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與健康

b14dfb4530c32b2b96ff48e08119a5cf

圖為位於瑞士的歌德館,是有機建築的重要史蹟

文:雷久南博士(琉璃光雜誌發行人)

一年前我看了一本介紹人智學史丹勒博士所寫的關於建築方面的資料,建築不僅是居住的地方,也會影響人的心識。圓形或孤形的建築能激發星芒體(會影響我們的情感),尖形的建築對人有不好的影響。好的建築能轉換人心,讓說謊的人不說謊,做壞事的人不做壞事,建築可成為天人的「喉嚨」。自從看了史丹勒博士對這個時代的預言,要靠建築轉化人心,我就一心的研究可讓天人說話的建築。建築如何能達到環保、節能,又能提升心識和健康,這是我所想知道的。一年來我接觸到以前所未曾聽說的見解,學到很多,也發覺需要學的更多。

中國建築有很長的歷史,所考慮的是現代人所不了解的。古代的木匠用魯班尺,魯班是古代的一位木匠,他發現尺度有吉祥與不吉祥的,吉祥的尺寸所做出來的傢俱和屋子感覺和諧。目前只有一部份民間的木匠仍用魯班尺。我也拿了魯班尺做研究。用探測術來測能量時,發現「吉祥」的尺度是順時鐘的正能量,「不吉祥」的尺度是逆時鐘的負能量。我們進入某些空間會覺得特別舒適,有些則不舒適,也許與尺寸有關係。

我曾去參觀了一些車庫和儲藏室的展示品,同樣的儲藏室會因尺寸的不同而空間能量不一樣。有些是高能量,有些是負能量。現代建築物一般都沒有考慮到和諧尺寸,也許這是為什麼城市中的感覺是不順的。

中國古代建築都會考慮到「和諧」,屋簷的上彎即是避開向下沖的「殺」氣,看到向上彎的屋簷對心識也有提升的作用。我在Austin認識的一位懂得古印度風水學的建築師George Swanson,據他了解中國的風水學與古印度風水學有相似之處。古印度也有區分「吉祥」和「不吉祥」的尺度和長寬的比例,古印度認為北方和東方是吉祥的方向,南方則是疲倦之氣的來源,西方也不很好,因此古印度的建築南方的牆厚一點,窗開的小一點,而北方和東方的窗開的大一點,房子中間也有天窗,是通風和照明的,屋內也有一小塊與地氣相接的地方。

在中國一般認為南方是好方位,兩個文化為何有這麼大的差別?一個可能是印度的北方是喜瑪拉雅山脈,而喜瑪拉雅山在中國的西南方,這個山脈是高能量的來源,印度是個較熱的國家,朝北較涼爽,風水學會因氣候地理環境有所不同。

二00七年十二月琉璃光在德州奧斯汀舉辦研習營,更深入探討吃住和健康的關係,特別在綠色建築方面邀請到綠建築師George Swanson。

課程中有位同學提問老師是什麼原因,如此深入的探討綠建築和健康的關連。他回答:「三十年前我在美國中部設計了一間節能的房子,一個月的取暖費僅幾塊錢,我用很厚的隔熱體密封著這個房子,這個房子得了獎,然而我忽略了地毯化學毒素釋放的污染問題,因為房子不透氣,這些化學污染使我當時的妻子生病,小孩因而病死。之後我就去德國學習建築生物學,(Bau-biologie building biology)」。我終於明白George對綠建築熱衷的原動力。

建築生物學在德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興起的,那時有心之士看到生態的破壞和緊接著工業發展所引起的環境問題,而倡導建築生物學。德國對健康和建築的密切關連的認知相當普及,只要病人有醫生證明他所居住的房子是引起他生病的原因,政府會出錢重新裝修,德國是社會醫療制度,政府發現出錢改裝成無毒的住家是最經濟的。George說荷蘭阿姆斯特丹有家公司的建築是完全合乎健康原則,那家公司的員工不請病假。

德國還有一項規定,工人不許一天之內站在水泥地上超過一小時的工作時間,人站在水泥地上容易疲倦,因為水泥導電,電池放在上面會漏電,人也會漏電,George在他的書中提到補救的方法,第一是在鋪水泥之前地面鋪上碎木和水泥的混和,這樣水泥會從木頭那兒吸電,或者在水泥上面塗上一層薄的氧化鎂水泥或氧化鎂的板子(Mgo Board)。

建築生物學在一九八七年傳播到美國,他們最關注的是建築業如何避免危害健康的最常見的問題: 1. 霉 2. 材料釋放出的化學藥劑 3. 玻璃纖維 4. 電磁波和無線電波以及微波,其中任何一個問題都會引起嚴重的健康問題,如敏感、頭痛、慢性疲乏症、長期疼痛、慢性肺部感染,甚至於癌症。許多人沒有覺察到健康問題可能來自住家或工作環境。一旦生病的原因去除後病就好了。

建築材料釋放出的化學藥劑一般人比較熟悉,油漆、膠等都可能是問題。玻璃纖維是目前最常用的隔熱(冷)體,它的短處不透氣,容易受潮,受潮之後不容易乾,製造生霉的環境。同時受潮之後,隔熱(冷)功能減少,在寒冷的地方(華氏二十度以下)隔冷功效大打折扣,住家的舒適與室內溫度的調節相關,也與健康有關,一天內溫差最好不要太大,在設計屋子時就要選擇透氣又能調整溫度的牆才能冬暖夏涼。也注意陽光的照射好比冬天的陽光從向南的窗戶屋簷下進來,夏天的太陽在天空較高則被屋簷擋住,冬天取暖最舒適的暖氣是來自牆或地板內裝的熱水管(牆的暖氣是最舒適),如果熱天去暑氣,可以利用冷水管子吸熱。

一般在美國的暖氣設備是來自熱風(Forced Air),這種暖氣對健康不是很好,研究這方面的專家認為有五項缺點: 1. 只熱皮膚表面,骨頭仍是冷的。放射性的暖氣如熱水管火爐是長波熱,可暖到骨頭。當皮膚和骨頭有溫差時,人體會進入緊急狀態,如果溫差四度以上,人會死。住在熱風暖氣設備的屋子往往仍覺得冷。 2. 牆和牆之間以及地板和天花板之間溫差很大,人住著不舒服。 3. 空氣流動量大,人住的也不舒服。 4. 減少空氣中有益的負離子。 5. 灰塵和霉菌被吹到空氣中。一般的冷氣也是只冷皮膚,如果用冷水管釋放性的冷氣,則會涼到骨頭,站在瀑布前的清涼或海邊的清涼就是這種長波的涼。多年前安.威格摩爾醫生介紹一個簡單的去暑的方法,就是將腳浸泡在冷水桶裏,我當時住波士頓,夏天很熱,又沒有風扇或冷氣,發現這個方法很好用。

建築業對維護生態環保、健康和社會和諧是關鍵性的,希望專業人士打開視野能多方面考慮,而不只是單方面考慮節能、經濟因素等等,建築生物學和古風水學能提供一些參考。

MORA 療法

什麼是MORA 療法?

MORA 療法是一種運用病人能量場的電磁波形來評估和治療的方式。是由德國醫師Franz Morell 博士和 電子工程師Erich Rasche 先生 於1977 年開始發展的。

在超過20 年研究期間, 由在德國和海外知名的科學家, 發現個人體內都有一種微磁性資訊振盪訊號質譜, 可能被處理和然後被利用作為療法的獨特電磁式波形。

今天, 我們己經瞭解, 人和動物身體的化學反應可由此波形控制運載和調節。此外, 器官和細胞也擁有其個別的典型波形質譜。MORA 療法的電磁式波形的偵測, 與現今醫學常用的心電圖(ECG) 或腦波(EEG)原理大致相似 , 但是它也結合了德國傅爾電針(electroaccupuncture by Voll, EAV)和傳統中醫的針灸, 經絡, 及五行等理論。

重新復原個人的身體內在平衡力

外來的損傷或干擾會對任一個原本衡定的人體產生影響, 而由人體內生物物理學和生物化學的反應表現出來。例如, 有害的物質(像重金屬對現在食物、飲用水或環境汙染) 不僅影響身體的物理化學反應, 而且影響人體內在平衡力,。 這些物質也擁有其本身的特定波形。

每當身體功能發生干擾, 人體的能量波形會被這些外來電磁波訊號產生被干涉和病理性的影響。如果身體無法充分地代償他們, 這些不良影響最終將會導致疾病。

Morell 博士最精采的想法是: 他藉由運用這些不良波形的鏡像, 具體地消滅這些干涉的波形, 中和他們。 如此就能促進身體自然地自已痊癒。

MORA 療法不是:

它不是一種電療, 也不是任何種類放射治療; 最重要地, 這不是一種奇異的醫療法。

MORA 療法是:

利用在生物物理學方面最新的發現, 來達成治療, 並以科學地研究和證明。

以MORA 設備治療

患者通常從一個MORA 設備的電極, 通過手和腳接受治療 。更加先進的MORA 超級療法則同時通常是通過二個手和二個腳電極。(因為MORA 療法不是電療, 電極僅只是名義上是電極; 因為在MORA 療法期間, 電流並不通過他們。)

MORA 設備以與神經衝動被舉辦入ECG 或EEG 設備相似的方式, 通過電極和纜繩, 然後讓波形自病人輸入, 經過處理後, 再輸回病人。 並且使用特殊電極來針對病人皮膚區域或痛點, 來進行病灶治療。

MORA 設備甚而能通過生物濾波器, 偵測個人體內微磁性資訊質譜, 來及時提供最有利的個人化治療。

被壓制的身體內在平衡力, 就能釋放出來; 然後通過放大作用, 被加強和優先來處理那個質譜。

不良的振動資訊 (波形), 例如重金屬或未代謝的食物癈物, 被倒置, 或改變。然後以它的鏡像形式返回個人身體。這樣, 由MORA 設備, 提供的各自鏡像波形, 身體內的病理性波形被減少, 甚至被消滅。患者完全是以他自己當時體內的波動情況, 來進行個人化治療。而不是由外在的能量或外在的物質來輸入訊號。

通常, 在治療期間(所謂的基本的療法) 第一階段處理身體的整體諧調。在第二階段治療身體局部的疾病區域, 例如痛點。第二階段中, 常會使用特別電極(如手指型、滖輪或尖細型的電極), 有時MORA 活躍電極或探針也會被使用。通過一個磁場檢測, 疾病波形和在身體之內的器官會有聯繫。治療評估和進度可由測量監測針炙穴位來控制。隨時間進展, 在疾病症狀的變化和抽血檢驗也可以驗證治療成果。

不會有有害的副作用

許多患者在第一次治療以後感覺改善。但是, 大部份的狀況是, 身體將必須先消除積毒, 然後才達到健康的改善。這些積毒的消除愈快愈好, 但在有些慢性疾病中, 這個過程還是必須經過一些時間的治療, 才能達成。這些積毒的解放, 也許有時會導致類似同類療法的短暫性的初始不適反應。這不是療法不洽當, 而單純只是一個臨時的解毒階段。在治療期間, 最簡單而能減少初始不適反應的方式是喝許多非常純淨, 低礦物質的水。並且經由皮膚排毒方式(如刷洗皮膚, 或進行三溫暖) , 或者通過腸道排毒(消除便秘現象) 。在罕見的情況下, 額外的措施來幫助排泄, 還是有須要的。

在許多急性案例 (如急性發炎、傳染或疼痛, 和某些中毒現象) 單一次療程就能充份地動員身體自療過程。在某些較嚴重或慢性病症的情形案件, 則通常須要一段的治療期。

大致上, 只要身體組織沒有不可逆的損傷, 各種各樣的疾病都能成功地以MORA 療法治療。經驗上最好的療效治療在以下情況可以達到: 過敏、食物不良反應、環境毒化、心臟的循環疾病、急性和慢性疼痛狀態或發炎、手術前後照護、新陳代謝、身心症和判斷牙醫材料的人體兼容性。 請注意MORA 療法提供牙齒患者單獨不僅可以判斷牙醫材料的人體兼容性, 而且MORA 療法對牙醫材料混合物的毒性去除是非常有效的。此外, 人體中被干擾到的發炎區域也可以被精確定位; 這些對牙齒、牙齦或內臟的慢性發炎治療很有幫助。甚至在有嚴重病理變化的病例中, 症狀的緩和是能達到的。而且MORA 療法目前仍未發現有任何的害處。

總結:

MORA 療法是最前鋒的治療, 能達成減少和排除致病性的超微細病理性電磁振盪波, 使得調控身體的生命力量和訊息能得以減壓, 並正常化, 以恢復及提高人體的自癒力。

MORA 療法沒有不受歡迎的副作用。它的應用簡單, 並且特別適用於生病的孩童。

MORA 療法是非常多元化而且具體的療法, 針對各種病症或人體功能性的擾亂, 不論是器官病變或功能病變, 急性或慢性, 已經進展中或只是剛開始, 都能以MORA 療法適當地治療。


文章摘自:http://blog.xuite.net/aa371010a/twblog/178826629-MORA%3A%E9%87%8F%E5%AD%90%E9%86%AB%E5%AD%B8

黴菌作怪致口腔黏膜破裂 Mora 解除警報

 

10562521_10205320451787804_3236143057207337083_o

兩個禮拜前,我的舌頭突然破了好幾個洞,原本不以為意,以為過幾天就好了,沒想到,幾天後,破洞接二連三地來,到最後連牙齦都開始破了。

嘴巴破一個洞就已經要命,當舌頭以及嘴脣共出現大大小小約十來個破洞時,簡直是要命地痛!不要說吃東西了,連喝水都不舒服。

我很擔心自己的口腔,不知道是不是長了什麼不好的東西,於是先找了耳鼻喉看,醫師很輕描淡寫地說,喔,這個擦一下口內膠幾天就好了。

我拿了口內膠半信半疑地回了家,塗抹了兩天,破洞更多,整個人因為要忍受痛,不但整天精神低迷不振,連睡覺也睡不好。

後來找了中醫,中醫說我的免疫力低下,我心裡還想,這不是結果嗎?我想知道的是,到底為何導致免疫功能低落呢。可惜中醫沒有解釋太多,說開幾帖修補黏膜的中藥回去吃就好了,於是我再帶了幾帖水藥,乖乖地每天早晚服用。

可是,連續兩天吃東西還是痛不欲生,心想不能再這樣下去,很想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還好及時接受了Mora 的檢測,終於讓我知道了答案。

游老師透過掌心穴位的檢測,發現我的肝臟及腎臟功能低下,導致對於黴菌完全沒有抵禦能力,連帶狀性皰疹也蠢蠢欲動,於是我接受了排毒,並乖乖地拿了紅糖同類製劑,以及鋅,回家服用。

說也神奇,剛排完毒隔天,整個舌頭痛楚就緩和許多,再隔兩天,口腔黏膜的破洞也癒合了,讓我飽受煎熬的痛苦終於得以解除。

事後回想,覺得Mora 實在是個神奇的儀器,有很多時候,我們都只能透過症狀去對症給藥,但是問題是根源究竟在哪裡,卻無從知道,徒增治療時間以及耗費心力,那時很多人要我補充維生素B群,我連續吃了好幾天,但是,事實上,若沒有排除黴菌以及皰疹病毒,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才能治癒好口腔黏膜的破洞。

感謝Mora,生活中有他的相伴,如同良師,也像找到了益友,透過病痛,讓我得知更多養生的知識,以及對身體的了解。(口述:shirley)

(註一)德國 MORA® 生物能系統屬於生物能量醫學,生物能量醫學即研究生物體內能量訊息的變化,並運用在診斷疾病上,以電子儀器偵測人體電子訊息,或是生物能量。根據物質波理論,物質具有表現極微細共振的物質碼超微細振動的特定訊號,任何物質,無論是有機體或無機體均具有特定的物理訊號。簡而言之,它是用“生物自體共振”的醫療方式,藉由人體自有的微量磁場之共振,以反轉病理訊息的方式,引發人體的「自癒能力」。

 MORA® 儀器己儲存高達約 15,000 種數位化物質波之電子頻率、包括草本植物、細菌、病毒、環境毒素、食物、藥物、過敏原、營養保健食品、同類療法、病理製劑、器官製劑等,可透過共振頻率檢測出體內相關之有害及有益之物質波。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 Mora Club、編者及作者無涉。如果您需要具體的建議,請諮詢專業醫師。

臉手嚴重紅疹 原來是洗臉機致砷中毒

10860993_10205337319049475_8573069503911783939_o一開始只是手出了一點疹子,感覺很癢,因為只有一點點,我還想說是太乾燥的關係,沒想到後來整個手臂都是疹子,我趕快打電話給中醫,中醫研判我是吃了一些藥,因為我常常從台灣帶一些消炎藥到美國,醫師叫我喝綠豆水或香菜水,先把疹子發出來,再去找他,他再幫我鎮定。

沒想到過了三天,發疹的狀況更嚴重了,臉開始出現斑點,而且不是一點一點的疹子,而是一塊一塊,嚇得我趕快去找中醫針灸,中醫幫我放血,還給我吃熊膽龜毒丸,結果吃了解毒丸後,我的右臉竟然整個腫了起來。

我打電話問他怎麼回事,中醫說是這是對應的關係,但是我聽不懂,我朋友見我那麼嚴重,就再帶我去另找外一個來自台灣的中醫,他幫我把完脈後說他不知道我吃了什麼,但是可以確定的是,我的血液有在發炎,而且肝臟也不是很好。後來他就配了中藥給我,說這個藥一方面是緩解發炎狀況,再者也活血,讓兩方可以彼此對抗,就不會那麼痛苦。

沒想到,我吃了之後,臉更腫了,而且連左邊的臉也開始腫,跟中醫反應後,他就要我先停藥。

後來我自己想到一件事,就是發疹子的前十天,我有買了清潔臉部的洗臉機,清潔的刷頭可以替換,也可以照脈沖光,我那時連續用了十天,有一天因為想到手起疹子,應該也可以清一下,結果使用後沒多久,發疹的狀況就更嚴重。

我後來就直接去找西醫,想說自己的臉紅紅黑黑的,可能是做果酸的關係,西醫說應該是外物接觸的結果,說要幫我打類固醇,但是我實在不想要打,立刻就決定買機票回台灣治療。

我心想,我都已經找了三個醫師,折騰了三次,結果還是不確定原因,想說在美國如果還要去醫院驗血,又要等,又要花一堆錢,還不如回台灣,給Mora 檢測一下。

說來好笑,我因為擔心自己坐經濟艙,怕自己的臉嚇到旁邊的人,所以乾脆花錢買頭等艙的票,我女兒還說空姐一定會議論紛紛,想說這個戴口罩又戴墨鏡的人,可能是出國整容回來的。

我的先生很擔心我,所以安排我回台後還是先去一趟榮總,榮總的醫師說這只要擦類固醇或是打一針,一個禮拜就好了。我跟醫師提出想要驗血,驗尿,驗免疫系統的想法,因為沒人會過敏會到這種地步,但是他說不用,因為他研判我發疹子的部位只有發左臉,沒有發右臉,應該是外物接觸,不是體內發出來的。

隔天我就來接受Mora的檢測,這距離我發疹的時間已經相隔十天,林老師幫我檢測出身上有重金屬,是體外砷中毒,我就想一定是跟那台洗臉機有關係,因為沒有可能無緣無故會接觸到砷,然後中毒。

其實砷就是砒霜,很多化妝品多多少少都有那種成分,Mora還檢測出說我的免疫系統雖然沒有問題,但是血液中有細菌在裡面,這也符合美國的中醫提到我的血液有發炎,可能有發炎才會紅腫,腫到臉都快要崩裂了。

接受一次Mora排毒後,我的紅疹子就消了很多,手的疹子完全都退了,只剩下粗皮,就快要完全好了。

很感謝Mora系統,美國的西醫告訴我,可能是我的免疫系統比較強,所以對不是那麼大量的重金屬會有比較敏感的反應,我覺得應該是長期接受Mora 的檢測與排毒,所以身體比較乾淨的關係。(口述:李瀴琪,現居美國)

(註一)德國 MORA® 生物能系統屬於生物能量醫學,生物能量醫學即研究生物體內能量訊息的變化,並運用在診斷疾病上,以電子儀器偵測人體電子訊息,或是生物能量。根據物質波理論,物質具有表現極微細共振的物質碼超微細振動的特定訊號,任何物質,無論是有機體或無機體均具有特定的物理訊號。簡而言之,它是用“生物自體共振”的醫療方式,藉由人體自有的微量磁場之共振,以反轉病理訊息的方式,引發人體的「自癒能力」。

 MORA® 儀器己儲存高達約 15,000 種數位化物質波之電子頻率、包括草本植物、細菌、病毒、環境毒素、食物、藥物、過敏原、營養保健食品、同類療法、病理製劑、器官製劑等,可透過共振頻率檢測出體內相關之有害及有益之物質波。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 Mora Club、編者及作者無涉。如果您需要具體的建議,請諮詢專業醫師。

電針灸的原理

10924235_10205318792106313_8181165525135927689_o

接受Mora 的電針灸測量時,您可能會好奇這和傳統的針灸,到底有何不同?

傳統的針灸必須刺入病人皮膚上的穴位,主要是希望影響刺激或是鬆弛與器官相連的穴位,但是電針灸並不使用針,而是用一個極弱的直流電流測量針灸穴位,所以當你某一隻手接受穴位電極,另一隻手則比須持著另一個電極。

電針灸如何為中西醫搭起了橋樑?這篇文章或許能細說分明。下文轉載于『光華雜誌』<中西醫的對話>一文。

針灸是最早、也最受國際重視的中國醫療技術。英國劍橋大學教授李約瑟探討中國科學史的巨作《中國之科技與文明》中,有探討針灸的專書,裡面提到早在一九○一年就有法國人在中國學習針灸,三十年後回國推展,使針灸技術因此傳入歐洲。

「最震撼西方世界的,是一九七二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大陸時,隨行一名記者突患急性盲腸炎,開刀手術後接受針灸止痛,效果奇佳,讓許多隨行的外國醫師歎為觀止,針灸的名聲因此傳揚開來,」致力整合東西醫學的「國際醫學科學研究基金會」秘書長崔玖醫師說,不僅許多醫師那時開始學習針灸,有些國家如美國、德國、西班牙在其後的二十幾年內也陸續開設針灸科系或學院,世界衛生組織更將它列為重點研究對象,像研習技術、翻譯經典、制定國際標準穴道名詞、召開世界針聯學術大會等。

「問題是,中國醫學的理論概念比較抽象,常讓慣於從具體的生理解剖學習現代醫學的人難以理解,尤其以『經絡系統』最令他們頭大,」崔玖說。

經絡到底是什麼?在中國最早的醫書《黃帝內經》中,開宗明義指出,人體的最基本系統是經絡,經脈是人體內的縱行的管道,包括十二正經、十二經別等四組,加上橫行的十五絡脈及聯絡經絡的奇經八脈共有六組。

《黃帝內經》的〈靈樞篇〉說:「經脈者,所以行氣血而營陰陽,濡筋骨,利關節者也。」〈素問篇〉說:「血病身有痛者,治其經絡。」意思是經絡為人體中運行血液、生氣、營養等成分,溝通臟腑、器官的系統。如果身體出現問題、疾病,就從治療經絡下手,中國的針灸、藥物治療都由此對症下藥,像針灸下針之處的穴道,就都分布在經絡線上。

人體的小宇宙

西方人是怎麼理解這套系統的呢?英國學者李約瑟的著作《中國之科技與文明──針灸:歷史與理論》,曾對經絡系統作解說,他認為這是種放射狀「毛細血管」的觀念,是古代中國生理學的一大真實洞見,其根據顯然是對小動脈、小靜脈及神經分枝的觀察。現代談針灸的書,無論是中國人或西方人寫的,也大多把經絡系統圖覆按在現代解剖圖上來兩相對照。

但他也同時指出,這個古代的生理學系統與現代觀念偏離的地方在於它有兩個平行的循環系統(血和氣),一個可由解剖學證實(血),一個則無法證實(氣)。

輸送「血」的經絡系統就被擬想成水利工程系統,包括河流、支流、輔助運河、水庫、湖泊等。另一部份的「經」與「絡」是看不見的,「有如在城市底下,在皮下組織裡面而不是在皮膚表面。『絡』也不限於為正經提供聯接的絡,因為還有『孫絡』,從正經分出去,消失在人體的表面組織裡,」李約瑟說,這就造成了經絡的抽象印象,而讓人難以理解。

現代人對經絡系統的解說,也多從實際的生理結構和組織著手,像血液循環(血)及呼吸循環(氣),也有一些學者另闢蹊徑,從物理學的角度切入,找到不少支持的證據,拉近了東西醫學的距離,找到對話的焦點。

 低電阻的點和線

「這些研究是始於對人體內的生物電的發現,」圓山診所主持人崔玖指出,現代科學已經確知,每一個生物體都有電荷分布,人體當然也不例外,根據現代生理學的了解,雖然這種電非常微量,但使用現代的科技儀器,已可明確測出細胞及其周圍所帶電荷的分布狀況,例如醫療上必備的心電圖、腦電圖、肌電圖,以及新近問世的核磁共振攝影掃描器,都是利用人體內電磁分布原理發展而成的。

在西方,最早開始有系統記錄人體這種生物電特性的,是一九五○年代的德國醫師傅爾,他用通上小電壓的針,測量人體的各部位,發現人體表面有許多特定的測量點,電阻比較低,這些測量點的分布可形成一些固定的傳導路徑。

與傅爾同時,在日本也有一位醫師中谷義雄利用電子儀器,在測量病患時,發現人體上有許多低電阻點,他把這些點連結成線,稱之為「良導絡」。

「兩者發現的電傳導路徑幾乎完全符合傳統中國醫學所指的經絡,而電阻比較低的點,正是傳統中國醫學所指的穴位,」崔玖醫師因為在一九七○年代對中國傳統醫學發生興趣而開始研究針灸,由此觸發她對中國經絡系統和傅爾電針的研究。

「事實上,不論研究人員如何稱呼這一類的儀器,基本上都是利用微量的直流電,在穴位上誘導出代表體內器官所感應出的電機能的量與值,並依此作為篩檢診斷之用,因此這類儀器可簡稱為『穴診儀』,」崔玖說。

 頭痛可醫腳

穴診儀的發明,除了可以用科學儀器印證中國的經絡系統理論及針灸穴道的存在外,最重要的是,用此儀器進行相關的人體試驗與研究時,發現它可以印證傳統中醫的「把脈」診斷法也絕非空穴來風,的確有其客觀的依據。

崔玖曾在美國夏威夷大學東西醫學中心主持一項研究,在一位家庭醫師的診所中做觀察,發現十一個病人先經穴診儀診斷後,再送往醫院使用現代醫學方法檢查與檢驗,確定與穴診儀的結果相同:其中六人患了惡性腫瘤、三人消化道出血、一人急性發炎、一人患有慢性退化性疾病。

同一研究群另外用穴診儀來測量診斷過敏症狀。由三十名志願者分別接受穴診儀,和目前醫院診所最常採用的五種過敏檢驗法檢驗,比較結果發現,使用穴診儀診斷的結果,與其中最靈敏的「食物過敏法挑戰實驗」的結果最接近,診斷的正確率超過八成。

身體內的溝通網路

東吳大學物理系教授陳國鎮更從中國民間傳統保健方法「氣功」方面,引發對經絡的研究。「許多練氣功的人常提到,忽然覺得有『氣』在體內游走,他們所形容的游走行徑,竟然就是中醫系統的經絡,無意中為經絡道出了親身體驗的見證。」

多年前,國科會也對當時民間盛行的氣功好奇,召集國內科學家進行研究,崔玖和陳國鎮都在研究者之列,陳國鎮因此有機會結識也在陽明醫學院任教的崔玖,他還記得初次見面,她在陽明醫學院用穴診儀替他作全身檢查,「在三個多小時裡面,崔教授把我從小到當時的許多身體狀況都指出來,讓我對這套儀器發生極大的興趣,從此就一頭栽進這個研究中。」

陳國鎮的主要研究方向,在了解經絡電性的基本特性。他首先證實傅爾(他改譯為伏耳)和中谷義雄的理論:經絡具有比較優良的導電度。

其次,他發現經絡不僅是電流的良導絡,也是電磁波的良導絡。「電流是帶電的離子,電磁波則不一定,就像光、熱,它們沒有電,卻可以藉波長和頻率來傳導訊息,」陳國鎮說,這項發現,證實了練氣功的人常說,有一股熱氣會在全身經脈流暢,甚至會發光的說法。

另外,他又從測量出來的統計數據上,觀察到經絡不論是在傳導電流或電磁波時,都出現一個非常規律的方向性,「這剛好與《黃帝內經》描述十二經的『經氣』和『精專營氣』運行的方向吻合。我認為古人所謂的『經氣』,可能就是電流;而『精專營氣』,就是現代說法的電磁波。」

 

我如何用Mora生物能共振

7836829586_b41e7d635f_z

                                                                                        圖片:Cyrus Wu 

 

目前要篩檢患者的過敏原(食物、重金屬、環境毒化物、農藥、黴菌等),找出正確的干擾訊息,使用的IgE過敏原做篩檢,不一定能得知正確的過敏原信息, 依據醫療信息報導,有關IgE抗體篩檢過敏原的統計,最常見的是屋塵蟎佔52%,牛奶僅佔4.5%。 依臨床經驗,遇到灰塵(塵蟎)會立刻打噴嚏,應屬於急性過敏,所以與IgE抗體有關;但是食用牛奶的過敏症狀,大多在當晚或隔日早晨發生,屬於遲發性的過敏,應與IgG 抗體較有關係。 有相關報導指出,牛奶是引起慢性食物過敏的排行榜元兇,而慢性食物過敏則是一切過敏的基礎。

我則是藉由生物能共振治療儀—德製的MORA Super+,對個別病人做皮膚穴位電性檢測(Electro-Dermal Screening),協助過敏點(位於手部中指外側相當經絡井穴的位置)的生物電位(能量)恢復平衡(使EAP值介於47至53之間)做為判斷依據的方式,即能找出病患各自的過敏原(過敏症狀)訊息。

我透過32位經電子同類療法檢測的病患資料發現:有31位(97% )是食物過敏原,26位(81% )對牛奶或奶製品(如奶油Cheese、Yoghurt 等)過敏,而對牛奶過敏則有22位(69%)。 許多病人只要能夠落實不再食用過敏食物,長久以來,受困擾的過敏問題,就能明顯改善。 如果僅依據IgE抗體篩檢過敏原得到的結果, 可能不足以提供病患改善生活飲食的信息,使得許多病患不知停用過敏食物,繼續遭受過敏問題的困擾。

我個人在此前,即有近30年的時間不知道自己對牛奶及奶製品有過敏現象而幾乎每天食用,也使過敏性鼻炎如影隨形,受到嚴重困擾,有時甚至過敏症狀會嚴重到使用藥物仍無法改善;直到使用上述電子同類療法設備檢測並經過飲食的反複測試的經驗發現,經改善飲食習慣之後,過敏症狀即獲得明顯的改善。

德製的MORA Super+生物能共振治療儀除能檢測食物過敏原外,還能檢測諸如重金屬、環境毒化物、農藥、黴菌、藥物等對人體的干擾,能夠對可能的病因獲得完整的訊息,有助於採取正確的治療行動。

食物中常見的過敏原數字電子訊息,如前所述由32位經電子同類療法檢測的病患資料中發現:牛奶(22/32)、蛋黃(18/32)、小麥麵筋(18 /32)、蛋白(17/32)、奶油(16/32)、大賣麵筋(14/32) 、Hard cheese (14/32) 、Soft cheese (13/32) 、Rye裸麥(13/32) 、Yoghurt (12/32)、酵母(11/32)、蔗糖(11/32)。

過敏病人中較常見的重金屬干擾,依由IO位經電子同類療法檢測的病患資料中發現:鉛(Lead) (10/10)、鎘(Cadmium) (6/10)、汞齊合金(Amalgam) (16/32,指包含於前述食物過敏原中)、滎(Mercury) (4/10)、鈹(Beryllium) (4/10)。

過敏病人中較常見的環境毒化物干擾,依由19位經電子同類療法檢測的病患資料中發現:戴奧辛(Dioxin) (12/19) 、二氧化硫(S02) (9/19)、甲醛(Formaldehyde) (8/19)。 過敏病人中較常見的農藥及殺菌劑干擾,由8位經電子同類療法檢測的病患資料中發現:地特靈(Dieldrin) (5/8) 、 DD T (4/8)、安殺番(Endosulfan) (4/8)、六氯酚(Hexachlorophene)(4/8)。 [0032] 步驟二:

利用測知的過敏原訊息透過上述電子同類療法設備,將上述步驟一所測知的過敏原訊息所對應的症狀治療庫,篩選出合適的電子同類法製劑,即將該過敏原訊息轉換成相反的訊息或震盪頻波所篩檢出的可能過敏原(Electronic copies of Allergen) (含食物、塵蟎、重金屬、環境毒化物、花粉、黴菌、動物等等);若病患有壓力或情緒上的困擾,再以能協助心點(位於手部小指內側井穴位置)恢復平衡為依據,加上篩選出所適合的電子巴哈花精(Electronic-homoeopathic copies of Bach— flower remedies);共同以高勢能(將M0RASuper+設定為Filter :High Pass 55KHz約略相當於D400或400X)、 高倍數(99X9倍)的訊息或頻波,輸入病患身體,以抵銷過敏原訊息對人體的作用(MORA Therapy)以改善過敏反應。 以此方式來處理過敏問題,即能夠達到相當療效。

透過電子同類療法的設備製出同類療法糖製劑:以上步驟一的電子同類療法設備,直接將轉換成的相反訊息輸入病患身體,雖可抵銷過敏原對人體的過敏影響,但患者必需往返醫療院所多次,持續以該電子同類療法設備進行治療,應用上極為不便。 因此我乃利用測知的過敏原訊息,透過MORA Super+生物能共振治療儀上的訊息輸出量杯或容器ll,將上述測得的過敏原訊息或震盪頻波輸入一糖載體(例如紅糖)中,藉以製造出「高勢能」的同類療法食用製劑給予病患,當症狀出現時每次直接服用約1〜1. 5GM,若症狀較嚴重則建議取約3GM稀釋於400〜500ML 水中震盪超過60次後請病患整日小口啜飲,並要求病患必須停止接觸所有可能的過敏原及食物,以及充分的休息,以隨時而簡便的提供患者的人體更容易辨識的訊息,協助該患者的人體啟動適當的自愈力,更快緩解症狀。

我曾經為自己治療因清潔劑引發的過敏症狀時,發現部分清潔劑的同類療法製劑,要在更高勢能(D400)才能對人體有幫助,效果也比反轉訊息的方式更持久。 依此一發現,我又將所有個案測得的過敏原製作成「高勢能」的同類療法製劑(提高至D400 以上),並累積測試經驗後,發現臨床效果更顯著、快速;例如:若以傳統方式來處理過敏問題,一個療程約需往返醫療院所6至12次,以便於利用電子同類療法設備反復治療;反之, 若以本發明的新法治療時,改使用「高勢能」的同類療法製劑治療時,9成以上的病人僅需以電子同類療法設備直接治療一次,再配合持續服用本發明的電子同類療法食用製劑,即電子同類療法減敏糖製劑或減敏糖水製劑,即可持續見效,且病患因此可以持續得到明顯的剌激作用,其出現好轉反應的時間及頻率明顯減短減少,此更可增加病患的接受度。

針對已知的常見過敏症狀,透過電子同類療法設備做篩選,並製作成有助於改善常見過敏症狀的同類療法食用製劑:同類療法製劑在傳統上是依據病人表現的症狀來選擇製劑,再參考使用製劑後病人症狀的改善情況,判斷所選擇的製劑是否適當,且每次只選擇使用一種製劑,若無效再嘗試另一種製劑。

我所使用的電子同類療法食用製劑,係依據一般病人在常見多種過敏症狀所檢測出的穴位能量變化頻波區間,一次可同時篩選出多種合適的電子同類療法製劑,並將適當的勢能輸入上述載體(如紅糖)中,使可產生治療效果的頻波區域更寬廣,而對一般常見過敏症狀更容易掌握治療。       (作者為鄭醫師)

 

同類療法介紹

目前西醫對傳染病及多種慢性病的治療日漸失效,而且研發新的特效藥,其成本通常極為昂貴,使得一度終止發展的順勢療法又重新崛起;自20世紀60年代初期順勢療法陸續興起,疇至21世紀其發展更為迅速。 所謂的順勢療法又稱為同類療法, 英文為homeopathy,這個名詞是由兩個希臘文字組成,其homoeo的意思是”相同”以及pathos的意思是”疾病”,英文的整體意思是”與疾病相同”;顧名思義順勢療法的治療概念是”相同者能治愈”,英文為:like cure like。

該理論是由德國醫生哈尼曼(Dr. Christian FrederichSamuel Hahnemann,公元1755〜1843年)從古代刊物中發掘出來,經過多年的研究和實驗,終於正式確立該療法的理論,並發現了使用稀釋療劑治療的方法,他稱這個療法為順勢療法(homeopathy),與西醫對抗療法(allopathy)形成一強烈對比。

現今西醫的醫療方式大部分是採用​​遏抑(suppression)與舒緩(palliation)方法者較多。 所謂遏抑(suppression),是指把症狀抑制下去,但常會出現更難醫治的症狀,致使整體健康下降,最典型的例子,是對於患了濕疹的病患,醫師常用類固醇把該症狀遏制下去,然而,再過一陣子濕疹卻常會復發,此時,醫師會再用更強的內服或吸服式類固醇藥劑, 把症狀再次遏制下去,如此周而復始地長時服用,終而使病患的免疫系統受到損壞;另一種例子,是高血壓問題,以藥物降低了血壓,結果微血管雖然擴張而減少血阻力,但卻造成血液循環不足,腎功能欠佳,性功能變差;血壓增高,其中的原因是血管收縮變窄,為身體正常的「補償機能」,本應是要增加血流量和血壓,該藥物卻粗暴的破壞了平衡。

又另一種例子,身體受到損傷時,會出現發炎反應,發炎的四大症狀,是紅、腫、熱、痛,原來都是有益身體自療的反應,紅是增加血液循環去修補細胞組織,腫是血液從血管內滲透到血管外的受傷組織,血液暫時堆積做保護軟墊,所以會腫,熱是血液循環加快的自然效果,痛是叫病人減少活動,以利復原,這個時候,給病人服用消炎藥來遏制症狀,實際上是減緩病人身體修復過程;遏抑法,嚴格來說,不算是治療,但不幸地,卻是現今醫療的主流方法;病人常以為暫時用化學藥物把不適症狀控制了之後,再用中醫或自然療法來做調理;聽起來很合理,但實際上,某些化學藥物不只是「控制」還加上了「破壞」,因而妨礙身體的自療功能。

所謂舒緩(palliation),是指把不適症狀減輕,但卻不是根治疾病;身體冷了,利用暖水袋把身體暖和起來,但卻不會提高身體本身的體溫調節機能;嚴重頭痛利用止痛藥,把身體原先的痛楚警示訊號截斷,讓身體不感覺到疼痛,但對痛的來源或病原卻更難去追查;此有如心情不好,以看喜劇來把不快樂暫時忘記,這些都是紓緩的方法;在強烈不適時,紓緩方法可以治標,但卻不能治本;因此,長遠來說,紓緩不是最理想的方法。

然有鑑於上述治療方法,仍會損害身體健康,造成身體的自療機能變差,因而患病時需要較冗長的恢復期;所以近來醫學界認為較理想的醫療方式,是能夠強調再生的療法(regenerative),其以加強身體本身的抗病力或自愈力,在疾病治癒之後,再提升身體整體健康;舉例來說,如身體發炎,用冷、熱水交替敷於患處,剌激患處的血液循環;身體發燒,就多喝水,來個溫水浴,出個汗,把病驅走;中醫的「辯證論治」或西醫免疫治療的施打疫苗,也是「再生療法」的應用;故真正的治療都應該是治本的,而順勢療法則是著重整體平衡的一種「再生療法」。

有關同類療法若再做更深入的說明,其原理是以「同類治療同類(Likes cure likes)」,例如,紅蔥(或稱為洋蔥)會使人打噴嚏、流淚、過敏等症狀,卻可以用來治療生病引起的噴嚏、流淚、過敏等症狀。 在主流醫學中亦有應用以「同類治療同類(Likescure likes)」,即所謂的疫苗,疫苗除了應用在預防傳染病,也應用於治療疾病,如蛇毒血清的應用;又如近年來,由中國台灣中央研究院翁啟惠院長所領導的研究團隊,即研發出具有治療效果的「乳癌疫苗」,對末期患者的療效高達80% (10位受測患者追踪5年後,只有2位複發),其治療原理,是以癌細胞的多醣體作為抗原(antigen),剌激人體免疫系統,強化人體的免疫力,啟動自然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讓體內免疫系統摧毀癌細胞,達到治療目的。

正常情況下,病理因素的剌激,使人體接受剌激訊號後,即可發現威脅,啟動各種免疫系統而做出適當的反應。 人體的免疫系統需要經過層層機轉,才能逐步形成特異性的免疫反應,此過程非常重要的部分,即在收集「情報」認清敵人;如果因為種種因素使這個過程發生問題,可能發生看不清敵人(如坐視癌細胞的擴散),或敵我不分(免疫系統對正常與不正常之細胞都攻擊),或過度反應(過敏)等等問題。

同類療法,主要係使人體受到剌激,以獲得更清楚的「情報」(如病原特徵),引導人體的自癒能力發揮作用(例如啟動殺手細胞摧毀癌細胞)。 當作戰的「情報」與「信息」 越清楚時,越能夠以最少的資源,在最小的傷害與最快的時間內,更精準地達到清除威脅的目的。 所以訊息(情報與信息)是啟動自我療愈能力的原動力,更是使該自愈能力發揮適當作用的關鍵因素。 過敏症狀,如打噴嚏、流鼻水、咳嗽排痰等,是人體希望將過敏原排除的自衛反應,如果不能達到目的,或者受到過敏原持續的剌激,過敏的症狀將不斷發生,直到去除威脅為止。 當這些威脅的訊息,不能被清楚辨​​識,或誤認時,可能引起人體過度防衛,造成嚴重的過敏症狀。 結果這些反應,往往比過敏原本身對人體造成更嚴重的傷害或困擾。 但如果有「更精確的訊息」,只針對真正的威脅做有效的反應,將可使情況大幅改善。 這有如在戰場上,如果有了「精確的情報與信息」,就可以使用鎖定目標的導向飛彈以精確摧毀真正目標,以避免因地毯式的瘋狂濫炸而傷及無辜。

過敏現象(或自體免疫),就如同人體防衛系統的狂轟濫炸,破壞力大,也傷及無辜的正常細胞,卻不一定能夠正確摧毀不正常細胞或外來侵入的癌細胞、細菌、病毒等。 所以解決之道,就是協助人體掌握更精確的訊息,引導正確的防衛反應,使自體的傷害可以在最小的情況下,達到去除威脅目的。 順勢療法或同類療法(homeopathy)之所以能處理過敏問題,即在提供人體更精確的訊息剌激,啟動適當的自愈力。

在同類療法發展的歷史中,發現經稀釋震盪過的物質,同樣可以剌激人體引發類似症狀並啟動自愈力,同時因原物質(例如汞)毒性的稀釋,減少對人體的毒性。 同類療法「勢能」的概念,就是代表製劑的製作過程中,對原物質(如水或酒精)所做的稀釋濃度與震盪次數。 「勢能」越高代表稀釋與震蕩的過程數越多,例如,400X(或D400)代表每回以1 : 9比例稀釋且震盪10次,重複了400回的稀釋與震盪後,所製成的同類療法製劑。 當同類療法製劑的「勢能」提高到某個程度時(例如:30X時,濃度為10的負30次方)製劑中已幾乎無所謂的原物質分子的存在,但是其作用仍然存在,所以不會殘留毒性而引起副作用。 另外亦發現,經過越多次稀釋震盪過程,所做成的製劑,其治療效果   會越大。                               (作者為鄭醫師)

 

甲狀腺癌原是汞齊作祟 Mora 同類製劑助復原一臂之力

IMG_7842

這個個案是我的父親,他非常喜歡吃深海魚,還有生魚片,102年時去醫院檢查發現得了甲狀腺癌,當時超音波檢測腫瘤約1.4公分,隔天我幫他檢測,測出他對汞齊有反應,而這也不意外,因為他有多顆牙齒都有補過汞齊。

經過Mora(註一)一項一項地檢測,發現他對碘化鈣有反應,我本來手邊是沒有碘化鈣的,但是剛好前一位病人有需要,我特地從奧地利進口這個同類製劑,沒想到這個病人後來跑去開刀沒有用到,反而是我的父親受惠。

我父親對於這種能量的東西雖然半信半疑,但是當時也沒有其他方法,所以他就開始服用Amalganum 1M及 Calcarea Iodata 1CM,結果相隔兩個月開刀後,醫師的病理報告指出腫瘤直徑變成零點八公分。

我當時請教學長,他說在超音波上看到的東西和病理結果應該沒有太大差異,所以他也認為腫瘤變小是有意義的。

我自己認為,這種排毒的東西,勢能愈高,對應的震盪頻率也會越大。 在物理學有關電磁波的頻率越高代表能量越大,其公式為E二hf(h:普郎克常數;f :頻率)而推導出頻率越高則能量越高的理論。 所以高勢能的同類療法製劑的能量較大,可以產生較強、較深入的剌激,更容易直達人體的訊息感受中樞,或使訊息的特徵越明顯,越能清楚辨識威脅,因此可以產生更好的效果。

我將經過醋和酒震盪過的同類製劑,讓父親使用,由於持續震盪,勢能有可能更高,不過,病人都沒有反應過有任何副作用,我個人認為,這種常態性服用液態的同類製劑,就像是經常告訴你什麼是後該搭公車了,一次又一次地刺激告知訊息,身體就會慢慢地有反應。

我父親手術後繼續服用Hypericum Perforatum 10M(曾有動物實驗以老鼠的sciatic nerve 做對照組研究 : CONCLUSION:Hyperium improves functional recovery of peripheral nerve regeneration in rats),主刀醫師認為我父親傷口恢復得非常好。之後以MORA Super+的穴診儀檢測幫助其原本不正常的經絡,而點檢測數值也恢復到正常範圍。

(口述:鄭醫師)

 (註一)德國 MORA® 生物能系統屬於生物能量醫學,生物能量醫學即研究生物體內能量訊息的變化,並運用在診斷疾病上,以電子儀器偵測人體電子訊息,或是生物能量。根據物質波理論,物質具有表現極微細共振的物質碼超微細振動的特定訊號,任何物質,無論是有機體或無機體均具有特定的物理訊號。簡而言之,它是用“生物自體共振”的醫療方式,藉由人體自有的微量磁場之共振,以反轉病理訊息的方式,引發人體的「自癒能力」。

 MORA® 儀器己儲存高達約 15,000 種數位化物質波之電子頻率、包括草本植物、細菌、病毒、環境毒素、食物、藥物、過敏原、營養保健食品、同類療法、病理製劑、器官製劑等,可透過共振頻率檢測出體內相關之有害及有益之物質波。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 Mora Club、編者及作者無涉。如果您需要具體的建議,請諮詢專業醫師。

 

掉髮皮膚過敏失眠 Mora找出重金屬源頭

10835244_10205187530624858_1132750527145061263_o 拷貝 2

這幾年來常發現有很多疑難雜症與重金屬的干擾有關,而且只要從重金屬著手處理,常常都會獲得關鍵性的改善。那麼該如何檢測身上的重金屬呢?其實,除了直接用Mora(註一)之外,可以用頭髮檢測,或是用間接的方式,先找到一個與症狀相應的同類製劑來做,也可以處理。

有一位婦女,在3年前使用MORA Super+感應(製劑頻率)順勢紅糖,身體獲得很大的改善,對於Mora 很有信心,去年1月她因為皮膚過敏復發來求診,我當時發現到她有多顆牙齒有使用汞齊(銀粉)補牙,研判可能是造成過敏的原因,於是給予 Amalganum 1M 的同類製劑,4天後再見到她已明顯改善。

另外一位女性,她是從十多年前就開始掉髮,三年前因為落髮太嚴重,開始帶髮片,而且還長期飽受失眠、恐慌、疼痛、手腳麻木所苦,在透過頭髮檢測出砷、汞、鋁、鉛過量後,於103年2月7日開始針對重金屬使用同類製劑後,在五月份告訴我,頭髮愈掉愈少,甚至發現頭皮有很多新生的細髮,已經可以不用再帶髮片了。她開心地說,許多朋友都問她,你的頭髮怎麼突然變多了?

她主要是使用同類製劑Arsenicum Jodatum 1MM、Aluminum Metallicum 1M、Plumbum Metallicum  1MM、Mercurius Vivus 4CM
後來調整為Alumina 10M、Plumbum Metallicum  1MM、Mercurius Sulphuratus Ruber 1M、Ledum Palustre 10M ,及巴哈花精Aspen 、Cherry plum、Olive等。

隔了四個多月後,再見到她,她不但頭髮愈來愈茂密,連睡眠問題也有了改善,她說,自己過去對聲音很敏感,容易受到驚嚇或驚醒,現在的睡眠品質已有很大的不同,很妙的是,困擾她很久的腰背痠痛也明顯的好了很多。

(口述:鄭醫師)

(註一)德國 MORA® 生物能系統屬於生物能量醫學,生物能量醫學即研究生物體內能量訊息的變化,並運用在診斷疾病上,以電子儀器偵測人體電子訊息,或是生物能量。根據物質波理論,物質具有表現極微細共振的物質碼超微細振動的特定訊號,任何物質,無論是有機體或無機體均具有特定的物理訊號。簡而言之,它是用“生物自體共振”的醫療方式,藉由人體自有的微量磁場之共振,以反轉病理訊息的方式,引發人體的「自癒能力」。

 MORA® 儀器己儲存高達約 15,000 種數位化物質波之電子頻率、包括草本植物、細菌、病毒、環境毒素、食物、藥物、過敏原、營養保健食品、同類療法、病理製劑、器官製劑等,可透過共振頻率檢測出體內相關之有害及有益之物質波。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構成要約、招攬或邀請、誘使、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決定,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概與 Mora Club、編者及作者無涉。如果您需要具體的建議,請諮詢專業醫師。