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城鎮規劃與地球能量

在原始部落中,城鎮規劃與社區活動的設計,往往都以能量點做為規劃的焦點。古早時期,神廟就是建立在石柱之處,這是整個城鎮規劃放射的焦點,這些中央點坐落在好幾個地球能量線,稱為地線(Lay Lines,中國人稱為龍脈,澳洲原民稱為夢線)的交點之上。

地線的交集處稱為地線中心,在某些地點,地線中心又與地下水流重疊,創造出一種有力的漩渦,向上升的順時鐘方向螺旋,這是會在有意能量點發現的典型組合(有好能量與好水),通常都會有泉水而也有著康復水的品質。

古時,就知道地線是能量路線,這些線被連通後,就會轉變成朝聖之路,在這路線上,會興建神殿,寺廟,墓地或是水庫。而地理生物學,也確認了大多數這些地線,都會與高能量點有相同的微細能量品質,這些路線被認為是聖潔之路是有道理的。

在羅馬時代,他們就在地線上建直而長的道路,讓軍隊行軍而過,以沿路增強軍人的能量,有名的朝聖之路,是在西班牙沿著聖地牙哥之路(Santiago de Compostela Camino),這個五百哩的步道穿越山區,山谷,城鎮與田野,是一條非常老的聖潔之路,是聖方濟,查理曼,但丁與許多其他著名的聖者曾走過的旅途,著名的女演員莎莉。麥克勞也在她的暢銷書<The Camino> ,提到自己在這條路途上的旅行,也因此賦予了朝聖傳統一個新的生命。

在古代,城鎮規劃實際上是一種『分配聖潔和諧能量品質,以影響所有活動』的系統,我們可以想像其模式就是連起主能量點與次能量點,形成主要道路,最有力的能量點就保留給神廟,連接著教學與康復學院。如此便能讓神聖力量介入社區,使之繁榮興盛。

次一個能量點往往會保留給國王,國王在神權政治系統下,被認為是與不可見的靈性世界的聯繫,並被尊崇為伴神聖的生命。至於法院與主水庫,市場,雕像,石柱,泉水則都會在這些次要能量點中占有一個重要位置。

在古埃及,希臘和羅馬,交叉于中央能量點的路口稱為南北縱路(Cardo),與東西縱路(Decumanus)形成覆蓋著城鎮的圓頂天空的兩軸。

在主要城鎮配置上,將能量點連起與做放射性的規劃後,就會有第二層次的微細能量規劃,這是遵循地球的微細能量格網

在古時,人們就了解地球的微細能量格網現象,有許多標徵都看得到古人將神廟對齊能量格網上,並且用地球能量格網作為模組系統來設計規劃圖,所有規劃的細節皆以此為根本。這些地球能量格網會在大氣中上昇到某一高度,這就是為何輻射感知學的實踐都會稱他們為大氣能量條,或是大氣中的格網。今日不少研究者也支持『地球能量格網是縱向的標量波的一種形式』(莫爾Meyl)的理論。

在古建築中,兩個最主要的地球能量格網系統就是哈特曼(Hartmann)與科里(Curry)。哈特曼格線以方形模式流動,約2X2.2公尺。方向是北南與東西向。

hartmanngitter

這些能量條約二十公分寬,二公尺高。在這個層次上,他們匯合造成一個二十公分厚的平面,這些平面通常用來排正建築物的水平方向。

這個模式會在重複之後形成一個立方體系統,大約兩公尺立方。在兩個方向,每隔十公尺,我們會發現較寬的單一或是雙能量條。此外,我們又發現被稱為班克立方體系統(Benker)約十公尺立方大小,與哈特曼能量網重疊。在這個系統的對角線上,格里格網系統形成大約3.5X3.5對角的方形。不過,以上的度量在不同的地點會有不同的值。

哈特曼與科里格網線是在他們的載波上戴著能量品質的資訊,他們可以傳輸任何類的資訊,有益或是有害,由交叉觸發出的向上螺旋能量旋轉方向來決定。地球的能量格網需要連上有益能量點或是地線,才會導入和諧的能量品質放在交叉點的物件,也可以經由他們的物質品質或是幾何形狀設計來和諧地球格網的能量。只要這些地球能量格網被能量點的維繫能量均衡品質和諧化之後,他們就變成了這種能量分配的通道。地球和諧能量格網於是就被用來當做一種模組系統,然後再對應坐落在其上的建築物做最細節的規劃。

牆會建在格網線上,柱子則建在格網線交叉處,依此方式的建築物就會充滿和諧微細能量,不但能給居住者福氣,興隆,還能確保建築物的不朽地位。因為建築物是由地球微細能量格網線上『長』出來的,次要的街道也是置於和諧化的地格網線上,如此即能強化整個城鎮的和諧微細能量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