy)1991,Med-Tronik-Eigenverlag.
9. Hanzl,GS:Vondermorpholo-gischenzurbiokybernetischenMedizin–UberdiebevorstehendeRevolutiondeswissenschaftlichenDenkens.(FromMorphologicaltoBiocyberneticMedicine–AbouttheComingRevolutioninScien-tificThinking)In:Erfahrung-sheilkunde,Vol.38,1989.
10. Siegenthaler,W.:KliischePatho-physiologie.(ClinicalPatho-physiology)1970,ThiemeVerlag.
11. Poeck,K.:Neurologie,LehrbuchfurStudierendeundArzte.(Text-bookforStudentsandDoctors)1972,SpringVerlag.
12. Perger,F.:Herdgeschehen.In:ZentraldokumentationfurNaturheilverfahre.(WorksCentraltoNaruralMethodsofHealing)Vol.III,S.183-187,1992,VGMVerlag.
13. Maes,W.:StreBdurchStromundStrahlung.(StressfromCurrentsandFields)1992,InstitutfurBar-biologieundOkologie,Eigenver-lag.

文章出處:http://www.xiangya.cc/hlzl/hlzl/qk/2011/0413/24339.html

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對過敏性鼻炎脫敏治療的療效分析

                                              《醫藥前沿》2012年第30期        作者: 劉敏

[導讀] 目的觀察生物共振治療儀對過敏性鼻炎進行脫敏治療的臨床療效。

劉敏(河南省濮陽市油田總醫院耳鼻喉科河南濮陽457001) 

【摘要】目的觀察生物共振治療儀對過敏性鼻炎進行脫敏治療的臨床療效。 方法將入選的患者隨機分為兩組,治療組(50例)過敏性鼻炎病人,採用德國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對其進行脫敏治療,對照組(48例)僅口服西替利嗪片, 10 mg qd。 兩組均治療12週。 結果脫敏治療的總有效率為94.00 %;西替利嗪治療的總有效率為91.67%;2組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 結論生物共振治療儀在臨床上可廣泛用於對過敏性鼻炎的治療。

我科自2009年8月至2011年4月應用德國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對過敏性鼻炎進行過敏原檢測及脫敏治療,其中完成療程且資料完整隨訪滿6個月者98例。 現將檢測結果及臨床療效報告如下:

1資料與方法

 1.1治療組方法

 1.1.1一般資料50例患者均為我院耳鼻喉科門診病人,其中男性26例,女性24例;年齡3~70歲,平均年齡37.0歲;病程2月至30年,平均病程15個月。 所有病例均由臨床醫師確診;在過敏原檢測前停止應用抗組胺藥物至少3天,停止系統應用糖皮質激素類藥物至少7天,治療期間不應用抗過敏類藥物。  

1.1.2方法

 1.1.2.1檢測過敏原:使用德國Med-Tzonik公司生產的MORA-super生物共振治療儀。

 1.1.2.2脫敏治療:使用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進行脫敏治療,檢測者依次輸入脫敏治療程序:109、107、77、144、58,表示生物節律調整、淋巴排毒治療、脫敏治療、鼻部治療、支持治療;治療一周一次,連續治療12次為一個療程。

1.2對照組方法48例患者均為我院耳鼻喉科門診病人,其中男性25例,女性23例;年齡3~68歲,平均年齡36.0歲;病程2月至30年,平均病程15個月。 所有病例均由臨床醫師確診;對照組僅口服西替利嗪片,10 mg qd,治療12週。 
        

1.3療效判定根據臨床症狀的改善及停止治療6月內有無復發進行療效判定。 痊癒:過敏症狀完全消失,停止治療6月內無復發;顯效:過敏症狀完全消失,停止治療後復發,但症狀較輕;有效:過敏症狀明顯緩解,但停止治療後再次復發;無效:過敏症狀無明顯改善。

2 結果
   2.1治療結果 見表1。

      2組療效比較

      組別例數痊癒顯效有效無效總有效率(%)
    
      治療組 50 28 10 9 3 94.00
      對照組 48 10 20 14 4 91.67
      經過統計學處理(X2=0 P>0.05),表明兩組之間療效差異有無統計學意義。
2.2不良反應
治療組僅少數患者訴前一次治療當天有口乾及瘙癢加重,但隨著脫敏治療的進行上述症狀消失;對照組20例患者訴頭暈、嗜睡。 所有病例停止治療後均無其他任何不適和不良反應發生。
 
3 討論
過敏性鼻炎又稱變態反應性鼻炎,是目前全球普遍存在的疾患,患病率為10%—25%,該病可導致睡眠紊亂、食慾減退、全身乏力、疲勞、情緒失調、注意力減退和學習障礙。
過敏性鼻炎性是吸入特異性過敏源後由IgE介導,通過釋放組胺或其他化學活性物質誘發的鼻黏膜Ⅰ型變態反應性疾病,臨床以發作性噴嚏、鼻癢、大量水樣清涕、鼻塞、嗅覺減退為主要症狀。
過敏性鼻炎診斷[1]很容易,但治療相當棘手,生物共振脫敏治療是一種新興的治療方法。 生物共振技術的理論基礎是1929年獲得諾貝爾獎的量子物質波理論[2],本次所選取的98例患者,均為臨床確診的患者,脫敏治療,效果顯著。 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脫敏治療原理為:生物共振技術對多形核白細胞及血清白蛋白具有調節作用,對過敏原的波形被逆轉、放大後以治療振動波的形式返回患者體內,將體內存留的過敏原電流振動波,整為正常波形,則機體恢復正常。 
目前臨床上對過敏性疾病脫敏治療方法少​​,脫敏治療時間長、有些方法對患者較大創傷患者不易合作,尤其是婦女和兒童。 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與傳統治療模式不同,安全無痛苦,無任何不良反應,患者無需服用或皮下注射任何藥物,避免了藥物的副作用且不易復發。 本例中過敏性疾病脫敏治療的總有效率94.00 %,說明病情仍有復發現象,說明患者避免過敏物質加脫敏治療並能不完全達到脫敏效果,是否方法需要改進還是與其他藥物聯合治療,還有待進一步研究。 
總之,採用生物共振治療儀治療過敏性鼻炎,主要是通過其調節機體內的陰陽平衡,提高機體免疫功能,鞏固療效,防止複發且不良反應小。 與西替利嗪組比較,總有效率差別不大,但在痊癒率上,有較大優勢,且無頭暈、嗜睡等副作用,對肝腎功能無任何影響,更能為患者接受。 對過敏性鼻炎的治療,中醫藥有自己獨特的方法和優勢[3],能否聯合,更有效地治療過敏性鼻炎,值得探討。 
參考文獻
[1] 顧之燕,董震.變應性鼻炎的診治原則和推薦方案(2004年,蘭州)[J].中華耳鼻咽喉頭頸外科,2005,40(3):166-167.
[2]江向東,黃艷華,等.量子物理學[M].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1,81.
[3]宋芊.李友林.李友林教授運用寒因塞用法治療過敏性鼻炎[J].中醫藥信息,20ll年28(5):69—71.文章出處:http://www.chinaqking.com/yc/2013/303548.html

我與摩拉(Mora)的故事

                           作者 於卿秀(山東文登區三病醫院皮膚護理治療中心)
我與MORA結緣是在2012年2月,院裡引進一台德國產摩拉生物物理治療儀。 也許從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與MORA的緣分。使用MORA已一年有餘,回想這一年多來我感慨萬千。 剛開始我也質疑過MORA的作用,因為不吃藥不打針就能治療讓人頭疼的過敏性疾病,總感覺有點“玄”。 一年多來,我潛心的揣摩、研究、不斷證實,大量康復的病例一次次給了我有力的回答“事實勝於雄辯,療效說明一切”!

一年多來我與患者之間也發生了很多動人的故事。

記得去年三月有一位8歲的小男孩在媽媽的帶領下來到我們科。 媽媽一臉愁容的告訴我,孩子兩年前眼睛開始不停的眨動,還時不時的皺眉歪嘴做出鬼臉一樣的表情。漸漸地孩子變得不愛說話,不與小朋友玩耍,性格越來越內向了。 曾到煙台、濟南等大醫院檢查,都說是抽動症,堅持治療了半年也未有療效。聽朋友介紹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來到我們醫院。

經過MORA檢測他對土豆、黴菌過敏,原來是過敏導致的孩子眼睛不舒服而習慣性的眨動。 脫敏治療了三次後小男孩的眼睛明顯不眨了,精神狀態也有了改變,開始喜歡笑了。 媽媽看到了希望,堅持不懈的帶孩子來院做了兩個療程的脫敏治療,小男孩​​徹底地好了。 本來的天真活潑又重新回到孩子身上。媽媽看到孩子的變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大水泊鎮的王女士過敏性鼻炎四年多。每年四五月份最嚴重,鼻塞、打噴嚏、流鼻涕、頭​​疼,伴憋氣使她徹夜難眠。 吃藥打針,還用了無數偏方都不見療效,疾病折磨的她對生活都失去了信心。在經過MORA過敏原檢測和脫敏治療後,她的鼻炎症狀消失了,用她自己的話說:“我已經好幾年沒這麼痛快的呼吸了”。

還有一位蕁麻疹並十幾年便秘的老大爺,通過MORA的整體調節,不但蕁麻疹好了,十幾年的老便秘也治癒了。 他激動的說:“閨女太感謝你了,不怕你笑話,我以前大便都是老伴幫我用手摳的,為這個病我自己從來不敢單獨出遠門。現在我徹底好了,終於能像個正常人一樣的生活了”! 一張張笑臉,一句句感謝的話,更加激發我對這份工作的熱愛。
諸如此類的病例數不勝數,我不斷的被一例例神奇的效果所折服,不斷的被MORA強大的功能所吸引。 作為見證和實施治療的我,也因此有了一種成功的喜悅,更有一絲淡淡的幸福,不時在心頭縈繞,久久的揮之不去。

文章出處:http://www.wdsbyy.com/a/meirongzhiliao/meirongzhishi/2013/0829/199.html

小兒科專科醫師談Mora-生物能共振儀器

作者:阮慶定醫師

這套來自於德國,屬於整合/順勢(同類療法)/預防醫學/自然療法領域,原創頂級Mora-生物能共振儀器(又稱電子同類療法),軟硬體加周邊配備價值數百萬。Mora-生物能共振,是屬於同類儀器中的重裝備,至於其他同類產品,可說是小巫見大巫,差別在只能「診」一下,無法「治」療;至於Mora-生物能共振,同時具備「診」+「治」兩大功能。

Mora-生物能共振,一路走來有40年的歲月,可以全人、全方位輔助治療病人,德國人敢賣如此高價的儀器,正因為有它的功能和效果。至於你醫生,識不識貨?有錢,要不要買?願不願意買?悉聽尊便,而買了之後,會不會用?使用效果如何?又是一道道難題。

德國科技竟然可以利物理治療共振原理,整合西方醫學、中醫經絡/針灸學、歐洲順勢醫學(同類療法) 、東方醫學、自然醫學、復健醫學、物理學、營養學、巴哈花精、顏色治療、………融會貫通,結合在一起,真令人佩服,所以無疑地,它是東西方醫學整合治療,最佳的整合醫學儀器配備,又不必吃藥/無痛無害/無副作用/無侵入性,只需要吃或喝Mora儀器治療過程中,所配置的客製化糖球或水(專門為個人身體需要所製作,糖球或水就像晶片是載體,攜帶治療的訊息)提昇免疫力、強化自癒力,自我修復,適用於任何年齡/任何病痛,包括過敏、過動、自閉、發展遲緩、任何各種疾病、疼痛…..等等,各式各様難治的病痛。Mora輔助治療的原理,和現有主流醫學(對抗醫學),處理病痛的方法上,是有差別的,醫生們主觀上的看法,限制了對病人治療上的協助。

主流醫學發展到今日,要讓任何治療立即有效,對有些病而言,是有盲點的、有困難的,目前難治或治不好的病,不論病了多久或多少年,有機會運用Mora-生物能共振,可以達成輔助治療的效果,也是給予病人多一種,治療選擇的可行之路。

Mora-生物能共振療法,非常適合用在孩童身上,也非常容易觀察到各式各樣變化和效果,又無痛無害,同步共振調節全人各器官/系統。

文章出處:http://iamsweetrock.pixnet.net/blog/post/142817160

試議共振MORA生物共振治療慢性蕁麻疹的效果觀察

文章轉載於http://www.zidir.com/html/kfyx/047946.html

1672-3783(2012)10-0037-01

【摘 要】:

目的:探討MORA生物共振治療技術對慢性蕁麻疹的檢測及治療的意義。

方法:對83例不同原因導致的慢性蕁麻疹病人採用MORA治療,其中男性36例,女性47例;年齡4~76歲;病程,2年~33年。採用德國MORA生物共振治療儀對其進行了過敏原檢測和脫敏治療。

結果:治癒74例,治癒率89%,有效6例占7%,無效3例占4%。

結論:MORA生物共振治療技術,在臨床上可廣泛用於對慢性蕁麻疹的治療,安全無不良反應,無痛苦,且復發率相對較低,可進行針對性個性化治療。

【關鍵字】:MORA慢性蕁麻疹脫敏治療觀察

慢性蕁麻疹是自身免疫機制參與的過敏性疾病,是一種常見且頑固難治的皮膚病,目前病因尚未明瞭。其發病主要特徵為:復發性短時存在的瘙癢性風團,時間超過6周,病程遷延,經常持續數年甚至數十年不癒,給患者造成極大的身心痛苦,我院2007年10月至2012年9月採用MORA生物共振治療技術對慢性蕁麻疹患者進行治療,療效顯著,現報告如下:

1 材料與方法:

1.1 一般材料:83例患者均為本科門診病例,均符合慢性蕁麻疹診斷標準1 ,其中男性36例,女性47例,年齡4~76歲,平均年齡35歲,病程均在兩年以上,臨床表現為:全身復發性且短時存在的瘙癢性風團,時間超過6周,其中80例在應用MORA治療前曾用過激素或抗組胺類藥物治療,3例未使用任何藥物。

1.2 儀器設備:MORA生物物理治療儀(型號:MORA—super),由德國MED—Tronik公司提供。

1.3 方法:

1.3.1 基礎治療:選擇一個合適的程式進行基礎治療,如112、104、105等程式。

1.3.2 啟動淋巴系統治療,運行120程式。

1.3.3 進行經絡評估和調節:讓患者的整體經絡情況保持平衡,多關注迴圈和肺臟及腸道經絡,選擇合適程式進行治療如:189、191、185等程式,177、179、173等程式。

1.3.4 環境檢測:采患者末梢血,玻璃塗片進行治療,運行52程式。

1.3.5 脫敏治療:運行77程式

1.3.6 藥物支持:運行58程式(病質,花精順勢藥物,抗氧化物質等)及對症治療,運行131程式

1.3.7 碳酸氫鈉2片(一片0.5g)tid,口服2周,成人善存1粒qd,口服半年。

1.3.8 一週一次治療,時間約1個小時(60分鐘)

1.4 療效評估:

治療四個月後,根據患者臨床症狀改善情況及有無復發進行療效判定。“治癒”標準評估指標:治療後,全身未出現瘙癢性風團,無復發。“有效”標準評估指標:風團面積縮小(塊狀變成點狀),發作時間延長(兩至三日發作,皮疹很快消退),但瘙癢有減輕跡象。“無效”標準評估指標:症狀無改善但不加重。

2 結果:83例患者治療4 個月後觀察療效,治癒率為89%,有效率為7%,無效率為4%(病人治療期間第2~3次治療時症狀有所加重,第5次治療時開始有所減輕,第8次症狀明顯改善,治療期間均未見不良反應發生)。

3 討論:

研究資料顯示,慢性蕁麻疹患者的健康狀況評分與冠狀動脈疾病患者的評分相當2 ,慢性蕁麻疹患者健康狀況和主觀滿意度低於健康人群和呼吸系統過敏的患者3 。目前,西醫對慢性蕁麻疹尚無特效療法,治療手段多採用口服抗組胺藥物、皮質激素等藥物。這些藥物暫時解決了過敏症狀,但是過敏發生的根本原因沒有改變,機體免疫功能相對較低。細胞內產生的自由基繼續起著氧化破壞作用。在過敏原刺激下,過敏介質的不斷釋放,使得症狀反復出現。

 MORA生物物理脫敏治療技術是國際上較為先進和有效的抗過敏性疾病的治療手段。它是通過把容易引起人體過敏的40多組1000餘種物質產生的電磁生物波編入電腦既定程式,對照過敏人體進行檢測,當既定程式與檢測出的異常波相吻合時,該物質即為過敏原。隨後,設定過敏人體異常波的反相波來矯正這個異常波,從而達到脫敏的治療效果。

根據變應原測試結果應該對患者進行個性化健康指導。必需向患者說明:

 

①  敏治療的目的、意義、脫敏治療與傳統抗過敏藥物治療的根本區別。

②  部分患者治療2~3次左右會出現症狀加重的情況屬正常現象,會慢慢好轉。

③  每天至少要喝1500毫升水,治療後6小時內不喝酒、不喝咖啡和紅茶。

④  治療期間不宜吃易引發過敏的食物、含防腐劑、人工色素的食物及含食品添加劑的食物(這些物質屬於非營養性物質,進入機體會增加人體代謝的負擔),多吃新鮮乾淨的蔬菜水果。

⑤  少吃甜食和含糖多的食物,保持良好充足的睡眠,注意適當的運動。

⑥  治療後避免重體力活動和過度思想刺激及壓力。

⑦  患者醫從性良好,能堅持接受完整的治療療程(孕婦及患者體內裝有心臟起搏器的不宜接受治療)。

⑧  在測試前三天未服抗過敏藥物,一周未服激素藥物,治療期間需停服抗過敏及激素類藥物。除此而外,還應該注意不斷總結經驗,及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只有這樣才能提高我們的醫療品質水準。

 

參考文獻

姚煦,林麟 慢性蕁麻疹的治療進展中華皮膚科雜誌,2008年1月第41卷第1期O’Donnell BF, Lawlor, SimpsonJ,et al. The impact of chron-ic urticaria on the quality of life .Br J Dermatol,1997,136(2):197-201

[3] Baiardini I,Giardina A,Pasquali M,et al.Quality of life andpatients’ satisfaction in chronic urticaria and respiratory allergy. Allergy, 2003,58(7): 621-623.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 Mora Club、編者及作者無涉。如果您需要具體的建議,請諮詢專業醫師。

 

德國醫師赫爾姆特•多門使用MORA儀器的分享

圖

赫爾姆特•多門在1978年正式開立診所前,就已開始使用MORA,由於患者經由MORA檢測排毒的回饋非常正面,前來就診的患者愈來愈多,甚至不惜遠道而來,他對於MORA的信任度愈來愈高,1993年後開始使用超級MORA(註一)

『有一次,一個四歲小孩的母親絕望地打電話來,說小孩日夜咳嗽,她們已經試了各樣方法,找了很多醫生,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治癒,那時,我只有老式的MORA設備可供使用,沒想到小孩經過檢測後感覺就好了一點,他母親隔天上午打電話來說多門先生,我兒子只咳嗽了兩次。這真是偉大的成功。另外,在這一年裡,這個小孩因為感冒又來了一次。我就直接採用MORA療法給他治療,他又恢復了健康。』

赫爾姆特•多門表示,MORA儀器對過敏檢測也相當精準。他以一位中年婦女的治療為例。『大約在三年前,有位M女士(化名)經人介紹來就診,她說她的過敏非常嚴重,幾乎不能吃任何一點東西,連營養食品,也不能吃,只能夠飲用兩種果汁和食用三種蔬菜。她出示了整整14頁寫滿了各種不能注射的藥物,她說一旦吃了其他食物,就會有生命危險。她對人生太絕望了,完全沒有活下去的慾望。

『後來一經MORA檢測,發現她的主要過敏源是牛奶、麥片和蛋白,於是開始排毒,在長達半年的治療期間,一再重複檢測,並不斷發現新的過敏源,但是很快地,她就開始維持穩底的健康狀況,而且可以隨心所欲地食用所有東西,直到半年前,她又來了找我,說過敏反應又復發了。於是我用超級MORA檢測,結果發現罪魁禍首原來是甲醛。』

多門先生不斷地詢問想這位女士住家環境狀況,後來才知道,原來這位女士曾遭人用一條透明膠帶綑綁在家中長達二十四個小時,經過鑑測透明膠帶後,發現其中竟然富含大量甲醛。

M女士即決定請環境保護服務人員,在家中進行大規模檢測,結果在大衣櫃裡,枕頭靠墊以及地毯中,都發現甲醛,決定全面裝修住宅。

多門先生語重心長地說,如果這位女士不好好改善居家狀況,如果患者並不努力靠自身力量去改變它時,即使採用MORA療法也是於事無補的。』

另外,M女士也從她的家庭醫生(內科醫生)那裡得到一張診斷證明書(參見下圖)。這張證明書上證實了MORA對她健康帶來的正面影響。
有時,我對檢測檢查所得到的結果感到驚訝

多門也談到,有回,一位過敏反應的女患者因滿臉脹紅和持續不斷的流感感染來找他。透過Mora儀器,發現她的過敏源是登革熱。但是多門心想,怎麼可能呢,登革熱是印度的一種疾病。結果女患者說,其實她曾到印度十次。

多門先給患者注射抗登革熱的NOSEDE藥劑,打了點滴。很快地,患者退燒後,病情也得到了控制,『但是誰會想到是感染登革熱呢?如果在Mora儀器的程式中沒有儲存登革熱,我也不可能會知道的。』

他也提到一位誤食過敏食物男士的故事,『有天他滿臉脹紅地跑來找我,我本來想說他是否吃了不該吃的東西?但是他堅持自己沒有亂吃,他說自己外出旅遊剛回,家中沒有什麼東西可吃,所以,他去了他母親那裡,結果我問他,他母親給他做了什麼吃的呢?答案揭曉,正是有牛奶和酵母的比薩啊!』

赫爾姆特•多門說:『我有時也會懷疑自己的檢測結果,但是經過一再確認,以及患者的回饋,往往都是正確的檢測,我完全都不想放棄MORA。』

 

 

日期:1995年8月25日

醫生診斷證明

瑪莉澤女士

在過敏反應方面,在女士身上診斷出大量的過敏源。

女患者在經過學院醫學過敏反應專科的診斷和治療卻並沒有取得很好的療效之後,去了行醫者赫爾姆特•多門先生那裡,接受自然療法。內爾斯布羅伊希爾大街60號,41066,慕尼克格拉特巴赫。

借助生物功能診斷法,首先對這位女患者進行了過敏反應的診斷。接下來進行了一個持續的有規律的MORA療法。此外,也對腸、血液迴圈、泌尿系統進行了治療改善。在1993年4月和5月,女患者的汞合金問題解決消除了。在MORA療法的進一步治療之下,在1993年9月中旬,女患者的過敏反應也治癒了。自1995年7月17日開始,女患者又出現了對食品和黴菌產生過敏反應的新症狀。除此之外,在行醫者多門那裡,通過生物功能診斷法,在女患者身上又發現了其它的過敏反應。除此之外,借助於實驗化學的尿樣分析,又發現了女患者甲醛含量過高。因為對血液迴圈泌尿系統已經採用過MORA療法,因此,可以把MORA療法當作一個方法措施,這個方法措施能夠使女患者嚴重的症狀長時間地得到逐步改善。這個改進後的療法,被當作唯一的可取得療效的方法。因為過敏反應的復發,麻醉症狀的出現,無論如何得緊急地進行醫治。

 

註一:90 年代初, MORA-Super 在麥迪拓尼科公司的研究發展中心成功誕生,這是世界生物電子醫療領域一個里程碑式的產品,該產品融合了檢測和治療功能,結合雙通道的治療模式、電腦控制和檢測模式目前仍然是世界唯一雙通道治療模式的生物電磁治療設備,能夠同時用人體自身高頻和低頻生物波段治療病人。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 Mora Club、編者及作者無涉。如果您需要具體的建議,請諮詢專業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